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浅的心思
慵十一2018-05-25 21:553,308

  本来我没想那么多,他突然提起来,我的眼泪不知道怎么如此配合,吧嗒一声落在碗里,那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听起来格外响。

  我怕他不高兴,赶紧用袖子抹,使劲低头怕他看见。

  过了一会,我听到他的声音呢飘进耳朵,“落儿,以后这里是你的家,师父,就是你的家人。”

  他,竟然会这样温柔的说话,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偷偷的抬眼看他,却见他正微笑着看我,那是我见过他以来,他最深最温柔的笑容。

  一霎那间,我好像做梦一样,赶紧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的!他,真的在对我笑!我那个恨不得每天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的师父,竟然说了这样的话,露出那样的笑容。

  很久很久之后,当我想起那个除夕夜,他那漂亮的笑容,都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他这样的人,只有在梦里,才能幻想出一丝温暖吧。

  那天晚上我被那个笑容迷得晕晕乎乎的,所以后来他说了什么我已经不太记得,只记得第二天醒过来,已经躺在自己房间里了。

  我像是拥有了一个其他人都没有的宝藏,心里开心的不得了,连冬日里雾蒙蒙的清晨也让我觉得好看。

  小院中他依然一袭黑衣,像往常一样练功,依然是我的目力完全不能企及的招式。

  他又恢复了淡如秋水的气息,完全看不出今天是大年初一,也完全无法想象,他这样一张千年寒冰一样的脸,居然会露出那么温暖灿烂的笑容

  我乐颠颠的跑出去给他煮茶。

  接下来的每一天又恢复了之前平淡的日子,读书,烹茶,练功,弹琴,只是很少交谈。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完全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甚至在外人面前也会不经意间流露出与师父有些相像的气质。

  初浅说:“现在不用介绍就知道你是初澈公子的徒弟了,有时候真能看出来你身上带着他那股子淡淡的味道。”

  对于这样的评价,我倒觉得有些欢喜,心想着等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像师父一样,做一个不入凡俗的谪仙般的人物。

  一晃眼,我十二岁了,可能是因为每天都要练功,所以人瘦了也长高了,走在师父旁边终于可以不再像一颗白菜。

  这些年初清大哥来小院的次数多了些,无非就是一些他毫无头绪的案情想问问师父的想法。我不知道师父怎么会如此通透机警,无论是多么滴水不漏的案子,他往往能找到一些不易被人察觉的线索。

  我对他的崇拜一点一点的增多着,他对我也比以前更忍让宽容了一些,话也不那么少,甚至有时,也会见了笑容。

  我的日子过得很简单,读书练功而已,只是家人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有的时候我会想,师父帮初清大哥破案的时候,连那么细小的问题都能考虑到,怎么就是我家的事情上,他毫无头绪呢?是不是他原本就发现了线索,而怕我分心不愿告诉我?

  我的胡思乱想在得知初浅要出嫁的那日,一下子全部都抛在了脑后。

  时值春日烟雨,算来,我来初府整整四年了,除了师父,可能就是和初浅最为亲密,所以,当我知道她要成亲的消息的时,心里出现更多的是难过,然后才是替她开心。

  这个陪了我四年的女孩,像亲生姐姐一样照顾我疼爱我的漂亮姑娘,终于还是要离开我了。

  我来到她的阁前,她的院落依然精致漂亮,似乎每一片花瓣都是安排的,没有一处是不美好。

  聘礼自然不会直接下在一个小姐的后庭,所以她这里还不算太吵闹,只有一些亲眷送来的礼物,几个丫鬟整理着,初浅一个人坐在二楼窗前,望着外面的景致发呆。

  我唤她一声,她转回过头来,面颊如出水芙蓉一般清新美丽,在春芽烂漫的季节里,十七八岁的女子的一个浅笑,便可胜过万千华彩。

  她看见我,羞怯一笑,招呼我过去。

  四年的时间,她出落的更清雅大方,标准的大家闺秀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她要嫁给别人,离开初府,我就有些难受,不禁红了眼眶。

  初浅赶紧过来帮我擦泪,“怎么好好的倒哭了,被你师父看见不知道会怎么教训你呢。”

  我撅着嘴,“我舍不得你……”

  她笑了一下,“那你舍得让我做一一辈子老姑娘吗?”

