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又见初浅
慵十一2018-05-28 18:443,245

  果然,我刚踏进院门,就看见师父坐在院中石凳上,身边未置琴器,未着茶具,连本书第一没有,像是在等人。

  我战战兢兢地的走过去,“师父。”

  他转过来看我,“想初浅了?”

  我点点头,估摸着,以他的耳力不可能听不到刚刚赵锦宸的喊声,不知道他会假装不知道还是会做些什么。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每次他这样看我的时候我都有一种渺小的感觉,好像会不由自主的听他的话。他轻轻的说:“最近事繁,少出门。”

  我心里一震,他果然听到了,并且如他的心性,选择了最波澜不惊的一种方式来提醒我。我点点头,他又说,“若是想念了,我请她回家探亲。”

  女子出嫁,尤其是嫁入侯门王府,鲜有人可以回家探亲的,有很多女子一旦嫁出去了,可能一辈子就要呆在婆家,出不得府门,见不得家人,若是回家的次数多了,可能会遭人非议。初浅的出身高贵些,启彦与初澈又交好,初浅才可以偶尔回来探望。可是,我的师父,那样一个人,竟会因为我的想念,说请初浅回府探亲,这让我多少有些受宠若惊。

  我赶紧说,“不用麻烦师父,我没事的。”

  他也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我还在想他去做什么了,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我侧耳一听,竟是赵锦宸的声音。

  师父,竟然出去,收拾赵锦宸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位仁兄最近,变得有些幼稚。

  外面的惨叫声停止了,我赶紧躲回房间里,不知怎样面对他,心想着,若丞相大人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一个书生揍得鼻青脸肿,不知道要作何感想。

  他步履很轻,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晚膳送来的时候,他已经端坐在书案后看书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送了晚膳进去,他也没理我。

  我有些犹豫,站了一会,他一直没有抬头,我只好出去,刚走到门口,他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明日带你去启彦府上。”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转身看他,他抬头给了我一个淡淡的笑,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我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状态,赶紧说话,“我?可以去六皇子的王府吗?”

  他点了一下头,“启彦邀我明日去商讨一些事情,你若是想念初浅了,便可同去。”

  我激动的差点咬了舌头,连声说好。

  他收起了笑,“那还不去读书。”

  我蹦的老高,都快要飞起来了,跑回自己的房间看书。

  次日,随着师父出去的时候,我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竟会特意带我来看初浅。

  启彦是所有皇子中最不受宠的,自然也是最穷的。不过即使这样,皇子的生活也非寻常人可比,他的府邸没有太华贵的装饰,回廊轩榭,小亭静驻,花肆葱茏,倒也衬得素净的阁筑流光溢彩,雅致非凡,这样的格调看起来应该是初浅的手笔。

  果然如此的女子,无论在什么样的地方,都可以过得如此美好。

  启彦亲自出来迎师父,寥寥几句看得出他对师父很依赖。我隐隐觉得他们在筹谋一些大事。

  他看到我,有些惊异,“这小姑娘……”

  “易落,你见过。”

  启彦想了想,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笑了,“上次见你还是个小孩子呢,没想到几年不见出落的亭亭玉立。”

  我赶紧施礼,“易落见过六皇子。”

  他点点头,便转向师父,“我有要事与你商讨。”

  师父应了一声,又说,“易落来看初浅。”

  启彦挥手招来一个小厮,“带落姑娘去后庭。”

  我心里激动的要命,当着启彦的面又不好表现的太明显,于是努力的压着心里的小情绪跟着来了后庭。

  夏花繁茂,我见到初浅时,她正在金鱼池喂鱼,身侧一个小男孩,大概三岁的样子,嫩的像个粉团捏的娃娃。

  我偷偷退了那小厮,绕到她后面,轻轻捂住她的眼睛,她身子抖了一下,似乎一惊,那小娃娃来扯我的衣摆,“姐姐好漂亮。”

  初浅摸了摸我的手,笑了,“是落儿?”

  我吃了一惊,放开手,她回头看见我,开心的抱住我,“真的是落儿!”

  “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的手啊,瘦瘦的,干巴巴的,一摸就是你师父折磨出来的。”

  我笑了,我欢天喜地的抱着她,“初浅姐姐,我好想你呀。”

  我们俩乐的想两个抢到糖的孩子,直到扯着我衣服的小东西又开口了,“娘亲,这个姐姐是谁啊?”

