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丞相家的二小姐
慵十一2018-05-26 10:373,270

  毕竟,为了我,他这样的人,居然会在闹市上打伤人,想来也是极不容易。

  我想起安大哥说的不要恨他,想起初浅姐姐帮他解释的那些话,可能只有这些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内心里也与大家一样,会欢喜,会忧愁,会努力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吧。

  这样想着,我突然有些理解父亲会为什么送我来这里。

  以我这样的倔强脾气,离了父母,不知道要做出什么蠢事来,就像今晚,如果只有我自己在,可能会被那壮汉打死。

  只有在初澈这样的本事和脾性的压制下,我才能慢慢长大,只有他,才能封住我退后的路,不用逼我,就可以让我前行。

  明明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人而已,我的师父,如何练就这样的性情呢。

  我想不明白,也不想再去想了,我已经知道,自己跟在他的身边,就是安全的。

  隔一日便到了除夕,师父不喜喧闹,听初浅说,以前每年除夕,家人聚在老夫人那里热热闹闹的,他只是去磕头问安便会回到自己的小院,一个人守岁,老夫人留了他几次也留不住,便随他去了。

  也许,他根本不在乎什么除夕不除夕,每一天于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不过今年不同,有我陪他一起,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心烦,或者,还是一样的不在乎。

  我坐在屋中看书,耳听外面好多人热热闹闹的,好像是来来回回送礼物置办年货的。

  是啊,今天是除夕了,连叫花子都要讨一块肉吃的日子,可能整个京城里只有这个小院寡淡如常,没有丝毫的动静。

  以前过年,我总是家里最开心的,收到那么多礼物,吃到那么多好吃的,还有哥哥和表姐陪我玩,那时的我不知道那样的日子有多好。

  人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连孩子也是如此。

  我听得外面的声音,心里痒痒的,也希望有个人能来我们的小院子里热闹一下。

  正想着,就听得有人吵吵闹闹的进来。我猜,初浅姐姐不敢来,这么懂我所想的人一定是安大哥,果然,入耳便是他带着喜气的声音,“丫头,安大哥来看你了。”

  我欢欢喜喜的跑出去,正看见师父从房间出来,可能是年关将至,他今日竟穿了件暗红色绣纹的长袍,整个人的气息都跟着华贵起来。

  安大哥的面色的如暖阳般灿烂,调笑道:“初公子今日不一样嘛,难道要大婚了?”

  师父扫了他一眼,“除夕给母亲问安,她喜红色。”

  我第一次看见他穿暖色的衣服,觉得他整个人也跟着温和起来了。

  安大哥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小丫头被你师父迷得一不开视线了?”

  我红了脸,转头看他跟班手中拎着的一堆礼物。

  他笑了,“鬼灵精,都是给你的。”

  我疑惑的看着他,“我师父没有礼物吗?”

  他看着我,“你师父?我给他买个木鱼怎么样?”

  我吐吐舌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他接着说:“你来之前,从来没人送礼物进这个院子。”

  想想也是,给师父送礼物,看着他那淡如秋水的眼神,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给神仙供奉贡品一样吧。再说,如他一般没有什么欲望的,也无法讨好的人,送什么他都不会收。

  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结交下他这样一个人的。

  安子亦看看我师父,“有事情跟你说。”

  师父转头对我说,“你去给初浅问个安吧。”我一听差点蹦起来,连声说好,然后撒腿就跑出去了。

  初府的后庭难得热闹,小路上也来来有人提着礼盒路过,我心情很好,对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傻笑。

  还没进院,就听得挽韵阁里有女子的笑声,似乎有人在聊天。

  门口的娆词看见我,笑着施礼,“落姑娘来了,我去通报。”

  我拦住她,“里面有客人吗?”

  她笑了,“是丞相府的二小姐,随丞相夫人同来拜访老夫人的,她与小姐有几面之缘,便来后庭走走。”

  “丞相府的小姐……”我一直听表姐说丞相府的花开的好看,却从不知道丞相府的小姐是什么样子的。

  娆词说:“丞相府有两位小姐,一位公子,落姑娘不知道吗?”

