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少奶奶的拜访
慵十一2019-06-11 16:333,210

  唇齿间的厮磨让我有些恍惚,他干净的口齿间泛着清淡的水气,却带着炙热的温度,让我不知所措。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想要逃,他感觉到我在躲,清瘦结实的手臂环的更紧了,我整个人都牢牢的贴在他的身上,二十几岁的男人,他现在的身体比几年前要壮硕一些,我靠着他,有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他低沉清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落儿,乖一些……”

  这样温柔而魅惑的声音似乎一下子酥麻了我的心底,我的防备和羞怯慢慢消失了,只轻轻闭上眼睛,任他的唇舌放肆……

  “落儿,你病了吗?”

  突然一只冰凉修长的手抚上我的额头,那冰冷的触觉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我看见师父单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脑门,“头很烫……”

  我还有些犯愣,他又扯过我的手腕,轻敲几下脉,把目光投向我,明显是号脉没什么毛病。

  我这才发现我以前感觉的那些无地自容真的是太浅薄了,现在的我才是真的羞得恨不得去死。

  大白天的,一个女孩子家,竟然莫名其妙的做了个春梦,还是那么羞耻的场面,关键是,这个梦中的人此时正在我对面,关切的问我怎么了。

  我该怎么说,说我刚才发疯犯了癔症,梦到你亲了我所以现在面红耳赤春心荡漾无地自容吗?

  我支吾着,“没什么啊……可能是天气热……”心想师父那么清高寡淡的人应该不会往这样的事情上想吧。

  没想到他闪了闪纤长的睫毛,低下头,“落儿想嫁人了?”

  我觉得自己的脸热的要炸了,我果然低估他了,如他一般看透世间万物众生的人,怎么会看不透我一个小女孩的心思呢。

  “我……没有……”事到如今也只有咬牙不承认了。

  他勾起一个几乎看不出的笑,那笑容里藏着一些难以言说的意味,他轻轻的的说,“落儿,我可是你的师父。”

  我听得要哭了,师父啊,你懂了就懂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

  我的头埋得深深的,马上就能哭出来。

  他没再说什么,坐下开始吃饭,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个乱七八糟的画面,实在受不了和他的距离太近,于是灰溜溜的跑出去了。

  我一整天都在躲着他,看到他就脸红,他似乎也意识到了,假装看不见我,给我留了一条活路。

  晚上,我窝在被子里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个画面,他的眼睛轻轻的闭着,他的眉角清致漂亮,他嘴唇透着淡粉色的水光,他身上干净的无一丝尘俗之味,却让我那么想要靠近。

  我蒙着被子在被窝里发疯,完了,我好像喜欢上了他,我真的喜欢上了我的师父吗?

  不是这样的,我安慰自己,一定是他长得太好看了,人的心里对美好的东西都会有向往,这和喜欢之类的感情没有关系,我安慰自己,一定是这样的,长成他那个样子惹得别人有一点想法也是很正常的,连安大哥都说了他的长相惹是生非。

  对的,没错,就是这样,我使劲告诉自己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一定不是你的错。

  我脑子乱乱的睡去,整夜的梦都在和自己打架。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不敢抬头看他,连练功都在避着他的目光,乱了招式,有几次慌得差点把自己捅死。

  他有些不悦,抬手要打我,我就在那里傻傻的站着,也不躲开。

  他抬起的手在空中停了停,又放下,转身离去。

  这样尴尬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直到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赵锦絮入府了!

  我一直以为这件事是底下的人乱嚼舌头,甚至他们成亲的前几天,我看到初府开始张灯结彩,依然不敢相信初清大哥会娶赵锦絮,而夫人如此识人之明,竟然也会同意这样的事。

  然而,他们真的成亲了。

  师父对于这样的事情从不挂心,安子亦帮他备了一份贺礼,他连问都没问,我在院中读书,听着外面锣鼓喧天,人声扰攘,很是热闹。

  可是一想到成亲的人是初清大哥和赵锦絮,就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赵丞相在朝中威名显赫,听安子亦说是个手段狠厉之人,皇上器重他就是在利用他的手段。我不知道他的人品如何,但是我认识了他高傲骄矜的女儿和面犯桃花的儿子之后,对赵家有关的事情都有些抗拒。我不相信一个品行高尚的父亲会教出那样不讨人喜欢的孩子。

