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只要我愿意
慵十一2019-10-07 16:043,195

  她听了脸色难看之极,脸上的妆容都有些扭曲了,气急败坏的抬手就朝我打过来。

  我轻身向后跳了一步,闪过了她的手,她倒是由于用力太大,差点摔倒。

  旁边的丫鬟赶紧来扶她,反被她甩了一巴掌。

  我看着她在那里气急败坏的折腾,突然觉得有趣。

  其实师父今日倒是真的有事,被安子亦叫走了。不然对于她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师父躲避,若是躲出去,反而显得刻意了。

  他临行时我曾问他,若是赵锦絮来了该如何。

  他根本不在意,可能把这件事已经忘了,我一问,他看了我一眼,轻轻的说按规矩就好。

  我心道她要是能按规矩我何苦问你。

  不过他似乎很快就想到了,又对我说,“你随意。”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已经出门了,在门口顿了顿,留了一句话,“别闹出人命。”

  我想起这句“别闹出人命”,突然很想教训一下这个女人,转念想想,还是不要给师父惹麻烦的好,毕竟她是丞相家的小姐,出嫁的第二天就被一个小丫头打了一顿,怎么说也不太好听。况且,虽然她的样子很找打,毕竟她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有伤害到我。

  于是我轻轻的施了一礼,“少奶奶问安,易落会转达给师父的,少奶奶情绪不好,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我越是平静,她就越生气,那眼神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我觉得她心里好像还是在乎师父的,不然怎么会刚新婚入府就来这里胡闹呢。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嫁给初清,为了气师父?那代价也太大了吧,而且师父根本就不在乎,她不会傻到这个程度的。

  我来不及想太多,因为她又朝我走过来,我有些烦了,想着这个女人若是再无理取闹,我可能真的要动手了,师父真是的,自己长了个招蜂引蝶的面孔,却留下烂摊子给徒弟,今天晚饭一定要他多给我吃两个鸡腿,不,三个!

  我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她又挥过来的手,暗自运了真气挡她。她若是真的用力打我,那么她那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至少要疼上几天。

  “啪!”那手掌没有打在我身上,却被一只大手拦住了。

  我抬眼一看,竟是初清大哥,赶紧收了气息施礼问好。

  初清看了我一眼,“落姑娘可否给我个面子,饶她这只手?”

  我知道他看穿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当然,让大少爷见笑了,落儿似乎惹怒了大少奶奶,还请大少爷见谅。”

  初清大哥低头看着这个柳眉倒竖,还在他手中挣扎的女人,眼神竟有一丝宠溺,“锦絮,既然各院都问过安了,那便回去吧。”

  “我就不,她一个小丫头,竟然敢这样对我,我是大少奶奶,她就是一个下人,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我听到下人两个字,心中有一些酸楚。

  曾经,我也是京鼎官大人的千金,如今,栖身在别人家的屋檐下,被当做一个下人。

  可能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我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二公子院落中的野孩子就是他的小仆而已,当着我的面叫一声落姑娘,背地里也和赵锦絮一样,觉得我就是一个捡来的野孩子,一个少爷好心收留的下人而已。

  初清大哥皱了皱眉,“易落不是下人,她是初澈的徒弟,你对她无理,便是对初澈无理。”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初清大哥,他无奈的对我笑了笑。

  赵锦絮不依不饶,“是吗?我怎么觉得她就是初澈捡回来的野孩子而已,就跟路边的野猫野狗一样,只不过跟对了主子,才会被人高看一眼。再说了,我对初澈无理又怎么样,我是他大嫂,他还敢对我不敬吗?”

