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告状
慵十一2018-05-25 16:013,115

  初浅一直对我那么好,我当然不能劫持她,但是我如果让她偷偷帮我送一封信出去,我师父应该不会知道的。

  可是他不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我应该怎么样才能保证我爹收到我信,还能让初浅看不出我的身份呢?

  我想了许久,最后想到一条自己觉得十分完美的妙计:告状。

  我连夜写了一纸诉状,向京鼎官季大人,申诉一个小女子在初家二公子的身边求学之苦,洋洋洒洒竟写了好几页,用尽了我学过的所有夸张的辞藻,写我对这个冷漠无情的师父的深恶痛绝,和我悲苦无助的生活。

  我想,我爹看到初家二公子的徒弟,自然就知道是我了。就算是旁人看到了,最多只会觉得这个孩子被师父逼急了,走投无路才想要告师父的状,不会与我的身份有什么关系。

  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把写好的状纸叠好,塞进最里面的一层衣服。

  苦等了三天,终于得着师父一日心情不错,便提出我想去找初浅姐姐。

  他扫了我一眼,也没多言,点头应了。

  我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狂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出门,拐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就开始猛跑,还提心吊胆的怕他反悔追来。

  我一口气跑到挽韵阁前,蹲在紫藤花架前大口喘气。

  时值秋日,紫藤早就谢了,初浅在院中又种了大朵大朵的菊花,这曾为无数诗人把酒吟醉过的花让雅致的院落在萧瑟秋风中也看起来生机盎然,像它的主人一样,无论何时,都是明媚好看的。

  秋日的花架不似夏天茂密,娆词在院中浇花,透过疏漏的叶子看到我,于是向楼上轻声唤着,“小姐,易落姑娘来了。”边说着边放下手中的花洒出来迎我。

  我赶紧稳住气息,生怕我这没形象的样子扰了初浅院中的嫣然巧静。

  走进屋,初浅正下楼,她穿着月白苎罗衫,走路飘飘袅袅,摇曳生姿,我的眼不错珠的望着她,这女子,真是生得一副连孩子都羡艳的俏模样。

  她笑着来拉我的手,“你师父竟放你出来,真是不易。”

  我缓了缓气息,“我等了好几天等的他心情不错,有了心思理我,才敢求着出来一次。”

  她的眼角还挂着笑,“你倒是能看出他的心情了,看来这徒弟做的合格了。”

  我心里揣着事,没心思和她闲谈,状纸就藏在贴近心脏的内襟,我甚至感觉那一叠薄纸和我的心在一起狂跳,于是靠近了悄悄问她,“初浅姐姐,你可愿帮我个忙吗?”

  她看我的表情,使了眼色让弦音、娆词退去,把我拉到里间,轻声说:“你若是还想逃,我可帮不了你了,你师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虽不理会我,但我也不敢惹他。”

  我还未来得及解释,她又说,“落儿,其实你跟着我二哥虽然清苦无味,但是他是真有本事的人,当时他说要收一个女娃娃做徒弟,我都不敢相信,因为从没有谁家的孩子能入得了他的眼。我不知道他和你有什么渊源,但是他愿意收你,还三番五次阻你离开,那就是认定了你。我想你爹娘送你来此,一定也是深思熟虑。你听我一句劝,就安安心心的留在这儿,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冷漠……”

  她顿了顿,“他只是太深邃,深邃得可容万象,我们觉得不得了的事情,在他眼里太过微茫渺小,所以他才会那么平静。”

  我听着她为师父说了那么多好话,心里暗暗嘀咕:师父那么古怪的人,怎么就有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妹妹呢?

  虽然她说的颇有几分道理,但是我真得很想念爹娘,我来此半年了,从未收到家里的任何消息。

  我连忙说,“我不是要逃走……我……”

  她只听得前半句,便一副放下心来的表情,今日不知怎么如此健谈,又接着说,“不逃走就好,现在京城里也不太平,自从季大人失踪之后,京城就不如从前的安稳了。”

  我听了心里一惊,“季大人?哪个季大人?”

