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不是野孩子
慵十一2018-05-25 20:303,204

  我知道他不喜热闹,环顾四周,恰好街边有一茶楼灯火通明,二楼的茶客并不多,视线也很好,于是便指着那茶楼说:“我自己去看吧,师父在茶楼稍坐。”

  他脱俗的外表在人群中实在是太引人注目,虽然他不会表现什么,但估计能带我走到这里早就已经生厌了。

  果然,他听了我的话,点头同意了。

  把我放到地上,抬手掀起斗篷的帽兜遮面,掩了大半眉目。

  他漆黑的眼睛隐没在阴影里,但我知道他在看着我,赶紧甜甜的笑了一下,“师父放心吧。”

  他似乎从不担心我走丢,想来也是,拼劲全力逃跑都跑不掉,怎么可能在他眼皮底下丢了呢。

  我看着他清瘦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高出半个头,慢慢躲着人群出去,过了一会儿出现在茶楼的二楼上,那悠逸姿容就像是偶尔来查探人间的散仙,淡漠的俯视众生。

  我仰视着他,差点想俯首跪拜,呼一声“上仙”。

  他的目光转向我,我才回过神,赶紧钻进人群去凑热闹。

  我个子小,在大人们腿之间空隙里穿梭反倒方便一些,不一会就挤到了前面。

  里面有一个魁梧的男人正在耍刀。天气如此寒凉,他赤膊穿了一件皮坎肩,下面一条水裤,露着黝黑粗壮的胳膊和胸前上结实的肌肉。

  我见过师父练功,不过招式繁复,速度又太快,以我的目力只能看见刀剑的光来回闪动和飞来飞去的人影。这会儿看见一个壮汉举着一把比我还大的刀,一刀一刀的挥着,不禁也觉得有趣,不禁跟着大家一起雀跃拍手,直呼好看。

  那壮汉会的花样还挺多的,舞完了刀又拿出一个带火的圈子耍了一通,我看得新鲜,开心的直蹦高。

  人群很热闹,叫好声连成一片,我被这样的气氛染着,把之前在师父身边的拘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过了一会,有一个人拿着一个大碗过来,围观的人纷纷掏出铜板丢进去,那人走到我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碗,朝我伸了伸,我看着周围的人,明白他是想要打赏钱,可是我根本就没有钱,自小到大,我就没有用到过钱。

  我愣了一下,对他说:“不好意思,我没有钱。”

  他的样子很市侩,翻了个白眼嘟囔了一句,“谁家的野孩子,看热闹不给钱。”

  可能他只是觉得很普通的一句呛白,卖艺之人挣的就是这份钱,白看的招来人家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他那一句“野孩子”彻底击中了我的心。

  是的,我是野孩子,我的父母家人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我就是一个被人抛弃没人要的野孩子,这样好不容易被冲淡一点的悲伤,突然毫无预兆的在这样热闹开心的时候被人提及,似乎就是五月温暖的艳阳天里兜头一盆冷水,淋得我熄了心中所有欢喜,只剩下冰冷的伤痛。

  我声嘶力竭的对他喊:“我不是野孩子!”

  周围的人被我吓了一跳,热闹的人群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停下来看着我。

  我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眼泪冲散了红灿灿的街景,只剩迷蒙的影子在眼前晃着。那人可能被我吼得莫名其妙,念叨了一句,“挺好看的孩子,怎么是个疯子呢……”

  “我不是野孩子不是野孩子!”我拼尽全力的朝他吼,感觉自己的头都震得生疼,喉咙里也滚烫的。

  那人被我惹急了,伸手扯住我的衣领,想要打我,“小丫头片子,砸大爷的场子是不是!”

  我扯住他的手拼命咬了一口,那人“啊”的一声松开手,我被扔到地上。

  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紧接着被一个力量揽住,我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你不是野孩子,你有我。”

  我听到师父的声音,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使劲抹了眼泪看他,他正俯身看着我,目光依然波澜不惊。

  他抱起我,对那个拿着碗的人说,“她不是野孩子。”

  那人看到这个莫名从空中落下的人,那表情,怕也以为他不是凡间之物。可是非要不知死活的说一句,“不是野孩子也是疯子吧,既然是你家的孩子,也不好好管管,以后别带出来丢人。”