  我低下头看他,初浅抱起他,“这是易落小姨,快叫小姨。”

  他奶声奶气的叫我,“易落姐姐,姐姐好漂亮。”那声音软软糯糯,听得我心里甜甜的,不仅伸手捏他肉嘟嘟的小脸,他便张开手要我抱他。

  我被他对姐姐的执着逗笑了,抱他在怀里,软软的,手感特别好,不禁亲了亲他的小脸蛋,“谁教你的,这么小就知道给自己寻姐姐?”

  初浅笑了,“他叫简儿,身边这么多漂亮的人也没看他喜欢谁,看来是和你有缘呢。”她的表情带着一点小狡猾,“要不要考虑做我的儿媳妇啊?”

  我差点笑出声来,“给你儿子娶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老女人,哪有你这样做娘的。”

  初浅笑了,“我这样,怕是比我娘要尽心一些呢,至少我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就会帮他争取,不像我娘,姑娘住在家里八年了,也不知道给他那个木讷的儿子提个亲。”

  我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有些脸红,“你越来越不像个做娘的人了,我欢欢喜喜的来看你,你倒一直拿我开玩笑。”

  她从我手中接过简儿,吩咐奶娘带下去喂一些解暑的甜汤,小东西依依不舍的松开我的手。

  她又唤人安排了茶果点心,那样子越发的从容端庄。

  喝了盏茶,她说:“落儿,你不要告诉我你和我二哥只是师徒关系。”

  我的脸有点红,不知如何回答,她又说,“他那样的人,愿意为别人如何,又愿意你做到多少,你不会不知道。你们俩,要装糊涂到什么时候呢。”

  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答道,“我……不知道,师父高深莫测,不是我能猜得透的。”

  “落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

  我想着,心中有些滋味无法描述。

  初浅看的出来,安子亦也看得出来,唯独他,和我,总是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隔在中间。

  闲谈了许久,我把三碟点心都吃光了,她笑着看我,“别的没精进,这番吃东西功夫却是炉火纯青了。”

  我不以为意,又伸出爪子去摸桌上的葡萄,冷不防一只修长的手拦在我的面前,细密的疤痕隐约可见。“等下还有午膳,先别吃了。”

  “哦。”我收回了口水,看见师父的身边还站着启彦,赶紧站起来问安,“见过六皇子。”

  初浅拉过我的手,“不用那么多礼数,跟我进去,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

  她朝启彦眨眨眼,“开饭了叫我哦。”

  启彦沉稳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宠溺,点头说好。

  然后她又对师父笑了一下,“二哥,你的落儿我借走了。”

  我被她拉着,觉得初浅现在真的比以前更迷人了,连在我师父面前也可以那么轻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她,宠爱她。

  她的房间和在初府的闺房有几分像,干净素雅又有些精心的小情致。

  她乐颠颠的拿了好多漂亮的衣料往我身上比划,“你看你,身上这件还是我上次回家的时候给你带的呢,一个姑娘家也不知道妆扮一下自己。”

  她用指尖轻敲我的头,“不知道你师父收的是个男徒弟还是个女徒弟。”

  我苦笑着,“我在那小院子里,装扮成什么样也没有人会看啊。”

  她的笑容里带着小小的狡黠,“你师父表面上像个隐士高人,说不定每天都在偷偷的看你呢。”

  “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哥哥的。”

  “落儿,不是我乱猜。你看看你师父为你做的事情,说他对你没有心意,谁会相信呢?”

  我听得酸楚,转了话题,“你打算做几件衣服给我啊?”

  她看着我没心没肺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你呀,这么主动的跟人要东西,不能矜持一点吗?”

  我笑嘻嘻的看着她,“就是因为刚才太矜持了,才吃了三盘点心。”

  她被我逗笑了,又来戳我的头,我们两个打打闹闹,我感觉自己好久都没有这么轻松过了,只有在初浅身边,才会那么毫不拘束。

  午膳丰盛的不得了,我在皇子面前不敢放肆,小口小口的吃着,初浅看我吃的那么辛苦,有点想笑,师父漫不经心的帮我夹菜,启彦和他说一些我听不太懂的东西,他偶尔回应一句,话依然很少,有点像书里写的身怀大才却很难讨教一二的大才。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被教训的师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