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思亲
慵十一2018-05-25 14:493,198

  我想知道他为何会如此,但是他不可能告诉我,安大哥应该也不会告诉我,我只得压着好奇。

  毕竟,我对他的好奇太多了,不在乎这一个。

  我不知道他同意医病是不是真的为了我,但是他对我的冷漠倒是真真的。

  除了每日晨起的茶能让他与我说上两句话,其余的交集就是他抽出一本书给我,不管我能不能读懂都不再理会了。

  饮食不是出自同一个地方,大部分时间是错开的,他也不和我同食。

  想着习武之时总能有些交流了吧,奈何我练的都是基本功,一个马步扎上几炷香,他根本不需要管我。

  有时半夜醒来,发现他正躺在我身边,闭眼安睡。

  我不敢惊扰,却忍不住细细的瞧上许久,他的轮廓如最细致的工匠打造过一样,每一丝都生的恰到好处,若不是额角上隐隐的疤痕,我都会怀疑他是不是一块修炼成人形的汉白玉。

  他偶尔起兴在院中抚琴,这时我若走近,他不会赶我,于是我每日都盼着他抚琴,每次曲终,给他递一杯茶,怕是我在他身边最美好的时候了。

  日子就这样淡而无味的过着,我内心所有的顽劣都开始暗暗滋生,每天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出去玩。

  然而每次看那不染纤尘的男人,又只得沉下心来熬着,一日一日,挨得我恨不得对着院中的石凳喊上几声。

  一个多月之后,院中多了一处简单的小阁,便是我的居所了。我抱着初浅姐姐送的衣物被褥搬了进去,这屋子几乎和师父的一样简单,除了一些生活必备的东西,再无其他。

  夜色翩然而至,房间虽然不大,我小小的一个人坐在里面,也觉得很空,有些害怕,不禁想家了。

  父亲送我来此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消息,。

  我越想越觉得想家,忍不住开始流眼泪。

  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师父站在门口,月光下他的白衣皎洁流华,不似凡间之辈。

  他走过来,坐到我身边,我哭的泪眼朦胧,使劲揉着眼看他。

  他的目光依旧干净无尘,我听见他的声音说,“今日的书读完了吗?”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难道不是应该问问我为什么哭吗?

  我赌气鼓着腮帮子不说话,他伸出修长了手指轻轻拭了一下我的泪,我更委屈了,抽泣着说我想爹娘了,他沉默了片刻,说:“睡吧。”

  说完起身欲走,我扯住他的袖子,“师父,我想回家看我爹娘……”

  我哭的涕泪横流,那样子一定很丑。

  他没有回头看我,也没有任何回应,轻轻甩开我的手,出门去了。

  我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背影,想起安大哥对我说不要恨你师父。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了,因为师父真的太过无情,太过冷漠,太容易被人恨了。

  我数着他这么久以来跟我讲过的话,数来数去也就是寥寥几句,我想着家中脾气温善总是被我欺负的教书先生,想着父母亲的宠溺,哥哥的疼爱,还有那个总是和我吵架但隔三差五又跑来找我玩的表姐,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他们了,每天就面对着一本一本艰涩难懂的书,一支一支好像永远也燃不到头的香,还有那个沉静的像一汪死水的师父。

  透着被泪水遮的恍惚的视线,看着外面的月亮,我疯狂的想回家。

  那种对家的渴望好像是这一个多月郁积压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了,我不要在这里装乖巧,不要读那些莫名其妙的破文章,不要再忍受这个比我家门童阿呆还无聊的师父了。

  我要回家!对,趁着月黑风高,偷偷溜走!

  我一直偷偷扒着窗沿看着,直瞧着他的房间暗了,然后偷偷推开房门轻手轻脚的出来。

  小院的门是关着的,开门的转轴声定会吵醒他,还是翻墙比较好。

  靠墙便是一棵玉兰树,不知道这家伙生长了多少年,粗壮的厉害,院中的花数它开得好。

  我虽没学到什么本事,一个多月的马步扎下来,脚下倒是也稳了几分,没费什么力气就爬了上去。

  我正攀着树枝想要蹭到墙头上,冷不防一只清瘦的胳膊将我拦腰抱住,紧接着,我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扯了下来。

