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只诊病,不治病
慵十一2018-05-25 15:493,272

  我摇摇头,他如获大赦一般,“那你就安安心心在我这养伤。”

  于他而言,可能只觉得小孩子情绪无常,并没有多想。

  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想着逃还是要逃的,只是不能再安大哥这里逃走,他对我一直那么好,我不能连累他。

  在安大哥家里的几日,他简直成了贴身老妈子,每天端茶倒水的伺候着,连吃药都会给我准备冰糖山楂,栗子糕之类的甜食哄着,晚上会还派两个丫鬟来陪着我睡,甚至得空会给我讲师父小时候做的傻事逗我开心。

  我一点点的听他讲起师父的事情,才知道这清冷彻骨的初家二少爷,也是并不是从小如此老气横秋。虽自幼头脑就胜过其他的孩子,但也有正常孩童的活泼好动,只是十岁时外出游学,五年之后归来,不知经历了什么,变得如此沉闷冷漠,伤痕累累。

  这其中的故事,安大哥自是知道一些,但是他不多告诉我,我也不能问。

  我很想知道他这五年经历了什么,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一个本该英姿勃发的男孩子变得如此淡然。

  他经历的也许是打击,也许是伤痛,也许是教化。只是他的变化太大,太不一般,让我对他的好奇又生出的许多。

  不知道我若是留在他身边五年,会不会也如他一般变得沉静如水,波澜不惊……

  孩子尚且身轻质软,因此我摔得那一下并没有什么大伤,只是几处青肿外伤,不过我倒是抓住了这安逸享乐的好机会,尽情的休息着。

  这日我正在他家漂亮的花亭里吃着蜜饯,边吹着初夏温柔的风边听着安大哥又说起的儿时的师父,倒真想看看他那时候的样子,想来曾经也是个明暖的男孩子吧。

  安大哥见我听得入神,来了兴致,“我跟你说啊,你师父小的时候有一次……”

  我看他眼睛发亮,想是极有趣的事情,也跟着兴致盎然起来。

  可惜他刚开口便停住了,表情尴尬的看着我的身后。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身后是谁,果然,清冷的声音响起来,“易落,跟我回去。”

  我求助的看着安大哥,他站起来拦在我面前,“初澈,她还没好利索呢……”

  师父没理他,径直走过来,在他面前,安子亦对我的一点保护如同虚设,他走过来,安子亦的手就收起来了,根本不用他有任何举动。

  师父伸长手臂握住我的手腕,竟是在试探我的脉息,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竟然也会看病。

  我询问的望向安子亦,安子亦龇了一下牙,“你师父只诊病,不治病。”

  师父波澜不惊的扫了一眼安子亦,后者不再做声,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他拉起我的胳膊,“回去。”

  他的手依然白皙清瘦骨节分明,没有丝毫的温度,我被他拉了个踉跄,回头看着安子亦,他正挂着无奈的笑看着我,嘴巴轻轻的动着,却没有发出声音,我读出他说的是“别恨他”。

  我咬咬牙,回去就回去,就算回到初府,我也一定会逃出去,找我爹,说你欺负我,根本不好好教我读书,让他来找你算账。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孤高冷傲到几时。

  他始终未做声,甚至目光都没有看向我。

  我一路上都是鼓着气,任凭他把我塞进马车,又拎回小院。

  然而一踏进院门,我就怂了,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没了安大哥的庇护,师父会不会打死我,初浅姐姐也不知道来串个门,剩下我孤零零的跟这潭死水,不淹死我才怪。

  他带我进他的房间,我傻愣愣的站着,看他在我对面坐下,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跪下认错。

  想想,似乎自从我认了这个师父,还从来没有给他行过跪拜大礼,他也从未在意过礼数,只要我不烦他,怎样都好。可是我搞不懂,既然如此喜欢安静,他干嘛要收我为徒,又干嘛不让我回家呢,我不在不是更清净吗?

  他平静的坐在那里,眼睛并不看我,“想回家?”

  我决定豁出去了,大声答道,“是。”

  他沉静的面目有了一丝波动,懒懒的挑了一下眉,“休想。”

  我被他噎的说不出话,真是搞不懂这个师父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明明根本不想理我,却偏偏要把我圈在这小院里。难道像传言中吃人的妖兽一样,要把小孩子抓住关起来,等养胖一些就吃掉吗?