  她不知道我是季行辕的女儿,看着我突然变化的表情有些奇怪,犹豫着说,“京鼎官季行辕大人啊,你也知道他吗?听我大哥说,季大人真是个好官呢,只是不知为何,半年前,季家人全部都失踪了,连亲眷都找不到,查了这么久都查不到任何消息,搞得人心惶惶呢……”

  她接下来的话我已经听不清楚了,只觉得头脑乱作一团,半年前……就失踪了!

  那就是说……我来这里之后,我的家人就都失踪了……

  我爹一定是预感到了什么,才把我送到这里隐姓埋名,难怪他连家传的玉佩都收走了,难怪我的信收不到任何回音,原来,我一直心心念念想着的家人,早就已经失踪了!

  我木呆呆的站在那,感觉全世界都在离我而去,自己就是这秋日枝头残悬的枯叶,用不了多久,也会和我的家人一样,吹入尘泥。

  我突然想起师父,他答应收我为徒,为我更名换姓隐去过往,阻拦我回家,一定是知道什么。

  对,他一定知道我爹的事情!

  我顾不上许多,转身往外跑,我要去问他究竟知道些什么,我的家人到哪里去了。

  我跌跌撞撞的往外跑,也听不清初浅在背后喊着什么,第一次那么迫切的想要回到小院,想要见到那个沉静如死水的男人。

  我跑得太急,拐角没看前方的路,硬生生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直接坐在地上,鼻血都流出来了。

  我抬头看时,发觉这个人我见过,是师父的大哥初清。初府老夫人寿宴,我曾随师父去拜寿,有过几面之缘,平日里他很少来后庭,不知今日怎么被我撞上了。

  他也被我撞了个趔趄,低呼一声“冒失”。我心中实在焦急,不等他责怪,自己爬起来,用袖子蹭了蹭鼻血,喊了一声,“大少爷对不起”,便继续往回跑了。

  秋凉,小院比春日的葱茏要萧瑟很多,落叶飘萧,他坐在石凳上翻阅着发黄的书卷,认真的眉目仍带着少年的稚气,却不曾有少年该有的阳光。

  我一口气冲进去,他虽未抬头,却微蹙了眉,目光似带了不满。

  我顾不了许多,直接跑到他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师父!”

  他见我举止异样,便放下书问,“何事?”

  “我的家人……真的失踪了吗?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跑的太急,心里还压着这么大的一件事,感觉自己小小的身体马上就要炸开了。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我不相信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依然能波澜不惊。

  他微微闭了一下眼,似乎在想什么,然后看看我,目光竟莫名的有些我读不太懂的感情,我一下子就傻了,他这样的表情,似乎印证了我的猜想!

  我腿一软,刚才憋住的气力一下子散光了,他伸手拎住我的胳膊,把我放在身侧的另一个石凳上,我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自己刚才只是错觉,希望他突然浅笑一下说“别胡思乱想,你家人很好,他们很快就会来看你了”,希望下一刻,我的父亲突然跨入小院的门,对我说:“柒月,跟爹回家。”

  可是,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个字,“对。”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字可以有这么大的力量,大到一下把我从石凳上掀下去了。

  我一点都不觉得疼。

  他说对,也就是说,我家人真的失踪了……我的父母,我的哥哥,连同季家所有的亲眷都不见了。

  而他,早就知道,却隐瞒我至今吗?

  我拼命爬起来,他过来扶我,我残留着最后一丝幻想,不死心的问他:“什么对?”

  他把我从地上提起来,抱在自己怀里,“你来我这里之后不久,季家上下全部失踪。”

  “那……那官府应该去查去找啊,我爹很厉害的,他应该会留下线索。”

  他看了我一眼,仿佛有点怜悯,“没有线索,好像人间蒸发。”

  我觉得天地似乎颠倒了一下,已经瘫软了,眼泪夺眶而出,“师父……你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轻轻的说,“你还小……”,那余音里的惆怅和他的声音一样清冷,和我的泪水一起飘在这个荒僻的小院里。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是我的家人一夜之间全部都失踪了,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家人,他们究竟在哪里,是突然离开去了某个地方,还是已经被人害死了?如果父母真的死了,我这个做女儿的竟然连拜祭都未曾有过……

  我心口憋闷,嗓子一阵腥甜涌上来,一口血吐出来,落叶交织的地上,染红了满地黄绿的剪影,也染红了他半边纯白的袖口。

继续阅读:第八章 留在我身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