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描金交颈鸳鸯盒(上)
月下干戈2020-01-16 11:043,518

  “和姑母聊得可还投契?”洛承锦问玖儿。仿佛他根本不知道方才花厅里发生了什么。

  “投契……倒没什么可投契的。”玖儿很是随意的说道,“她是公主,我是工匠,一字千里,你觉得会投契?话不投机的成分多些。不过比长公主更有意思的是那位百里夫人,听说我是木工,急着要我帮她家要出阁的姑娘做妆奁盒子呢。”

  “百里将军家的夫人,是个将门之后,脾气爽直,行事欠考虑。不如我帮你回绝了罢。”

  洛承锦这话出口,玖儿反倒对他有几分欣赏。

  这王爷有意思,说话出口给人留余地。虽然当街把她抢回来,却又不当她是个可以呼来换取拿捏生死的小宠物。故而相处起来挺舒服,不烦也不闷。

  比如此刻他说那句话的时候,不是独断专行的做决定,而是在前头加了“不如”二字。

  有这个两个字,他说的话,便是一个建议,一个参考,而不是一个决定。

  他说,不如我帮你去回绝。

  这个余地,留得……让她有点喜欢,觉得顺心。

  于是她对洛承锦说:“别回绝,我都已经答应了。我们这行,重信守约,言出既诺,不带反悔的。反正做嫁妆盒子这种事情,我擅长。”玖儿侧头看洛承锦,忍不住乐了,她说,“只不过……方才跟她也没有说定价格工费。想来她自己也是忘记了。所以,之后你派人去取木料,什么也别提。等做好之后,我跟她开个天价,保管让她后悔小半年,到时你可别拦我。”

  洛承锦看她这一笑一解释,才明白她是安着这样心思的,便也痛快点头。

  “不拦。为什么要拦。”他笑说,“我喜闻乐见。”

  二人一个喝了一肚子茶,一个灌了一肚子酒,都没什么胃口再去赴宴,索性辞别长公主,双双骑马离开侯府。

  洛承锦第二天居然也当真依着玖儿的提议,派人去百里将军府上去取做妆奁用的木料了……

  为着这个事情,百里夫人甚至还把他家夫人好一通斥责,直说她妇道人家不懂规矩不识大体,乱说话乱行事,王府之事也是可以随便置喙的?!

  王爷当街抢姑娘关他们将军家何事啊?!犯得上去得罪人家!长公主都对此事避开不谈,言官更是众口一致的保持缄默,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皇上默许,不想过问。

  昭阳王在炎国是个什么样的人,得罪他能有什么好处,得罪他身边的人又能有什么好处?!

  百里将军虽是个武将,到底为官多年,厉害分析一摸一个准。可怜他夫人却是个鲁莽直率的性格,将军无奈,只能登门去给昭阳王请罪。

  直说妇道人家言行无状,在长公主家宴上放肆了,什么妆奁盒子是万万不能的。怎么敢劳烦王爷爱妾……

  洛承锦索性便邀百里将军来了个春日渔猎,仿佛完全不以为忤,甚至对将军说,他家里那位新宠小妾,还当真是个木工,偏就喜欢天天对着木料消磨时间,做这些木头盒子对她来说,正对了脾胃,不算劳烦。

  他对将军说:“不如,就让她试试吧。做得好,可用便罢。如若做得不好,我再单送一套上好的陪嫁,给令爱添妆。”

  百丽将军受宠若惊只说“不敢”,然而心里也知道,做妆奁这个事,只怕是不能再做推辞了。

  将军家备下的木料是红楠,一种在炎国地域十分名贵稀少的木料,只有贵族嫁娶才会用到,寻常百姓家很难见到。

  这木料天生光泽泛红,纹理细腻,易于雕刻,繁复的花纹刻上去,效果极美。木质带有淡香,味道不浓郁,却可数十年不散。

  玖儿在炎国倒是初次看到这种木料,一见就被吸引,简直茶饭不思,提笔就在木质原料上勾花墨线,东敲西琢磨,反复思量。

  为了做百里夫人家的这套妆盒,玖儿居然连去剑宗山庄的事情都一拖再拖,早已是没了兴致不想走了。

  洛承锦见状,也是一个哭笑不得。

  “原本是为了让你忘了这些木头,才去赴长公主家宴的。你倒好,又给自己找了个活儿来干。”

  只是这回,无论如何洛承锦也是一个不肯妥协。

  备了车马带上玖儿就要动身前去剑宗山庄小住。任玖儿姑娘怎么反对都没有用处。

  于是玖儿也不硬碰着,“打个商量。我们各退一步。”她说,“我跟你去剑宗小住,但得让我带着木料。平时也不耽误游山玩水。但如果有了好的想法,我就得动动手,你也别拦阻我。”

  洛承锦思量再三,点了点头,“你倒是真爱这些木头。出趟门走几天,都离不开。”

  “说了你也理解不了。做木工也和做文章是一样的,灵感乍现的时候,就要抓住机会。否则,错过了就没有了。我带木料出来也不是为了多做多少东西出来,只是为了更容易找到那个……感觉。”

  看她说得头头是道,洛承锦也还的确不大能够理解,“妆奁盒子还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无非四四方方可以放点东西。再有灵感还能做出个什么奇形怪状的?”

