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除夕
慵十一2018-05-25 21:263,190

  她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师父对你很好嘛。”

  我看着她漂亮的妆容和华贵的衣服,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若是实话实说,似乎师父对我并不亲近,可是看着她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我就和初浅一样,很想气气她。

  我刚要开口,正在搭脉的安子亦不动声色的在我手腕上用力捏了一下,我立刻把到嘴边揶揄的话咽了回去,转言道:“师父性子冷清,我不惹他,他不打我,如此而已。”

  她似乎对我这个答案很满意,点了点头,狭长妩媚的眼睛满是轻蔑,我不知道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安子亦朝她笑了笑,“刚才似乎听赵小姐说要去看望咱们初二公子呢。”

  赵锦絮顿了顿刚想说点什么,安子亦又说:“这可不巧,刚才初清大哥说有事请他去了,你现在找他,恐怕扑空了。”

  她的表情不太好看,似乎有见不到师父的失落,又有不用担心被拒绝的欣喜。

  初浅赶紧接到:“如此真是不巧了,那等有机会你一定要和我二哥好好见见的。”

  赵锦絮的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高傲的笑容,高傲到让我觉得她对我笑一下都是恩赐。她故作骄矜的仰仰头,说:“时间不早了,我娘亲还在等我呢,我该告辞了。”

  我们三个起身和她告别,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那身珠翠华裳似染乱了纯白的雪地。

  看她走远了,我问安大哥,“这位赵小姐,不会是想做我师娘吧?”

  他拍拍我的头,“她表现的这么明显吗?连你都看出来了。”

  我瞪大了眼睛,“我师父和她,好像不太……”

  他笑了,“你师父若是能记得她的名字,也不枉她这么痴狂。”

  “她很喜欢我师父吗?”

  初浅接话道,“何止喜欢,她若是有本事,就能直接把你师父抓去做上门女婿。”她笑了笑,我脑子里想着师父弱不禁风的被那女孩抓走的画面,觉得好笑。

  初浅接着说:“不过我有的时候倒是挺佩服她的,从她孩提时见了一眼,便认定此生一定要嫁给初澈,后来我二哥游学在外,每年回家探亲她总能听到消息,三天两头的来我家做客,就像有顺风耳一样。”

  “那这样说来,她好像真的很喜欢我师父呢。”

  “她那个目中无人的性子,见到我二哥却能乖得像小猫一样,也是难为她了,不过我二哥比她更目中无人,他入不了眼的人,那么他永远都不会理。赵小姐为了我这个冷漠的二哥也是费尽了心思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彻底死心呢。”

  我想象不到赵锦絮在师父面前低眉顺眼是什么样的状态,她似乎都是在用下巴看人的。

  一个高傲妖娆娇生惯养的丞相女儿,肯为了我那个随时可能看破红尘上山当和尚的师父低下头,这世道,还真是奇妙。

  安子亦敲了一下我的头,把我从乱七八糟的想法中敲回来,“你个小丫头成天到晚想什么呢。”

  我揉着被他打痛的地方,“我要跟我师父告状,说你打我。”

  他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小姑奶奶,你打我一下,还回来?我让你打两下行不行?”

  我看着他的样子好笑,“你为什么那么害怕我师父啊。”

  他反问我,“看来你不怕他?”

  我被他说的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不那么害怕他了。可能是从我知道他一直在努力的保护我的时候吧,现在看到他,虽依然敬畏不敢亵渎,却觉得亲近了许多,毕竟他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放心依靠的人。

  我对安子亦笑笑,“有点。”

  “你师父啊,就是个怪物,和我们人间的事物格格不入。不过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倒觉得他有了些人情味呢。”

  他凑过来认真的看着我,“所以你现在都敢仗着他欺负我了是不是?”

