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偏头痛”
北棠墨2018-06-26 08:103,217

  “洋仔,这帅哥是谁呀?不介绍一下吗?”致力于在大学四年脱单的晏秋,看见贺展飞之后,目光瞬间亮起来,仿佛看见猎物的老鹰一样。她用手肘撞了一下周洋,盯着刚下车的贺展飞,表情热切。

  这也不怪她突然激动。

  贺展飞今日穿了一身休闲装,外罩一件黑色的薄风衣,衬得他身高腿长。虽然戴了眼镜,掩盖了几分帅气,但架不住他容貌出众,即便他在出发前没有跟众人碰面,现在又安静地站在一旁,十分低调,但谁都无法忽略他。

  “非常禁欲系了!”晏秋跟黄鹂对视一眼,越发兴奋。

  “而且好高啊,有一米八几?我看至少一八五。”

  “一米八七。”陆红鸢目测一番,给出具体数字,她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轻咳一声,“跟我男朋友个子差不多。”

  周洋无奈地看着三位姑娘:“喂,几位小姐姐,你们不能这么偏心啊!”

  黄鹂冲他一笑:“你也有你的帅,别气馁,乖。”

  周洋:“……”

  “洋仔,那帅哥到底是谁啊?”

  “我表哥,贺展飞。”

  “也是咱们学校的?”

  “嗯,生物医学专业的,他大学不谈恋爱。”这回周洋不等问专业就自己答了,言外之意就是,跟咱们不是一个专业,也不好追。

  三位女生:“嘁……你是嫉妒吧?”

  “我嫉妒?我也有很多妹子追好吗!”

  周洋跑回去,跟贺展飞道:“表哥,出发吗?”

  “好。”贺展飞言简意赅,什么东西都没带,朝其他人略微点点头示意,便率先朝前走去。

  他一动,苏悦也跟着动了,她在自己包里塞了两瓶水,然后缀在贺展飞身后几米远,不靠近,但也不想被落下。

  ——贺展飞跟贺展翼实在太像了,真不愧是双胞胎。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大概……是想通过多看两眼贺展飞来安慰再也见不到贺展翼的难过吧……

  她此时一颗心都放在贺展飞身上,甚至连自己带过来的林文彦以及林文彦的哥们儿韩超都顾不上了。

  周洋追上来,问她:“苏悦,你以前来过长城吗?”

  苏悦没听见。

  周洋伸手拉住苏悦的胳膊:“苏悦?”

  苏悦脚步一顿,如梦方醒:“嗯?”

  “没什么。”周洋松开她,“你……你怎么了?”他能看出苏悦眼睛红红的。就好像是……哭过一样。

  “啊……”苏悦飞快移开目光,望向远远走在前面的贺展翼的背影,低声道,“我想着既然来爬长城,当然要做第一名。不能叫别人领先了。”

  周洋沉默片刻,才试探地问道:“你是不是……跟我表哥认识?”

  苏悦轻轻叹息:“不认识……”她忽然想起什么,回身盯着周洋,“周洋,我问你一件事……”

  “你问。”

  “你是不是还有一位表哥,叫贺展翼?”

  周洋惊讶地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苏悦感觉自己眼睛又有些酸涩,她垂下眼眸,声音更低:“他……不在了?”

  周洋的表情也黯淡下来:“嗯……”

  “因为……什么?”

  “意外。”

  苏悦没有勇气再问下去,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周洋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直到身后几人赶上他,他才回过神来。

  她果然跟表哥认识……只不过……认识的并非真正的表哥……

  林文彦本想快步去追苏悦,但被三个女孩子拉着聊天,他向来温文尔雅,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能频频用目光去追寻苏悦的身影。

  这小没良心的,把自己拐出来跟这一大群人玩儿,却一点都不照应他。

  虽然他也不用苏悦照应吧……

  林文彦叹了口气,开始专心应对三个女孩子的叽叽喳喳。他们都是一个系的,话题倒是挺好找的,而且……从苏悦室友的口中,也能多了解她更多的讯息。

  ——他跟苏悦的确是青梅竹马没错,但经过自己大学的这两年,总觉得跟苏悦的关系比他大学之前,稍稍疏远了那么一点点。

  林文彦将这点归咎于军训,大概是军训的半个月,导致两人联系减少,才给了他这种错觉吧。

  ……

  贺展飞一直闷头走在第一名的位置,他这种浑身都打开“生人勿近”结界的样子,成功让想跟他搭讪的女生望而却步。

  除了苏悦。

  别看苏悦是女生,但因为才经过半个月的军训,体力已锻炼出来,十分充沛,她一直跟在贺展飞身后几米远的位置,盯着贺展飞的背影。

  不知是不是她的执念太深,这么看着看着,总觉得贺展飞的背影也熟悉极了,跟她记忆中的少年重叠在了一起!