  我的心绪都系在那墙头上,正紧张着,冷不防被这么一扯,下意识的尖叫一声。

  那扯我之人似乎被我的尖叫吵到了,松开了手,下一瞬,我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摔得我一声闷哼,感觉五脏六腑挤到了一起,晚饭都快吐出来了。

  我在半空中就意识到是谁在拦我,那清瘦冷硬的手臂我印象太深了,一个多月前,我就是被那只手臂像一颗白菜一样拎到这个小院里的。

  我趴在地上疼的动不了,鼻腔辣辣的,好像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我听到那个平静的声音在说话,但是耳朵嗡嗡作响,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迷迷糊糊的好像被人抱了起来,那怀抱结实却清冷。

  睁眼时看到了安子亦大哥,他正靠在我的床边抱着肩打盹。

  我轻轻坐起来,拍扰了安大哥。

  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布置远比师父和我的房间精巧华美的多。房间的摆设很精巧,大部分都是古玩,墙上的字画也装裱华贵,竟有些像我父亲的房间,难道我被送回家了吗?

  我猛地跳下床,不管浑身的疼痛,趿拉着鞋就往外跑,兴奋的喊着“爹!娘!”开门一头撞上了门口伫立之人。

  我揉着撞疼的前额抬头看,竟是师父。

  他逆着光负手而立,垂眸看我,我能看到他的睫毛在光线中闪着金蝶振翅般的剪影,他轻道一句,“别乱跑。”

  我不知他指的是现在还是昨晚,睿智如他,自然知道我昨夜翻墙想干嘛,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反思一下自己的徒弟大半夜想逃走是因为他这个做师父的太不称职了。

  我正傻呆呆的看着他,突然被人从背后提溜起来,抱回床上。

  紧接着是安大哥的声音,“小姑奶奶,你踏踏实实的歇着,别乱动行不行,一不留神怎么就跑出去了呢。”

  他的表情有些紧张,回头看着门口的师父,“初澈,我这就是一不留神,你放心,跑不了。”

  后者没什么表情,转身走了。

  安子亦看着他走远了,才回过神来,掐了一把我的脸,“你是不是找死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没把你摔傻呢?”

  “我想回家……我师父不理我……”我想着爹娘,鼻子又发酸。“安大哥,这是哪里,我爹娘怎么不来看我呢?”

  他放缓了语气,“这是我家,你师父昨天连夜把你抱过来的,你当时满脸都是血,我还以为他虐待你了。”

  我暗想师父还知道救我呢,不知道有没有趁着我昏迷的时候打我几下出出气。

  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重点,我想知道我为什么受伤了还不能回家,我爹只是送我来拜师求学,又不是把我卖给初家了。

  我没有得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就继续直勾勾的盯着他,他无奈,只好说:“我也不知道你家人为什么不来看你,反正你师父说了,让我好好照顾你,等你好了他就带你回去。”

  我听得苦闷,一定是师父怕我回去跟父亲告他的状,所以不敢告诉我的家人我受伤了!想来我写给爹娘的信他也一定没有送出去,就是怕我说他的坏话。

  哼,一定是这样!

  安大哥看出我在胡思乱想,赶紧跟我说,“小祖宗,你想回家,想去哪,都行,但是在我这你别折腾好不好?我得把你完完整整的交给你师父,你要是在我这跑了,你安大哥我就死定了。”

  我鼓着腮帮子不理他,他居然开始拉着我的手撒娇,“你行行好吧,安大哥保证用不了几天你就能活蹦乱跳的,到时候有什么不满的,要打要杀你都去找初澈,好不好?你就放过我吧,你看在我对你这么好的份上……”

  他叽叽咕咕的讲个不停,样子很好笑,不知道我师父跟他说了什么,把他吓成这样子。

  我只得点头答应着。

  他如释重负,“丫头,只要你乖乖的,你要什么,安大哥都给你买,好不好?”

  “我想要我爹娘……”

  他叹了口气,“你师父说了,你只能在我这里。”

  我心里委屈,又开始流眼泪。

  他无奈,似乎心软了,“那你告诉我你爹娘是谁,我偷偷给你捎信过去……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师父。”

  我听了欣喜万分,“我爹是京……”刚一开口,突然想起师父对我说过的话,“以后在我身边,不得与任何人提及你的过去……”

  我想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京……经常和我说要听师父的话,所以……”

  安大哥被我奇怪的转变搞愣了,他顿了顿,“那你不找爹娘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 只诊病,不治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