  因为我一直坚信,优秀的人身边的孩子也不会太差,像我这样不争气丢师父脸的,应该只是个例外。

  晚上前厅大开宴席,我感觉自己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能闻到那些诱人的香味,然而师父不出去,我自然也不敢去,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屋子里看书,心里却惦记着好吃的。

  正走着神,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安子亦提着大食盒走进来,放在我面前,坏笑着拍拍我的头,“知道你惦记,从后厨偷来的。”

  我打开食盒,里面的香气一下子溢出来,葛粉圆,花菇石鸡,清蒸鲤鱼,青笋烧肉,苘盅汤,还有我最爱吃的桃花酥。

  一瞬间觉得安大哥真是神仙下凡一样的存在,我满脸都是笑,“安大哥你一定是菩萨转世来凡间救赎我的。”

  他也笑,“那你就是饿死鬼转世来折腾我的。”

  美食当前,我完全不管他怎么揶揄我,把食物一盘盘拿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跑去叫师父。

  安子亦看见师父走进来,笑道,“府里成亲,你都不去看看吗?”

  师父看都没看他,在桌边坐下,“又不是我成亲。”

  安子亦也坐下来,咂咂嘴,刚要说话,发现我已经吃的满口生香,恨不得把头埋进盘子里去,便转了话茬,“你是怎么虐待她的,看这样子,至少三天没吃饭了。”

  师父淡淡的回了一句,“她中午刚吃了两碗白饭。”

  他们对于我的饭量一直没说过好话,我干脆低头不理他们,自己吃的风生水起。

  安大哥似乎有点愁,“谁能想到咱们曲高和寡的二公子,私底下竟是个养猪的。”

  我噎的差点喘不上气,安子亦笑着拍我的背给我顺气。

  师父也笑了,他笑起来,总有一种让人浮于云端的空灵纯净,美不可言。一个男子,用美字来形容他,竟丝毫不会觉得奇怪,而他偏偏又清濯高贵,十足的男子气概。

  这样的境界,也只有这番姿容才能拥有。

  安子亦突然说,“初澈,以后这赵家二小姐,可就是你的大嫂了,明日她定会入各院问安,不知道会不会来你这里。”

  “与我无关。”师父抬筷子从我的虎口之下救回一片青笋,放在口中,漫不经心的吃着。

  我抬眼看看安子亦,他朝我耸耸肩,没有说话。

  然而第二天,赵锦絮还是来了。

  这些年,由于她一直惦记我师父,我几乎每年都能见到她,所以这一见也不觉得她有什么变化,甚至现在长了几岁,已经学会微微掩饰住自己的傲气了。

  她今日比以前还要华贵精美,妆容妖艳,珠翠琳琅,连鞋子都是金线精绣的戏水鸳鸯。看得我眼花。

  她以大嫂的身份进门问安,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这似乎是她多年来第一次进到这个小院。

  院子素净安然,与她的奢华格格不入。

  我出来迎她,客客气气的行礼,“见过大少奶奶。”

  她抬高了头,用余光扫着我,满脸都是厌恶,也不知道我究竟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她的声音明显在故意端着,语气挑的很高,听起来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你师父呢?”

  “我师父不在,大少奶奶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

  她抬手抚了一下金蝶宝珠步摇,哼了一声,“我和你说,你配吗?”她挪着三寸金莲在我身边走了半圈,娇滴滴的说道:“整个初府我都走遍了,每个人都对我客客气气的,怎么就他初澈高贵,不愿意见我呢?”

  “少奶奶多虑了,师父真的不在。”

  “呦,我这位叔叔好生任性啊。自己躲出去,倒留了个黄毛丫头应付我,是不是太不把本少奶奶放在眼里了。”

  她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了,就好像憋了一肚子的闷火,练就十八般武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去寻仇,结果对手不在,拳脚无处施展。

  我看着她的样子,竟然有点可怜她。不过通常这样的时候,她会把火气发到别人的身上,我猜那个人,应该是我。

  她转了转眼睛,又说,“看来你师父是很不愿意见到我嫁给别人,所以才躲出去了吧。”

  我暗道好笑,微笑着对她说,“师父可能都不认识少奶奶呢,何来躲出去之说,更别说有没有放在眼里了。”

  我看着赵锦絮高傲的神态一点点转为愤怒,狭长的凤眼睁圆了些,我知道,我已经的惹怒了她。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只要我愿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