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保密嘱托
北棠墨2018-06-27 11:493,546

  十点多钟的太阳仍旧保留着夏天的残酷,热气从脚底升腾起来,又是在长城这种地方——厚厚的砖石抵挡了热气散发——令人越来越热。

  苏悦军训了半个月,已经习惯了,甚至觉得这里比军训的大太阳底下还舒服——高的地方多少有些风,尤其旁边的孔洞经常会吹来一点类似穿堂风似的小风。

  但贺展飞撑不住。

  往上爬的时候尚且能通过身高优势享受下风吹,现在坐在石阶上,却只能被热得汗流浃背。哪怕这里是阴凉处。

  他突然站起身,把风衣外套给脱了。

  苏悦以为他坐不住了要走,见他只是脱掉外套,又坐回来,心下稍安。她拿过包,在里面翻了翻,翻出了一把伞,撑开之前,苏悦落在伞上的目光多了几分柔和哀痛之意。

  这是……当初贺展翼的那把伞。后来辗转几次,苏悦也没成功还回去。

  贺展飞见到这把伞也是瞳孔一缩,最终怕暴露自己的情绪,赶紧低头。

  苏悦撑开伞后,竖在两人头顶,聊以遮蔽阳光。

  两人离得很近。贺展飞心跳加速,他抓起身侧的瓶子,仰头又灌了一大口水。

  “你……是不是没参加军训?”苏悦问。身侧这男生肤色那么白,体质这么弱,真要参加军训,不知道会晕几次呢。

  果然,贺展飞回了她一个字:“嗯。”

  “那你……”还跑出来玩这么费体力的活动?后面的话苏悦最终没说出口。

  ——今日之事,实在事发突然,她也没想到会遇到贺展翼的双胞胎哥哥,而对方怕是也没想到会遇到她这个所谓的“弟弟的朋友”,甚至对“弟弟”离世的消息都一无所知。

  结果两个彼此都没有做好准备的人,各自撞破了对方心里“最不想触及的伤痛”。

  正当两人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时,后续队伍终于赶上了他们。

  周洋见两人并肩而坐、同撑一把伞遮阳,有些羡慕,但看两人表情并没有多亲密,他又悄悄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两人不过是累了坐在这里等他们。周洋不由快步爬了几阶:“还以为你们两个体力有多充沛呢,跑那么快,最后不还是得等我们?”

  “你们也太慢了。”苏悦回道,她看了看后面气喘吁吁的黄鹂三姐妹,“再休息会儿吧。”

  一行人就在这儿暂时歇脚,喝水的喝水,捶腿的捶腿。

  苏悦把伞塞到贺展飞手里,站起了身。

  贺展飞不由自主地抬头,苏悦却没看他。

  周洋调侃:“苏悦,你这是把我表哥当娇滴滴的妹子看待啊!”

  “他比妹子也强不到哪儿去,刚才差点中暑。”苏悦瞥了一眼贺展飞,嘱托周洋,“你多照看一下吧。”说完朝林文彦坐着的位置走去。

  周洋便顺势坐在了贺展飞身边,低下头歪着身子在伞底打量贺展飞的脸色——的确有些白——还不等他开口,贺展飞就淡然解释道:“没事,我就是缺乏锻炼。刚才又爬得有点急。”

  “实在不行……你回车里等我们?”

  “不用。休息一会儿,待会儿爬慢一点就好。”贺展飞一边说一边不受控制地往苏悦的方向看去。

  林文彦先是拧开一瓶水递给苏悦,又很是熟练地掏出一把遮阳伞打开,撑在苏悦头顶,这一套动作非常流畅,而且熟悉——就像是刚才苏悦照顾他时的翻版!

  贺展飞默默收回目光,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伞。

  那个人……就是苏悦的青梅竹马?

  ……

  青梅竹马林文彦也偷偷打量了一下贺展飞,因他坐着休息的石阶比贺展飞所坐的石阶要靠下,所以,即便贺展飞有意用伞遮面,林文彦还是能看到他的侧脸。

  疑惑了一路的问题终于得到解答,林文彦总算想起来为何觉得贺展飞眼熟了——那个小机器人!

  苏悦暑期在家做了一半带来学校的那个小机器人,面容便酷似贺展飞!而且……军训最后一晚,苏悦操控小机器人跟周洋一起PK街舞的视频这两天仍在学校网站疯传!他不会记错的!

  难道……让苏悦伤心记挂一整年的人……就是贺展飞?!

