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别哭啊
北棠墨2018-06-30 15:293,353

  贺展飞气喘吁吁地跑到马场内圈,顺着聚拢的人群挤进去,发现从马上摔下来的是个女生,手臂摔伤了,正被马场的医护人员急救——女生不是苏悦,也不是他们这一行人里的任何一个。

  “还好,骨头没事,只是扭伤,我帮你做个支架……”

  贺展飞松了口气,站在原地看众人聚拢又逐渐散开,他却仍一动不动地呆立在那里。

  如何面对苏悦……是贺展飞目前最纠结的一件事。

  理论上,他在治疗的过程中,已经清楚地知道并能够接受——一年多以前去到B市在名扬高中跟苏悦相处数月的贺展翼、就是他自己。

  区别只是,不同的人格而已。

  而贺展飞也从“自己身为贺展翼人格”时候在手机上的记录了解到,当初在名扬高中发生的大体事件。

  跟苏悦相处的人是“贺展翼”,鼓励苏悦参加暴力机器人大赛的是“贺展翼”,但也是他贺展飞。

  终止比赛的人是他贺展飞,让苏悦与冠军失之交臂的人是他贺展飞,带走飞越的人还是他贺展飞!

  心中的两种认知似乎拧巴成了一股麻绳,逐渐收紧,收紧,拧得他的心脏都抽痛起来,令他无法呼吸。

  贺展飞在这一瞬间,忽然不愿接受自己分裂出了两个人格。如果继续治疗,那么……展翼……就真的永远地离开了……

  贺展飞踉跄跪地,恍惚地想:展翼,你想见她吗?

  苏悦骑马归来,忽然看见马场栏杆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贺展飞吗?他还没回去?怎么不在车里等呢?还是说他也想骑马?

  苏悦正要打招呼,却见贺展飞扶着栏杆踉跄跪地,最后一头栽下,倒在了厚厚的草地里。

  “贺展飞——”苏悦惊呼一声,熟练地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快步跑到贺展飞身边,“贺展飞!”

  苏悦跪坐在旁,叫了几声贺展飞,都没有回应,人已经晕过去了。只是即便晕倒,他的眉仍然是紧蹙着的,好像有什么特别痛苦的事,无法化解一样。

  是偏头痛又犯了吗?

  苏悦看着这张跟贺展翼一模一样的脸,心不由跟着揪起来,她下意识地想摸手机把同伴们叫回来,却发现手机没在身上。她这才想起来,为了拍照,她当时把手机给了林文彦。

  后来她是觉得渴了,才单独一个人跑回来喝水。其他的人仍然在适应和享受骑马,周洋在教黄鹂,林文彦也在跟晏秋聊着,韩超在跟其他来骑马的女孩子搭讪,所以苏悦才纵马归来。

  虽然……她心里其实也有点放心不下被单独留在这里的贺展飞。

  如今看来,她跑回来看一眼是对的。

  苏悦没法联系周洋等人,刚才的“摔伤事件”又令这附近的人都跟着走了,这里就只有她跟地上倒着的贺展飞两个人。

  苏悦先跪地把贺展飞扶坐起来,让他靠在栏杆上,又艰难地把人给搀起来。

  好在贺展飞个子虽然很高,但体质的确如苏悦想象的那般虚弱,重量还能够承受。

  “贺展飞?贺展飞……”苏悦没放弃叫他的名字,贺展飞意识昏昏沉沉,却不愿醒来。

  不,他不是贺展飞,没有人希望他是贺展飞,连母亲都宁愿死的人是他……

  苏悦架着他往阴凉的地方走,日暮低沉,又起了风,天气倒是没那么热了,只是贺展飞身上却湿透了,都是汗水……他额上的汗水还不断滴在苏悦的脖颈……

  苏悦只顾着把人先挪到舒服的地方去,没注意到刚才扶起贺展飞时,从他裤兜里掉落了一个药瓶。

  “我不是……我不是……”贺展飞喃喃着,身体轻微地挣扎了一下。

  苏悦架着他歪着走了几步,稳住身形,侧耳倾听:“你说什么?”

  “我不是……”

  “你不是?你不是什么?”

  “我不是贺展飞……我、不是贺展飞……”

  这回苏悦听清了,她猛地侧头,看向垂在自己肩头的那张脸——原本戴在贺展飞鼻梁上的眼镜有点歪了,但如此近的距离,眼镜不足以阻挡苏悦认真观察他的面容,真的是跟记忆中那张脸一模一样啊——等等,那颗泪痣!

  苏悦瞪大眼睛,她透过镜片看清以往被隐藏了的、位于贺展飞左眼眼角的那颗泪痣——她认识的贺展翼就有这样一颗泪痣!

  当初她还伸手点过贺展翼那颗泪痣,笑着问他:“听说有泪痣的人很爱哭,你是不是私底下是个爱哭鼻子的人?”