  我赶紧摇头,她用指尖戳戳我的头算作惩罚,“傻丫头,我有时间会回来看你们的。”

  “你……要和谁成亲啊”通报的人只说要成亲,搞得我都不知道初浅要嫁给谁。

  她淡淡一笑,“启彦。”

  我睁大眼睛,启彦,不是六皇子吗?初浅要嫁给皇子了?那她以后就是皇亲国戚了?虽然启彦是个不受宠的王爷,但是也是天子的孩子,初浅嫁入王府,想想都觉得厉害。

  “可是……很少听你提起过他,怎么会……”

  初浅笑了,“我和启彦的事情,因为毕竟启彦的身份尊贵,怕无端生出是非,所以很少在人前提及,其实我们俩个很多年前就已暗生情愫。”她说起男女的情愫,脸颊有些泛红,更好看了。

  我听着初浅一点点讲她和启彦的故事,心里五味杂陈。

  她从小便认识启彦,那时启彦的母妃尚在,初家老太爷,也就是初浅的父亲也还没有故去。启彦拜了初家这样的书香门第为友为师,经常来初府与老爷问学求教。

  那个小小的孩提时代,初浅结识了启彦,他们就对彼此十分珍惜,在两个孩子眼里,对方似乎都是最珍贵的同伴。

  后来,启彦的母妃离世,皇上不喜欢这个孩子,便再也没有人为他的事情打算了,启彦圈禁在宫中小小的殿里,偶尔还要被别的皇子嘲笑欺负。

  不过,他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慢慢养成了深沉内敛的品格。

  从前讨好他的大臣也日趋疏远,只有初家老爷为人君子,依然愿意偶尔帮一帮这个可怜的孩子,彼时大公子初清已经是太子伴读,二公子初澈也并未像现在这样寡薄冷淡,于是初老爷便让初澈偶尔与启彦共同谈诗论道,以答对他已故母妃的承诺。

  宫里的钩心斗角不是我可以想象的,启彦成长的过程非常辛苦,这让他不敢再对初浅有什么想法,他害怕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有一天会随着他一起被人羞辱污蔑,甚至被人构陷,跌入万劫不复。

  于是渐渐长大的初浅和启彦并不敢像小时候一样肆意的嬉闹了,偶尔见面也拘谨了很多

  他们无法忘记彼此,却只能越走越远。

  我听着她说这些的时候,眼角闪着亮晶晶的东西。

  我一直以为她是最完美最精致最无忧无虑的女子,有品貌、有才华、有家世,还有两个优秀的哥哥,似乎作为一个女子最羡慕的东西她都有了,然而我现在才知道她温婉大方的笑容下也同样掩盖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痛。

  果然像师父说的,每个人,都会有不如意。

  越优秀越强大的人,会把自己的不如意掩藏在美好的笑容下面,只有我这样的废物,才会动不动就哭鼻子。

  我记得这几年跟初浅提亲的人家不计其数,她都淡淡的回绝了。我一直以为她是没有找到喜欢的人才不答应,原来是早已心有所属,不愿强迫自己与他人和鸣。

  我看着她一直挂着浅浅的笑讲着自己的故事,满脑子都是感触,有些已经听不太清楚了。不知道这些故事在她经历的时候曾经耗了她多少眼泪,而今都已经是她和启彦珍贵的回忆了吧。

  启彦今年已行弱冠之礼,离开皇宫自己开府,也终于可以凭自己的本事给初浅一个未来。

  她说,我知道,他没有根基,也无人庇护,哪怕有了自己的王府,以后的路依然很难走,但是我愿意一直陪着他,越磨砺过,才越知道彼此的珍贵。

  她对我笑:“落儿以后就慢慢会明白了,有的人,你就是无法忘记,哪怕有很多事情阻隔,你依然忘不掉,那东西,是刻在心里的。”

  我听她说的,不知为什么,眼前闪过了一张淡漠脱俗的脸,吓了我自己一跳,赶紧对她笑了笑。

  她接着说,“落儿若是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有好多在你身边,你觉得不重要的东西,可能都是值得珍惜的。”

  我听得似懂非懂,认真的点头。

  多年以后,尝尽了苦楚的我曾经无数次想起初浅这番话,她说的没错,刻在心里的东西忘不掉,只是心已然不是当初的心了……

  她捏捏我的脸,“一晃,我都要嫁人了,你也长这么大了,我还记得你刚来府里的时候,被我二哥打发到我这里来,傻傻的一个小孩儿。”

  我假装撅嘴,“我当时只是淋雨伤寒而已,哪里是傻?”

  我们聊得太久,娆词端着一个盒子走进来,“小姐,您的婚服已经送来了,您要现在试一下吗?”

  我一听是婚服,立刻来了兴致,从椅子上跳起来,“初浅姐姐,你快换上呀,让我看看新娘子有多漂亮。”

  她又红了脸,接过娆词手中的盒子,轻轻打开。艳丽的颜色映红了她娇嫩可人的眉目,我突然想起一句诗:“人面桃花相映红。”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错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