  展翼……

  苏悦张了张嘴,差点脱口而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她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埋头继续追赶前面的身影。

  就这样,两个人的速度比其他人快了许多,不多时,目光所及的台阶上和台阶下,只剩了他们。

  苏悦察觉到前面的身影速度慢下来,她离对方越来越近,正犹豫着是要放慢速度还是超过他去前面,忽见贺展飞身形晃了晃,从台阶上倒退两阶,然后伸手撑住了旁边的壁垒。

  苏悦本能地唤了声“展翼”便飞快地跑上前,扶住了贺展飞的胳膊。

  贺展飞满头大汗,空余的那只手按着太阳穴,闭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他听到了苏悦唤他的那声“展翼”,身躯忍不住一颤。

  “喂,你怎么了?”苏悦隔着他的衣服察觉到他浑身都在发抖,心中顿时一惊,她并不知道贺展翼是怎么去世的,见贺展飞这模样瞬间脑补了不少绝症,吓得声音都飘了,“贺展飞!你别吓我!”

  贺展飞勉强睁开眼,瞥了她一眼。

  苏悦回望,因他们爬得太快,此刻后面没有人影,她腾出一只手来,掏出手机开始搜索周洋的电话。

  手腕突兀地被一只手狠狠握住,疼痛袭来,苏悦不解地抬头——贺展飞镜片下的眼睛微微睁开,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她,似有挣扎——片刻后,她听到贺展飞虚弱却坚定的声音:“别告诉周洋。我没事。”

  苏悦的手指正停留在通话界面,只是还没拨通。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贺展飞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时,眼底已经没有迷离,他看到自己抓着苏悦手腕,愣了愣,倏然松开,他侧头,低声道:“对不起……”

  苏悦收回自己的手腕,刚才贺展飞的桎梏十分用力,现在手腕仍传来疼痛,但她一声不吭,而是扶着贺展飞往旁边的阴凉处走去:“先在这儿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贺展飞没有拒绝,被她扶着慢慢走过去。

  苏悦快速从自己背的挎包里摸出一包纸巾,扯出两张来垫好,然后才扶着他坐下。

  贺展飞目光不受控制地飘过去,落在苏悦身上。

  苏悦什么都没问,又从包里摸出一瓶水,打开盖子,递给了贺展飞。

  贺展飞刚想抬手,发觉自己的手还在抖,他用力握了握拳,然后才抬起来接过那瓶水:“谢谢……”

  苏悦假装没看见他手还在发抖,扭头拿出自己那瓶水,打开,自顾自喝了两口。

  贺展飞一口气喝掉半瓶水才停下动作,他把水放在身侧的台阶上,再次握了握拳。

  苏悦则又扯出两张纸巾递给他:“擦擦汗吧。”

  贺展飞接过,依言擦了擦汗。他一直斟酌着要怎么解释,刚才肯定把苏悦吓到了,但实话肯定不能说。借着擦汗的动作,纸巾和胳膊挡住了他的面容,贺展飞缓缓开口:“我这是老毛病……偏头痛,过一会儿就好了。对不起,吓着你了吧?”

  苏悦闻言稍稍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些沮丧,她也低声道了歉:“对不起……都怪我提起他……你一定更难过……我不知道……总之,对不起!”

  她有些语无伦次了,脸上的表情却充满挚诚。虽然到最后她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傻瓜,根本不是你的错啊,你不用道歉……真正该道歉的人,是我……

  贺展飞盯着她的发顶,下意识地想抬手揉揉她的头发,但手都悬在苏悦头顶了又猛然回神,闪电般撤回了手。因担心苏悦看见,他掩饰般的侧头推了推眼镜:“没事,是我自己没控制好……”

  声音干涩,连他自己都听出来了。

  贺展飞又拿起水瓶,仰头喝水,结束了对话。

  苏悦听他呼吸逐渐稳定下来,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没事了?”

  “嗯。没事了。”贺展飞想站起身来继续往上爬,苏悦却拉住他的手腕制止他,“不急着走,我累了,我们在这里等等他们吧。”

  贺展飞身体紧绷,苏悦却若无其事地松开了他的手腕。

  贺展飞僵着身子,半晌不敢动,手腕处被苏悦握过的肌肤,仿佛火焰舔舐过一般,火辣辣的疼。

继续阅读:第015章 保密嘱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闹,接受我的治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