  初浅在旁边笑,“你们俩别闹了,安子亦,你呀就该早点娶个娘子过门,把你这脾性好好收一收。”

  安子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倒是要看看初大小姐什么时候嫁人了,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伶牙俐齿。”

  初浅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白了他一眼。

  过了年关,初浅也十五岁了,怕是也该寻个如意郎君了吧。于是我接口道:“初浅姐姐要是嫁人了,就剩下我和师父了,估计师父应该是孤独终老没人要了,我就陪着他给他养老送终。”

  安子亦哈哈大笑,“小丫头,你还是太单纯,你看看你师父生的那副妖孽的相貌,他若是想娶,不知道有多少姑娘排着队的做嫁衣呢。”

  我想想,也对,刚才那个赵小姐不就是一副非要嫁给我师父不可的样子吗?还好师父不像初清大哥那么声名远播,要不然,凭他的姿容气度,就算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也还会有什么李小姐张小姐的也在闺阁中痴痴的想着他吧。

  不知道师父以后会娶到一个怎样的女人,师父喜欢的女子,应该也是仙儿一样不入凡俗吧,这样一对神仙眷侣,想想都是让人羡慕的。

  我问安大哥,“我师父去哪了?”

  “初清手上今天突然有一桩案子,似乎很诡异,年关了,他怕出什么麻烦,就请你师父去看看。”

  “可是今天是除夕啊,师父要在衙门里过年了吗?”

  “晚上会回来吧,毕竟要给老夫人拜年。你就呆在这里,他回来估计会来找你。”

  我嗯了一声。

  他起身,“我还有很多事,先走了。你的药我开好了会派人送来,明天不扫你吃东西的兴致,初二再送。”

  我乖乖点头。

  午饭自然在初浅这里解决了,她这里的菜肴比我平时吃的要精致好多,我狼吞虎咽,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

  她笑问师父平时是不是都不给我吃饱饭,我啃着鸡腿嘟嘟囔囔的摇头,她坐在我对面一点一点的吃菜,我从来都不知道有人可以连吃东西都这么好看。

  她此时和任何时候一样,优雅从容,完美的滴水不漏。

  下午和初浅聊聊天喝喝茶,玩一些小女孩的游戏,她好像从来不嫌弃我年纪小,反而和我十分合得来,我每次和她待在一起就觉得心情特别好。

  暮色四合,平日里宁静清逸的初府也红红火火的热闹了起来,初浅院中的灯笼贴着吉祥的图案,灯的映照下院中的梅花和梅梢雪也娇艳了起来。

  初浅和娆词跑出去看烟火,我一心等着师父,便留下来,趴在桌边跟弦音一起剪窗花,心里走着神,也不知道师父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初清大哥怎么过年还要办案呢。

  想着想着,一剪子戳到手上,在左手手掌心划开一道大口子。

  弦音吓了一大跳,赶紧去找棉布和止血药,我也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血一滴滴的落到我刚剪的窗花上。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能听出,是师父!

  我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已经晚了,他挑开门帘进来,正看见忙手忙脚的弦音和愣愣的我。只一眼,他便皱了眉,走过来伸手夺过弦音手中的药和棉布,开始给我包扎。

  他刚从外面回来,手像冰块一样冷,手上的力道也很大,完全没有给人包扎伤口时该有的小心翼翼。我咬牙忍着疼,心里特别希望还是弦音来给我处理伤口,表面上又不敢多言,只好默默忍着。

  他注意到了我痛的几乎狰狞的表情,轻轻的问了一句,“疼?”

  我下意识的点了头,撞上他的眼神又反应过来,赶紧又摇摇头。

  他不再理我,给布条系了一个随便的结,然后起身道:“回去吧。”

  我觉得那个结丑,就用右手去扯,没想到手一下子被他抓住,然后被拉着出了门。

  弦音追着我们给我披了小斗篷,我被他扯着,也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能乖乖的跟着走。

  回到师父的房中,桌上有一些饭菜,不是道仆从什么时候送来的,没有丝毫热气,好在火炉尚在燃烧,屋中温暖,我解了外套,乖乖的坐着,小心翼翼的问,“师父查案到现在?”

  “早一些,去母亲住处拜年了。”

  屋中安静下来,气氛有一点诡异。平日里没有事情他是不会跟我说话的,可是今天毕竟是过年,也不好一人一本古卷来度夜吧。

  我看着他一半的侧脸遮在阴影里,另一半白皙干净,带着与众不同的清秀出尘,不入凡俗,突然觉得伴着这样一个仙一样的人,就算是他真的永远都寡淡冷漠,永远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似乎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他也褪去了斗篷,坐在我对面,桌上的饭菜还算精致,连饺子都包的小巧,他拨开上面的几个,夹一个到我碗里,“下面还没冷,吃吧。”

  我点头,乖乖的咬着,突然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想家吗?”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初浅的心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