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魂不守舍
北棠墨2018-06-30 08:393,680

  苏悦暂时答应做林文彦搭档,在迎新晚会上帮忙主持,不过她心底还是更希望能不去。

  周洋凑热闹道:“要不要我去助阵跳段街舞?”

  林文彦看着他:“欢迎之至。”

  周洋就很得意地看向苏悦:“苏悦,咱俩一起呗,你拿着那个小机器人,咱们再合作一段新舞蹈?”

  苏悦看了一眼低着头盯着盘子的贺展飞,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不了,我可不想再在校园网站上出一次风头。”

  其实是她不想让有着贺展翼象征的小机器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娱乐性质的表演。

  贺展飞眼睫微动,但仍旧低着头,好像盘子里的菜比花还好看。

  午饭在大家的闲聊中结束,大家一起乘电梯回了房间——现在还不到两点,他们打算睡个一小时再说。

  苏悦不困,也没心情睡觉,就把黄鹂发到他们旅游小群的照片保存到自己手机,又自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跟黄鹂拍了张合照,背景是酒店的房间,然后把这些都稍微加工一下,发到朋友圈里凑了个九宫格。

  五分钟后,旅游团的七个人都给她点了赞。除了贺展飞。

  苏先生和邓女士也给她点了赞。邓女士还留言给她:我家宝宝真是太可爱了!木马~

  她就顺势跑去邓女士的朋友圈看了眼,邓女士已经去了S省做签绘准备,发的照片是签绘签名的一大堆明信片。苏悦也暗搓搓点了个赞。

  下午去骑马吧,骑马好歹能发点帅照,平衡下没去游轮的遗憾,不然过两天邓女士的朋友圈该都是游轮美照了。

  苏悦倒在床上玩了会手机,黄鹂敷上了面膜,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竟也睡了过去。

  苏悦难得午睡的时候做梦,梦见高中的时候,贺展翼坐在她旁边,拿笔在她胳膊上画乌龟,然后偷偷地笑,结果被老师抓到,让他去讲台做题,贺展翼那么聪明,题当然做对了,还用了不同的解法,老师只得放他回来。他回来后趁老师不注意,接着在她胳膊上给小乌龟添上尾巴……

  三点多的时候,苏悦被门铃声惊醒,她起身去开门,外面是周洋。

  他笑嘻嘻问苏悦:“待会儿骑马,去不去?”

  “去。”苏悦醒神了,“等我洗把脸,马上出来。”

  里头黄鹂也醒了,坐起身来:“周洋?让他进来啊。”

  “那你进来吧。”苏悦让开门,周洋进来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你们睡得还挺沉的。”

  “你们没睡?”苏悦问,然后进了洗手间洗脸。

  周洋说:“我没睡,旭哥也没睡,还有两个学长,我们去打台球了。”

  “打到现在?”

  “对啊,要不是……”周洋顿了顿,“要不是闹钟提醒三点了,差点都不想去马场了。”

  其实是贺展飞给他打电话提醒他的。

  “都谁去马场啊?”

  “我、韩哥、林学长、晏秋、苏悦。”周洋问黄鹂,“你去不去?”

  “我又想去又不想去……”黄鹂倒回床上,“爬长城好累啊。”

  “你不想拍照了吗?骑马装的照片。”

  “啊,想!”黄鹂又坐起来,“好,那就去!”她下床,准备洗漱。

  苏悦正好洗完脸出来,开始涂抹防晒,顺便问:“闫明旭不去吗?”

  “嗯,他说他打台球。”

  “谁跟他打?”苏悦好奇,去骑马的人不少呢!

  “红鸢妹子。”

  “哦。我还以为红鸢一定会去骑马呢。”

  “为什么?”

  “取材啊。”

  “可能她取过骑马的材了吧。”

  “也对。”苏悦挥舞了一下防晒喷雾,问周洋,“你喷不喷?”

  周洋兴致勃勃站起来:“好啊,也给我来点儿。”

  苏悦就晃了晃瓶子,然后对着他的脖颈和胳膊喷了喷,周洋又伸出腿。

  苏悦朝他露出来的腿上喷了喷:“臭美吧你就,还穿七分裤。”

  “这叫时尚。”周洋学苏悦的样子在身上的喷雾处拍了拍。

  苏悦又给他挤了一点防晒霜,涂脸。

  “马场远吗?”

  “不远,开车一会儿就到。”

  提到开车,两人突然沉默了。

  周洋拍脸的动作突然有点大,发出很响的声音,把苏悦吓了一跳:“人超了!一辆车不够!”

  他正犹豫要不要给贺展飞打电话,让他把他们送过去,苏悦说:“要么我们打车过去也行。”

  “行。”等黄鹂也洗漱完毕,涂好防晒,他们三个去一楼大厅集合,准备分两批打车去马场。

  但刚到大厅,就见贺展飞也在,他坐在大厅休息处的沙发上,看见他们,站了起来。

  周洋跑过去:“表哥,你又改主意了?”

