第二十二章 夫人的小把戏
慵十一2018-05-28 17:423,210

  我听她说话,想起了我第一次见初浅和安子亦的时候,心里觉得应该是个温善的之人。于是轻轻的抬起头,一张漂亮的脸入了我的视线。

  从前见的几次都是混在一群人中间,我也从来没很认真的抬头看过她,只记得声音还算温柔。而今日不到五步的距离看去,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她会有像初清初澈初浅这样漂亮的孩子。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会如此的美,她看起来就像一位刚过三十岁的少妇,皮肤白皙少见褶皱,乌发黑亮,气质柔和秀雅,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温谨之人,如此看来,初浅和夫人真是像极了。

  我心里暗道,谁总是叫她老夫人来着,哪里老啊,看起来比我还年轻呢。

  我站起来,又轻轻施了礼,“易落来此八年,却从来没有来拜见过夫人,真是太失礼了。”

  她笑了笑,“初澈一直都是这样没礼数,怪我管教不严,这八年你跟在他身边,肯定也受了不少罪,快坐下说话。”

  我边坐边想,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觉得我跟着师父会吃苦受罪呢,连他的亲娘都这样想,可能他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吧。

  夫人吩咐了茶点给我,又说了一句,“多吃点,跟着初澈吃不饱吧?看你那么瘦。”

  我赶忙答道,“夫人,师父对我挺好的。”

  却突然想起初浅曾经对我说,跟着师父有可能吃不饱,饿了就去找她。而今她已为人妻为人母了,倒真是有些想念她。

  夫人笑了笑,她笑起来的时候依然是端庄美丽的,我觉得我在这个府里真像是捡了大便宜,随便来一个人,就像是看到了美人图一样赏心悦目。

  她接着说,“易落今年十六岁了?”

  “是。”

  “倒是该出阁的年纪了,我听说你是个孤苦的孩子,估计你这个师父也不会想着给你说一门亲事的。”

  我吓了一跳,亲事?难道真的是赵锦宸来过了,要提亲吗?

  我赶紧接口道,“落儿受初家大恩,无以为报,只愿侍奉师父左右,不敢有非分之想。”

  她笑了,“只愿侍奉师父左右……那不如把你许给你师父怎么样?”

  我的手一抖,杯子啪的一声落到地上,立刻起身,“易落无理,冲撞了夫人……”

  她吩咐人来收拾,看我紧张成这个样子,似乎觉得很好笑,“你这孩子,怎么吓成这样啊,我的儿子有这么吓人吗?”

  “夫人,我……”

  我正要解释,身边传来了脚步声,我侧头一看,竟是师父。

  他走到我身边,垂眸扫了我一眼,然后向母亲施礼。

  夫人含笑看着他,“怎么,这么一会都要担心吗?你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别人了?”她又看向我,“你这孩子,倒是医好了我儿子的许多毛病呢。”

  我垂着头不敢说话,这都是什么意思啊,我听得糊里糊涂的,怎么感觉夫人真的要把我许配给师父了呢。

  夫人接着说,“澈儿,我刚才要把易落许配给你,她好像吓到了。你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欺负她的,把她吓成这样。”

  我偷眼看他,他听到将我许配给他的话,表情有微微的变化,但是看不出是何情绪,只单单的答话,“师者,传道授业解惑,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夫人看着她的儿子,倒有些鄙视的神情,“就算你没吓她,她好像也是不愿意的。”

  听了这话,他竟侧头看我,我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只好把头低得更深了。

  “既然如此,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我已经知道你的决定了,不过这件事我还是让你知道的好。”

  我点点头,果然,刚才的似乎只是一种试探,试探之后才是正题,估计是和赵锦宸有关。

  师父把我推到侧面的位置坐下,他也坐到了我身边的座位。

  夫人接着说,“今早,丞相府派人来我们初家下了聘礼,说是丞相家的大公子偶遇易落姑娘,一见倾心,于是想要娶回家。”她笑了笑,“不过你连你师父都看不上,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呢。”

  我知道旁边有一双眼睛一直淡淡的盯着我看,夫人又在温善的对我笑,我坐在那里,比坐在钉板上还要难熬。

  我只好努力装作淡定温柔的样子答话,“谢夫人理解,易落与赵公子的确不熟悉,还请夫人帮回绝谢过赵公子的好意。”