  贺展翼当时抓住她不老实的手,冲她眨眨眼:“要我哭给你看看吗?”

  苏悦收回思绪,再次看向贺展飞的眼角,眼前这个人呢喃说他不是贺展飞……

  不是贺展飞,那不就是……贺展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悦把贺展飞扶到旁边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旁,让他靠着树休息。然后她伸手,想把贺展飞的眼镜扶正,但刚伸出去,又觉得应该摘下来。

  犹豫片刻之后,苏悦最终选择了摘眼镜。

  没有了最后一层防护,贺展飞的面容彻底暴露在她眼前。她盯着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心中复杂万千:你究竟是贺展飞,还是贺展翼?

  苏悦把眼镜给他重新戴回去,然后掏出纸巾给贺展飞擦了擦汗。

  自从见到这个人之后,她心中一直有很多话想说,疑虑也好,关心也好,总之,她想跟他说说话,可惜,种种原因都令她望而却步。

  这一次,她能从他这里听到些什么吗?

  苏悦从贺展飞身上摸到车钥匙,去车里拿了两瓶水回来。她在旁边守了一会儿,见贺展飞睫毛颤动,似乎要醒来,她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睁开眼睛那一刹。

  贺展飞的确醒了过来,他眼神先是散漫茫然的,而后缓缓聚焦,待发现自己的视线要透过一层莫名其妙的镜片后,忍不住蹙了蹙眉,他抬手摘下眼镜,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发现不影响视力,最后嫌弃地把眼镜丢到了一旁。

  他看见自己的袖口——是系的平整的衬衫袖口——再次蹙眉;低头,看到自己穿的是休闲款的衬衫和西裤,眉蹙得更深——哪怕是休闲款,还是偏正装。

  他伸手解开领口三颗扣子,把领口扯得松散了些,又把两个袖口处的扣子解开,将袖子挽起来。最后抬手抓了抓头发,发现是柔顺的,不由懊恼地摇了摇头,小声嘀咕了句什么,抓狂一般胡噜了几把头发,发型顿时乱了。

  但他整个人的气质随着他这几个小小的动作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变得鲜活生动了!

  苏悦在旁边一直盯着他,刚才他的嘀咕,苏悦也听见了!他说“我又扮演哥哥了吗”……

  “贺展飞”察觉到旁边有人,猛地侧头看过来,对上苏悦紧张又探究的眼神,愣了愣。

  苏悦大气也不敢出地盯着他。

  他微微张开嘴,眼神也有些恍然:“悦悦?”

  苏悦瞳孔一缩!贺展翼在名扬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称呼她的!

  “悦悦!”“贺展飞”仿佛终于确认了苏悦的身份,他的语气亲昵喜悦起来,“你怎么……在这里?等等……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环顾一番四周,满眼都是郁郁葱葱的草地,他有些搞不清状况:“我怎么在这里?”

  “展……翼……?”苏悦试着叫他的名字。

  他笑起来:“嗯?”大概是看苏悦的表情十分紧张,他又安慰道,“抱歉,我最近脑子不好使,总是记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吓着你了?”

  苏悦下意识地摇摇头。

  眼前这个人,是带着熟悉眼神和笑容的展翼了,是她心心念念了一年多的人……

  他努力地思考着,试探开口:“这里是……骑马的地方吗?我们来骑马?”

  苏悦沉默地点点头。

  “贺展飞”抬手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对不起,我有点忘了……”他忽然欺近苏悦,语带兴奋和希冀,“啊,对了,我们的比赛赢了吗?”

  他虽然这么问,但眼睛闪烁着星星一样的光芒,分明认定他们一定能赢。当时,他也是这样鼓励她的。而她也是这样相信着的。

  苏悦垂头,然后摇头。

  “贺展飞”一怔,显然觉得不应该是这个答案。不过他很快又揉了揉苏悦的头发,这动作十分纯熟,就连力道也透着熟悉的感觉,苏悦眼眶一红,眼泪当场就下来了。

  “贺展飞”看她情绪低落,便安慰道:“嗨,一个比赛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还能赢,再说了,我们都走到半决赛了,第二名也不错啦!总之,比赛结束,也该收收心,好好学习了,还有一年就高考了,你不是说想去A大嘛,A大肯定有更多厉害的人才,到时候咱们再……继续……比赛……”

  他的话慢慢停下来,因为他看见苏悦扑簌簌落下的眼泪了。

  怎么突然间,悦悦变得这么爱哭了?

  他伸出手指挠了挠左眼眼角,有泪痣的是他自己啊……

  然后苏悦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抱住了他:“展翼——”

  “哎——”“贺展飞”,不,应该说是“贺展翼”,贺展翼靠在树身上,错愕地张开双臂,维持着被苏悦扑到怀里的姿势,愣了片刻,才轻轻环住苏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别哭啊……”

继续阅读:第019章 亦真亦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闹,接受我的治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