  “我送你们过去。”贺展飞目光扫过苏悦,一触即回。

  他又看向林文彦,林文彦会意,两人一起去停车场取车。

  将人送到马场后,贺展飞也没离开,而是缀在他们身后,远远观看。

  苏悦是第一个换上骑马装后出来的人,她自己伸长胳膊也只能拍半身,不由叹了口气。

  贺展飞看出她想拍照,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去帮她拍的时候,林文彦也换好骑马装出来了,他很自然地走到苏悦镜头里,做出拍照的姿势:“要发朋友圈吗?”

  “嗯,给老苏和老邓看看。”苏悦跟林文彦拍了两张,林文彦退开一步,“手机给我,我帮你拍个全身照。待会儿在马上的飒爽英姿也交给我来拍。”

  “好,那就谢了。”苏悦把手机递给他,余光不由自主地扫过远处的贺展飞。

  贺展飞正在盯着他们两个,察觉到苏悦看过来,飞快地扭过了头。

  苏悦忍不住蹙了蹙眉。

  双胞胎的基因真的是太神奇了,如果贺展飞不戴眼镜,不说话,只是那样站在那里看着她,她肯定会以为是贺展翼!

  可他毕竟不是贺展翼。

  林文彦看苏悦情绪突然低落,他拍了拍苏悦的背:“别胡思乱想了,有机会的话,去他墓前祭拜一下。”

  “……嗯。”苏悦收回目光,心想,她的确是该找个时间好好跟贺展飞聊一聊。

  或者……找周洋也行。

  无论如何,她都想知道贺展翼究竟出了什么意外……

  不多时,周洋等人也都换好骑马装出来了。

  马场的人带他们先去马棚挑马,然后教他们跟马培养感情,最后才每人牵了一匹马出来,开始试骑。

  苏悦和周洋是最先成功的,他们两个都是喜欢运动的人,苏悦又经常跟着邓女士出去游玩,而周洋身为一个街舞爱好者,身体协调自然很厉害,两人骑着马在马场跑了一圈,很快掌握了要领。旁边跟着的工作人员看他们熟练了就退到场外,将马场留给了他们。

  贺展飞在远处围观了一会儿,转身回到了车上,默默等待。

  他靠在椅背上,闭起了眼睛。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弟弟贺展翼的面容。

  说起来,他对于自己人格分裂出贺展翼一事,其实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而且,在贺展翼的人格掌控身体后发生的事,他原本是不知道的。

  在回国之前,他分裂出贺展翼人格发生的事,是贺鸿儒跟他说的。后来,他给贺展翼人格在手机备忘录留言,希望“自己”能够每天记录发生了什么。开始当然没那么顺利,因为贺展飞的人格在最初的时候十分自暴自弃,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出来掌控身体。

  一年多以前,贺展飞人格醒来后,突然发现自己到了陌生的城市,而且自己正置身喧闹的赛场。周围全是兴奋的观众,台上解说员正在回味上一场的暴力机器人比赛过程。

  贺展飞瞪大眼睛,这种场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自从弟弟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机器人相关的东西,但没想到此刻突然清醒,竟然见到如此令人震撼的画面,他一时之间无法反应过来。所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苏悦拽到了后台。

  “飞越的调试怎么样了?马上到我们了。”苏悦问他。

  贺展飞怔愣着没说话,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拿着一个小机器人。

  他手一抖,小机器人脱手,摔向地面。还好苏悦手疾眼快,将小机器人接住了。

  “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调试不成功?”苏悦一边说一边把小机器人放在地上打开试了一下,发现没问题,不由仰头看向贺展飞,“展翼?没事吧?”

  贺展飞浑身一颤,挣开她的手,后退两步,剧烈喘息着。

  展翼?为什么这女孩对他叫展翼?

  哦,对了,他本来是跟着父亲回国养病的,突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看来是展翼人格出现,带着他的身体来到了这里……

  贺展飞不想让别人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也不想在这里多留哪怕一秒钟,于是强撑着纷乱的意识,面无表情地对苏悦说:“我们退出比赛吧……”

  说完就要走,苏悦正在收飞越小机器人,听这句话又看他转身,飞快伸出一只手拉住他:“你抽什么疯?”

  贺展飞不习惯跟人接触,他被苏悦拉住,本能地甩开了苏悦的手,苏悦这回没拿住飞越,飞越摔在了地上。

  苏悦紧张地捡起飞越,人也有点生气了,她拦在贺展飞面前:“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来的时候就迟到了,然后飞越的调试没做好,上场比赛差点就输了……不是你说一定没问题的吗?”

  “我说退赛,不比了,要比你自己去比。”贺展飞再次冷漠说道。

  苏悦气呼呼地盯着他:“是你鼓励我走到今天,好不容易决赛了,你却跟我说不比了?!”

  贺展飞深吸一口气:“冠军就那么重要吗?”

  如果当年他跟展翼没有执着于冠军,那么……意外也不会发生,展翼也不会死……

  如果……是个多么美好又空洞的词啊……

  手机一连串的消息提示音突然将陷入沉思的贺展飞惊醒,他猛地直起身来,待看清楚自己身处何地才松了口气。

  正要抓过手机看消息,开着的车窗外远远飘来一句模糊的话:“……摔伤了……快……小心点儿……”

  贺展飞没有听清,但心中一紧,他快速推开车门,跑向马场的骑马场地。

继续阅读:第018章 别哭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闹,接受我的治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