  “所以说,王爷你是外行。”玖儿对于这种事情,觉得话不投机半句多,不搭腔了。转身欲走。既然要出发去剑宗,那她得收拾工具去。

  洛承锦却一把拉住她手腕将人扯回来,“我是外行,你讲给我听,让我知道知道?”

  有过亲密行为的两个人,就算彼此之间的了解尚且不多,但不知怎么,再想拉开如先前那种距离感,只怕是不能够了。

  洛承锦出口的话是带着玩笑的,他伸手拉住玖儿,略一使力,两人就贴近在一处。

  背抵回廊,顶上一树繁花,倒是美景一副。

  玖儿抬眼,看洛承锦是逆光站在自己跟前的,带着阴影的脸型轮廓,格外好看。既有武将的俊朗,又有儒将的从容,好像很张扬,有时却又觉得他其实是个内敛深沉的人……不知一个人究竟怎么会生的如此矛盾。

  玖儿抬手,将一片掉落在他肩头的花瓣拾起来,“你……真的只远远看一眼妖妃嬴予,就喜欢了她?”

  “你不信?”

  “我该信吗?”玖儿笑,“何况,我信不信,与你无关。你喜欢不喜欢,与我无关。”

  洛承锦伸手,抬起玖儿细腻精致的下巴,静静打量,“你如今是我爱妾,我喜欢谁不喜欢谁,怎会与你无关?”

  他俯身低头,吻住玖儿嘴唇,清清浅浅,宛如花瓣拂过。

  “行吧。与我有关。”玖儿手抵在洛承锦肩膀,与他微微拉开一点距离,仰头,貌似随意的问他道,“那我和嬴予,你更喜欢谁?”

  洛承锦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自然不答。

  然而也不等洛承锦回答,玖儿便接口说:“宫墙之上随便看一眼,印象那么深刻。想来你也是念念不忘。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算了,我不跟她争。”

  “你争什么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不是你说的。我是你爱妾,所以你喜欢谁,都与我有关。”玖儿说,“不争也即是争了。似争非争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让如今绮京城里的人都说我是你的宠妾,我这被强抢来的,还能有什么话说。赶紧适应适应这个身份才是真的。反正你也不打算放我走。”

  “是,那你就快点适应吧。”

  原本正闲聊着天,玖儿却忽然就不说话了。

  她目光落在回廊彼端,那边一处小水塘,里头锦鲤游得欢畅,水边一对小鸳鸯挨碰着正自戏水。

  玖儿看了半晌,对洛承锦说,“就这么说定了吧。我跟你去剑宗,你让我带着木料。我这会儿有个不错的想法,想去画张草图,晚点再收拾东西……何时动身出发?”

  洛承锦点头,他说:“我等下进宫,明早出发。”

  玖儿点了点头,定下了动身时辰,转身即走。她心里装着的事儿多,实在也没什么心思再作腻歪。

  只是才一进了月门,就看见冉明珠靠在石鼓凳边笑,“少……呃不是,我是说,姑娘,您说您这又是……”

  “什么?”玖儿瞧着她那一脸不知所谓的笑容,百无聊赖,“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倒也不是我想说什么,只是,姑娘你和这王爷,这可怎么好啊!”冉明珠问她,“您要是真看上他了,那咱还走是不走啊?!”

  “走啊。谁说不走了。”

  “那要办的事儿呢?”

  “不是一直在办?我有说不办了吗?”玖儿一边跟冉明珠聊着天,一边脚步不停歇的穿过庭院内堂,直入房间,坐在桌案跟前。对冉明珠吩咐了一声:“研磨。”

  冉明珠挽起袖口拿起模块在砚台里细细研磨。

  清水之中一股黑玄化开,淡淡墨香四散开来。

  玖儿执笔蘸了墨汁在纸张上勾描线条,不言不语。

  “我这不是生怕有个万一嘛……”冉明珠见她不说话,便开口自己絮絮叨叨的说,“谁不知道您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会儿一个心思,我们拿捏不准也捉摸不透,万一您想法又变了,我们怎么办啊!”

  “怎么办?”玖儿一手执笔一手托着下巴,眉目含笑。她那眉眼天生自带妖气,一笑,哪怕再思无邪,也想是心怀叵测。

  “那就……你们都跟随我留在炎国呗。”

  留在炎国?!!

  冉明珠天生神力,一激动,咔嚓一块石头砚台让她就给掰碎了……

  黑色的墨汁淌得到处都是。玖儿连忙把才画了个雏形的草稿纸救起来,举得高高。

  冉明珠漂漂亮亮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从未想过留在炎国这种可能。

  “留在炎国要干嘛?!”她问,“您难道还真想留下来给昭阳王当宠妾啊?!”

  玖姑娘笑而不答,这种事儿,谁说得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