  “嗯,你这个丫头眼界还不错,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和澈儿挺般配的,反正都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的手又抖了一下,刚拿到手的茶杯又脱了手落下去,突然一只修长的手迅速的接住掉落到一半的杯子,又顺手放到桌子上,速度快得我只看到一个影子。

  师父用淡淡的声音说,“小心点,摔坏了你赔不起。”

  我乖乖的哦了一声,不敢再乱动,也不敢看他,只好把目光转向夫人,“真是打扰夫人了,没想到易落的这些小事竟然会惊扰夫人。”

  夫人笑的和和气气,我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和初浅很像,真的很优雅。

  她说,“傻孩子,无论你是个无名无藉的小丫头,还是皇宫贵族,一个女子的婚事,都不可以是小事……”她认真的看着我,“丫头啊,那是你一辈子的事情啊。”

  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师父站起来,“母亲,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

  那母亲也是通透之人,也不挽留,“如此最好,那我回了赵公子吧。”

  我和师父起身告辞,夫人又叫住我,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走下她的座位,她的身姿像极了一个年轻女子,甚至更为婀娜,谁又能想到她是一个五十岁的女人呢?

  师父朝她点点头,抬脚就出去了,我也想跟上去,却被夫人拉住了手,她的笑容真的很好看。

  她拉着我轻轻的说:“你师父只是脾性古怪,却也并非没有感情,他若用情至深,该是谁都比不了的。”

  我不太懂她的意思,只好点点头。

  她又说,“还有,以后不许叫师奶奶。”

  我忍住没笑,点头应和着。

  我出了夫人的前门时,师父正门前安安静静的站着,一身青衣似竹林清风笼罩了周身,正是繁花如锦的季节,他的身姿存于人间,清淡却夺目,连那些调教的很好的小丫鬟都在偷偷的议论他,果然如安大哥所说,生了一张惹是生非的脸。

  他看到我,淡淡的说,“走吧。”

  我乖乖跟在身后,一路上不说话,回到小院,安子亦居然还在,正抱着茶壶打瞌睡呢。

  我绕到他身侧,偷偷撤掉了他手中的茶壶,他立刻惊觉而醒,果然,练家子的反应哪怕在梦里也会比常人机敏一些。

  他看到我们,露出了两排白牙,赶紧问怎么样了,我如实说了,没想到安子亦完全没有在乎赵锦宸提亲这件事,反而对夫人说把我许配给师父这件事很感兴趣。

  师父看他一直在笑,清了清眉目道:“帮我办一些事情。”

  我看师父似乎要说一些重要的是而且是只对安子亦一个人说的,于是我识趣的退出房间。

  他们谈了许久,安子亦终于出来了。

  我的房门没关,他看见我在屋中读书就招呼我。

  我跑出去,他竟难得的正色看着我,看得我有些紧张,他说:“丫头,你师父从来没有对人这么好过,你是第一个,你老是告诉安大哥,他真的只是你师父吗?你不会是他的私生女吧?”

  我觉得他的样子有些好笑,只好回答,“可能吧,这个要问师父,我怎么会知道呢?”

  他也笑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

  我整个下午都有些走神,脑子里都是夫人说的话,不由得有一丝幻想,若是真的和师父在一起,那该是什么样子的,不过想来想去,我突然觉得也没什么,依然是练功读书抚琴,和我现在每天经历的事情都一样,好像成亲也一样,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正午,后厨送来了膳食。

  我端了去师父房间,摆在桌上刚要走,他在书案后面突然抬起头问我,“你今天怎么会打碎杯子?”

  我低下头,“师父明明知道的?夫人让我嫁给你……我……”

  他起身走近我,头低下来看着我,“你讨厌我?”

  我赶紧说,“不是的,落儿怎么会讨厌师父呢?”

  “那你为何不肯嫁给我呢?”他的脸低到和我相同的高度,鼻尖的气息轻轻喷在我的脸上,好像喷了一层红色的染料给我,让我的脸一下子从耳朵红到脖颈。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配不上之类的话,说的语无伦次,在他面前怎样都是被看的透透的,无论怎么做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样的感觉说不上来说是害怕还是有安全感。

  然而下一刻,我完全傻掉了,因为他竟突然伸手揽住我的腰,把我拉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然后,低头吻上了我的唇。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大少奶奶的拜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