  我听得心中邪火暗生,靠近她耳边,轻轻的说,“你不要忘了,只要我愿意,我随时也可以做你的大嫂。”

  她听了,带着怒容看向我,我平静的看回去。

  我觉得她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转头对初清说,“大少爷大少奶奶请自便,易落还有事。”

  初清对我点了点头,我看见赵锦絮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开口。

  于是对他们施了一礼,转身进屋去了。

  我听到他们离去的声音,赵锦絮又开始吵吵嚷嚷,一直到很远的地方我还能听到她的声音,看来以后这个府里要热闹了。

  几日后,我又去初浅的院中小坐,许久没来,这里依然保持着恬静美好,和我记忆里喜欢的样子一模一样。

  我突然想起八年前,小小的我撑着一把巨大的伞,捏着地上捡来的玉兰花敲开这个漂亮的房门,好像八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现在已经比初浅还要高了,我再也不需要初浅为我打理衣服或者偶尔接济我一些食物了,可是,她也再不在我身边,不会为我做精巧的桃花酥了。

  我每次来到这里都是又开心又感伤,喝她爱喝的茶,看她喜欢的花,假装自己活的如她一般精巧美好。

  安子亦总说我搞得好像初浅不在人世了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想念她,可能正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她的出现让我有了一丝慰藉吧。雪中送炭永远比春日的骄阳更能让人心暖。

  天色将晚,晚霞凄艳,我一个人往回走,有些失神,没注意到周围。

  突然一个人影闪在我面前,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腾身跳远。

  那人笑了,“原来你功夫这么好啊。”

  我定睛一看,竟是赵锦宸,他的手臂上还缠着药布,正微笑着看我。

  不由得心里一紧,掉头回去,想绕路避开他,没想到他竟追上来,我看他的身手,绝不在我之下,没想到这样一个人竟是有不错的武艺,那天若不是师父出手,怕是一般人也难以伤到他吧。

  我心知逃不掉了,只能转身对他说,“赵公子有事吗?”

  他又笑了,“原来你记得我啊,太好了。我来看望我妹妹,想着能不能遇到你,不想还真遇到了……看来我们很有缘。”

  他说着,走近我,我连忙后退,心道真不该选这僻静的小路走,这路上连个路过的人都没有。

  他见我躲避,便停步了。“易落姑娘好像很害怕?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啊?”

  我摇摇头,“孤男寡女,着实不便讲话,公子还是请先行吧。”

  他笑了,“孤男寡女?你和你师父孤男寡女相处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有什么不方便的,怎么对我就不方便了呢?”

  说真的,我当时真的很害怕,路上少人,我又打不过他,他这样问,我竟答不上话,只静静的站着不说话。

  他见我不说话,叹了口气,问我:“我向你提亲,你为何不同意?”

  我没想到他竟会如此直接的问我,有些惊诧,“我……与公子素不相识,怎么可能答应。”

  他笑了,“如此,倒确实是我唐突了,不过……你的意思是,我们熟识了以后,你就会答应了?”

  我没想到他说话这么喜欢钻空子,正不知如何应付,没想到他又说,“我听锦絮说,你曾经对她说过,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做她的大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锦絮好像只有我一个哥哥。”

  我听得面红耳赤,“赵公子……误会了,我说的只是气话,不能……不能作数的。”

  他一双眼睛泛着桃花,认真的盯着我看,似乎毫不在意礼数,样子有些浪荡。

  过了一会,他说:“易落姑娘,我知道很多人都对我有偏见,但是赵某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我终于受不了了,“赵公子,你对一个仅两面之缘的人说真心实意,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那又如何,很多人成亲之前连一面都没见过,我们已经见过两面了。”他一脸认真,倒有些像个孩子。

  这些年我接触的男人中,师父话少,安大哥在我面前也是有所收敛,冷不防他这样巧舌如簧,我有些招架不住,不知如何对付,我真想让他打我一顿算了。

  我转身欲走,他伸手拦我,我以为他要对我怎么样,害怕极了。

  这些年,我只待在这个小院里,毕竟我经历的事情太少,更没见过死缠烂打的男人。他一凑过来,我就怂了,竟然哭了出来。

  他也吓了一跳,看我的怂样居然笑了,“我以为你挺厉害的,没想到你也会哭。易落,你这样的性情真是太有趣,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虽未成亲,但也知礼义廉耻,从未见过谁就这样直白随便的说喜欢二字,而且是在路上说。可他说的很自然,就像是说喜欢一个玩器摆设一样简单,难怪大家说他是个浪荡之人。

  我躲开他没命的跑,这次他没有追过来,而是在我后面大声喊,“易落,我一定会娶你的。”

  我听见他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么大的嗓门,师父一定会听到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又见初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