  我当然是知道的,赵丞相家大小姐赵锦琳,早已嫁与惠王爷,二小姐赵锦絮尚未出阁,倒是那位公子赵锦宸,只闻其名,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此看来,里面和初浅说笑的人应该就是二小姐赵锦絮了。

  我朝娆词笑了笑,“有贵客在,那我就回去吧。”

  娆词赶紧说,“落姑娘慢些,我去与小姐通报。”

  “真的不用了,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来问候一声。”

  这时,绣荷雪棉的门帘掀开了,初浅的半张脸从里面露出来,那面庞在暖阁里熏得微红,十分好看。

  她笑道:“我便猜到你今日要来,果然猜中了。”然后她假装嗔怒的看着娆词,“落儿来了也不通报,天寒地冻的就让她在外面跟你说话。”

  娆词赶紧笑着给我赔罪,我把暖手炉递到她手上,“你在外面也不拿个手炉,冻坏了怎么给初浅姐姐绣并蒂芙蓉呢?”

  初浅捏了捏我的脸,“坏丫头,快进来。”

  进了厅房,一股夹着花香的暖流扑上来,初浅的花瓶里竟有盛开的含香,看来她对花的执着也是够深的。

  屋内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孩,看起来和初浅差不多的年岁,穿着桃红烟霞金织锦裙,头戴玲珑藤花镶珠金簪,柳眉凤目,面颊嫣红,看起来极为华贵美丽,晃得我有些睁不开眼。

  她见我进来了,也并没有起身,只露出一个敷衍的笑。

  这让我对她的印象很不好,但我知道她身份尊贵,便轻轻施了一礼,“见过赵小姐。”

  她点了点头,算是还礼,问初浅,“这位是……”

  初浅赶忙说,“看我,见到落儿一高兴就忘了引见,这位是赵丞相家的二小姐,落儿应该是知道了;这位是我二哥的徒弟,易落。”

  赵锦絮听到我是初澈的徒弟,眼前亮了一下,“你是澈哥哥的徒弟?”

  我听得差点笑出声来,澈哥哥!师父居然还会被人这样肉麻的称呼,难道这个赵儿小姐与师父的关系这么不一般吗?看年岁倒是差不了几岁,难道是青梅竹马?不会定了什么娃娃亲吧?

  师父那样一个寡淡的人和这样一个华贵的女孩,怎么看好像都不太般配呀。

  初浅看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帮我圆场道,“是啊,我二哥收她快一年了,这一年,个子都长高了不少呢。”

  赵锦絮的凤目直直的看向我,眼神里面的情绪似乎很多,我唯一能读出来的,就是她好像不喜欢我。

  果然,她说:“澈哥哥竟然还会收徒弟呢,稀奇。”

  初浅回道:“不仅收了当徒弟,我那个哥哥还为了落儿差点变成老妈子,整天照顾的周到着呢。”

  她这样的回答明显是在气赵锦絮,我吓了一跳,虽然这位赵二小姐看起来高傲些,但是看她提起我师父时的眼神,这样刺激她可能不太好吧。

  果然她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提着裙摆走到我们面前。

  近距离的看她,真的很漂亮。

  她比我大几岁,所以个子也比我高,我正巧看见她尖细的下巴对着我,连颌骨都是精致的,她的裙摆带着香粉的味道,呛得我想打喷嚏。

  她拉着初浅,“要不,你陪我去看看澈哥哥吧,我都快两年没见他了。”

  初浅赶紧说,“二小姐折煞我了,他那个地方我可不敢去。你知道的,这么多年,也没几个人能进的了他的院落。

  赵锦絮的狭长的眼睁得圆圆的,看起来有点凶,不是我喜欢的女子的模样。看来我和初浅的性子倒是真的相似,她不喜欢的人,我也不喜欢。

  我和初浅相视一笑,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对赵锦絮说:“赵小姐想见我师父,那就与我一同回去吧。反正我来也没什么事,不如和赵小姐一同回去。”

  赵锦絮犹疑了一下,显然,她是不敢去的。

  气氛有些尴尬,正僵着,外面又传来声音,紧接着安子亦挑开门帘进来。

  他看见我们三个女孩都在厅中间站着,愣了一下,“好热闹啊,你们这是欢迎我呢,不用那么客气,都坐啊,坐坐坐。”

  说完,他习惯性的把我拎起来放在凳子上,我发现他很喜欢拎着我,于是对他翻了个白眼。

  他抓过我的手,把手指搭到我的腕上,“你师父可说了,你身体恢复的不好,小祖宗啊,你倒是给我条活路吧,你再不好起来你师父会打死我的。”

  我发现我师父虽然平时不太管我,却特别惜我的命,恐怕是对我爹的什么承诺。

  于是赶紧跟安大哥说:“我其实没什么事了。”

  他瞪了我一眼,“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得过了咱们二公子那关才算,明白吗?”

  我只好点头,余光扫着初浅和赵锦絮,初浅一直带着端庄的微笑,倒是赵锦絮,花枝招展的脸上挂着复杂的表情。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除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