  我听了这话,以为他会觉得厌烦,直接带我走,没想到他反手一掌打在了那壮汉的身上。那身壮如牛的男人竟然被甩出好几步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周围的人都惊住了,这场景十分诡异,他清瘦的身躯,苍白的面孔怎么看也不像个能打倒那壮汉的人,可是他就那么轻轻一掌,似乎连气都没喘,好像他只是轻轻的弹飞了一片叶子,而不是一头牛。

  那人摔得很重,爬起来又摔倒了,挣扎着后退,好像要拼命远离他。

  我当然知道他那一掌可能连一成力道都没用上,因为我在他怀里待得极稳,几乎没有感觉到他在动。想当初我跑了一夜,还不是被他几下子就追上了,真不知道他年纪轻轻,究竟藏了多深的功力,似乎除了吃药和对付我,我就没见过他犯难。

  他没再理那人,抱着我转身离开了,不知道是因为大家都在看着这里,还是都被他的气息震慑住了,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一条路。

  有人偷偷的议论着,“这是什么人啊……”

  “京城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呢,没听说过啊。”

  “是啊,这是人还是神仙啊,看不清脸……”

  他的脸依旧隐在斗篷里,对那些议论充耳不闻,步伐很稳,看不出情绪。

  我在他的怀里轻轻抽泣着,他也不理我,展了斗篷把我遮进去,安安静静的走着。

  过了不知多久,他停下来,把我放在地上,我可能是刚才的嘶吼的时候用力太猛,此时头昏沉沉的,靠在他清瘦结实的肩头,身上搭着暖暖的斗篷,有些眩晕,一路迷迷糊糊的似乎睡了一会。

  此时被放下来,本来就挂着泪的眼惺忪发肿,人有些飘忽。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这里并不是初家那个荒僻无人的小院,而是城外一个河滩。时值冬日,河岸边结了一些冰,而河中间却有一些地方流着清灵灵的水,飘着一些城中女孩子放的花花绿绿的河灯 ,临近年关月亮只剩一个小小的牙儿,这样的色彩在深蓝的水色和浅白的浮冰中间,旖旎绚烂,比小时候看过的烟火更美。

  他轻轻的说,“你再如此,就永远别想出门了。”

  “师父……”

  “若是连旁人一句话都受不了,那就不要见人最好。”

  他垂目看着河中的星星点点的灯火,“人之所以会许愿,便是因为不如意。每个人,都会不如意。”

  我默默的听着,他接着说:“以后出门,还是不要离我身侧,麻烦。”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乖乖点头,“是,师父。”

  他的眉目稍微舒展了一些,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蹲在我面前,“早知道这么麻烦,就应该让你逃了。”

  我听得害怕,下意识的扯住他的袖子,“师父……我以后不会惹你生气了。”

  他清清淡淡的看着我,眼神干净的一尘不染,我读不出任何情绪,这让我更紧张了。我突然意识到了师父为什么会这么可怕,就是因为没人懂他在想什么。

  但凡只要是人,有举动的时候都会有情绪,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所以无论是开心或是愤怒都能让对方有所准备,而我的师父,很少暴露出自己的感情,他就那么看着你,你却无法去猜他的心思,这样一个人,若是同伴还好,一旦与他敌对,那便是可怕至极的深渊。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他,谁又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呢?

  我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生怕他一生气就不要我了。

  想来也是可笑,不久之前拼命想逃离的人,此时竟是我生命中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也许,他也会觉得我可笑吧。

  他不再说什么,抱起我腾身而起,没过多久,便落在小院里。

  这样热闹的日子,这院中却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未着彩饰,未挂红灯,连一个福禄窗花都没有,静谧漆黑,可能唯一的变化就是我的房间里多了那么多吃的。

  他漫不经心的把我扔下来,说道:“落儿长大了,该自己把轻功练好,师父抱不动了。”

  我不知道这句话可不可以理解为他在与我说笑话,一个轻轻一掌就能打飞壮汉的人,说自己抱不动一个小孩。

  不过我只能老老实实的说:“是,师父。”

  他点了点头,不再理我,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我也摸回自己的小屋,点上烛火,对着黑漆漆的院子发呆。

  今天经历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先是知道了家人可能真的回不来了,又被人叫了野孩子,这样反复的折腾下来,我好像突然平静了很多。

  师父说我长大了,可能是在暗示我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性了吧。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丞相家的二小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