  可看苏悦的表情,不像是故人重逢那般喜悦,反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林文彦又不确定了。

  他不确定的事,向来不会过多揣测,也不会不分场合地问出来,只是随意跟苏悦聊起别的话题,比如她父母假期都做什么之类的。

  苏悦便跟他说了自家父母在假期的安排,最后抱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叹了口气:“早知道……我就跟我妈去游轮度假了。”

  这样,就不会知道贺展翼的事了……

  “你是不是累了?”林文彦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谁叫你不等我,自己一个人跑那么快。”

  “这不是在等你们了嘛!”苏悦勉强笑笑。

  “哎,你们怎么都这么蔫巴巴的?”黄鹂举起手机,活跃着气氛,“来来来,我帮你们拍照。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得留点纪念才行。”

  苏悦下意识地想起身去贺展飞身边——当初没能跟贺展翼留念,她十分惋惜。但此刻她也仅仅是想想而已。毕竟那个人不是贺展翼。

  苏悦刚挺直肩背,旁边林文彦就搂了过来,虚虚的环过她的后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十分自然地面向镜头,做好了被拍的准备。

  苏悦便也朝林文彦身边凑了凑,他们两个自小一块长大,合影的照片不少,而且很习惯,一点都不扭捏。

  贺展飞的目光落在这对青梅竹马身上,眼神暗了暗。

  周洋已经撇下贺展飞,凑到了陆红鸢和苏悦身后,晏秋倒是坐在了贺展飞身边,闫明旭则坐在晏秋另一边,也就是周洋的身侧,几人摆好姿势,黄鹂给他们拍下了合照:“大家都看我,一二三——我美吗?”

  “美——”除贺展飞、闫明旭外,其他人都起哄地喊了这个字。

  接下来黄鹂拿出自拍杆,把手机放上去,然后说:“稍等,我再拍一张……”

  她个子本来就小,脸蛋也小,蹲在石阶最下方,努力伸长了胳膊来让大家入镜——

  “最后面的帅哥,你跟晏秋再往左边来一点……苏悦,你跟林学长再往右来一点,对,对,就这样……”

  黄鹂一点不担心自己离镜头近会显脸大,实际上她的脸在这群人里最小,最适合在这个位置。

  拍完了自拍照,大家又各自跟自己想拍照的人合了影,便商量继续向上爬。

  贺展飞收起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等到苏悦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把伞塞还给了苏悦。

  “你用着吧,免得待会儿又……中暑……”苏悦话还没说完,贺展飞已经往上爬了几个台阶。

  苏悦叹了口气,贺展飞刚才是因为偏头痛不舒服,大概……并不怕中暑?

  好在周洋已经追上贺展飞了,而且顺手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扣在了贺展飞头上。

  贺展飞看他美滋滋去跟苏悦蹭遮阳伞了,也就没摘帽子,继续往上。

  经过短暂的休息,他的心情已经平复。

  或许医生说得对,他已经学会了放下。

  放下过去、放下执念、放下……罪责……

  这回众人都没再分开太远,保持了队伍松松散散的、能够看清彼此的距离,步伐也都十分悠哉。

  登顶的时间刚好是十一点,大家又拍了几张照。

  晏秋刚才在石阶上没太好意思跟贺展飞合影,这会儿鼓足勇气,去问他,结果,贺展飞回了她冷淡的一句:“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拍照。”

  晏秋尴尬地笑笑:“啊,这样,没事儿,我去跟别人拍照了。”说完赶紧跑走了。

  还好林文彦来者不拒,跟女孩子们一一合影。

  周洋跟苏悦他们闹腾够了,也没忘记照顾一下贺展飞,他走到离众人有些远的贺展飞身边,胳膊搭在人家肩膀上,小声控诉:“表哥,你也太冷淡了吧!”

  贺展飞没说话。

  周洋小心看了看他的脸色,仍旧苍白,不由有些担心:“你没事吧?真的中暑了?给,再喝瓶水吧。待会儿咱们坐索道下去,车里我备有藿香正气水,到时候给你拿一瓶。”

  贺展飞摇摇头:“我没事,已经休息过来了。”

  “那你……”周洋顿了顿,问道,“你是不是后悔跟我们一起出来了?”

  “没有。”贺展飞也不想扫兴,他艰难解释道,“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我好久……没跟这么多人一起出游了。”

  “啊,这样,明白!”周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勉强,你先放松自己的心情为主,不想应付别人就不用应付,没关系的,还有我呢!”

  说完,周洋就想混入人群活跃气氛,贺展飞却叫住了他:“周洋!”

  “嗯?怎么了?”

  “苏悦……有没有问你什么?”

  周洋呼吸一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苏悦,苏悦正跟同寝女生们聊天,没有注意他们这边,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她刚才问我展翼哥的事……”

  贺展飞心中一紧,目光暗含凌厉地盯着周洋:“你怎么说的?”

  “我、我没多提,就说他已经不在了。”周洋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她先问的,问我展翼哥是不是不在了,我说是,因为意外走的……别的没多说。”

  “就这样?”

  “对,就这样。”

  “嗯。以后如果她还问你关于展翼的事,你就说不知道。一个字都不要说。记住了吗?”

  “记住了。”周洋不敢触及贺展飞心中这件最悲痛的事,所以他什么都没问,就赶忙乖乖应下了。但他还是有点好奇,贺展飞跟苏悦……

  “你跟她……”周洋试探地开口询问,却在贺展飞凛冽的眼神扫过来时,立刻闭上嘴,还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我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问……”

继续阅读:第016章 不认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闹,接受我的治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