  我觉得脊背发凉,再想说什么,看着他的眼睛,却怎么也提不起勇气了,那漂亮的脸,却怎么也无法和吃人的妖兽联系在一起,只是觉得这师父太过古怪,心中暗暗盘算着如何能逃出去。

  他不再多言,随手一本书丢给我,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书案后。

  这就没事了?没打我,也没骂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我心里窃喜,冷不防书案后飘来他的声音,“你该安分些,下不为例。”

  我弱弱的哦了一声,这句话怕是他的警告吧。

  依着他的性子,也不会说出什么太狠的来,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听着并不吓人,让我安分些,我偏不!

  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他这种惜字如金之人说出下不为例这四个字绝对不是虚的。

  在我第二次逃走失败之后,被他关回房间里直饿的两腿发软才重见天日,第三次被他拎回来直接丢到了后花园的金鱼池里。

  再后来逃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也记不清他是如何惩戒我的,反正每次都是逃不了几步就被抓回来收拾的半死不活,幸好初浅姐姐一直偷偷接济我,不然,我怕是真被那狠心的师父罚的饿死冻死了。

  安大哥倒是来我们的小院勤了,因为不但要定期给师父诊脉,还要时不时给鼻青脸肿的我带一些药。

  可越是这样,反倒我骨子里的顽劣和斗志统统都被激发了出来,甚至逃了几次之后发现自己的轻功突飞猛进。

  我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逃跑的样子。

  精心策划了好几天,好不容易趁夜色逃了,天一亮,我还是被他抓住了。

  借着晨起的薄雾和林间的早霞,虽然那面目冷淡无比,虽然我心中躲闪,却仍是看的痴了。

  以我那时读的寥寥几卷诗书,是无论如何也描绘不了他的容貌的。

  我眉目扭曲的看着他,他伸手拉我,目光比林中的晨光更清澈平淡。

  我有的时候会想,难道他没有喜怒哀乐吗,难道他就不需要用一些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吗?

  明显,答案是没有,不需要。

  我闪躲着他的手,但是没用,我的本事,无论如何是躲不开他的。

  自打我开始逃跑,虽然一直惨不忍睹,但是从未流过泪,一直咬牙撑着,这次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的手拉住我,我就开始哭,哭的叫一个伤心,惊飞了晨间许多贪睡的鸟。

  他最厌吵闹,我一哭闹起来,他便立刻放了手,站在我面前,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止不住的伤心,反正眼泪出来了便收不住,也不管他会如何处置我,先放肆的哭一场再说。

  不知哭了多久,他一直未动,就在我面前站着,我的眼泪鼻涕都糊在脸上,估计脏死了。到后来我实在哭得累,自己慢慢的安静下来,眼睛肿得睁不开,努力瞪了一条缝,看到他竟在注视着我。

  难不成他一直盯着我哭吗?

  我有些慌。

  他见我消停了,蹲下身来看着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哭的出现幻觉了,竟觉出他眼神中有意思温柔,他轻轻的说:“我不会放你走的。”

  我听不出他的言语中的情绪,只觉得这句声音很轻的话在我耳朵里却像炸雷一样轰鸣,我知道他这句话给我今后的日子判了死刑,我可能真的要永远都和这个无聊的家伙困在那个小院里了……

  过了一会,他见我没什么反应,出乎意料的没有拎着我的衣襟,而是伸手的把我抱起来,轻踏几步,就像一只雨中的燕子,风中的雪花一样身姿轻盈,踏上树枝梢头,凌步轻波。

  没等我强睁着眼睛看清飞快掠过的景物,他已轻轻落回小院,如院中翩翩摇落的琼花般轻巧,没有卷起一丝烟尘。

  他放下我,甩下一句“去洗洗,脏”,便进屋了。

  我站在院中,惊异这次并未受到任何惩戒,难不成他怕小孩子哭吗?只要一哭,他就不会惩罚我了?

  洗了脸,把安大哥给我的消肿药囊敷在眼睛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

  缓了缓,赶紧把师父昨日丢给我的书读完。

  我读了这么多本书,他只查问过两次,却都问得精要之处,估计我若是答不上来,又不知会受什么罚了。还好我连蒙带猜的慢慢都读通了,他也并非完全不理会,偶尔与我相授,竟如读心识魄一般,讲的都是我反复研读还是不解的地方。

  我暗念他的神奇,却无论如何也受不了他的冷漠,一边翻着书,一边仍想着要逃。

  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这些日子用尽了办法,基本上除了劫持初浅,所有的招数我都用尽了。

  初浅……对啊,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继续阅读:第七章 告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