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描金交颈鸳鸯盒(下)
月下干戈2020-01-16 11:044,219

  炎国的绮京以北,出了城门沿着沂水溯回向上,直抵晋川。

  剑宗的太乙山庄,就建在晋川之上。

  背靠晋山,面临沂水。

  “这地方风光秀丽,云雾缭绕,别说习武,我看,简直都可以修仙了。”

  这个,是玖儿一到此处,便给予的评价。

  洛承锦说:“那倒也没错,我剑宗在最初,的确也算道家门派,以修身养性为主。只是历经百代,招式也有演化革新,和最初不尽相同。”

  自绮京到晋川,马车需得一个月有余,船行水路却快,水流而上,不走山路绕远,十日左右便到。

  洛承锦也不着急,马车行了三五日后又改乘官船,十几天里,既乘车骑马,看遍了山色风光,又涉水而行,尽览江川美景。

  一举,两得。

  这一路走走停停,洛承锦倒是觉得,给玖儿新招进王府的这个侍女当真是好。

  说什么天生力气大倒是其次,更好的地方是,她会做饭。而且,做得好吃。

  临行时带着她原本是为了玖儿随性就寝、行事方便,洗漱更衣有人伺候。

  后来他们错过了官驿站,随便歇在民宿,这小姑娘倒能用简单的食材做出挺是可口的菜肴,也很不容易了。

  “你年级轻轻,会做的倒不少。更难得的是,好吃。”洛承锦随口赞他两句,自己出门难得有胃口,带着这个觉明珠的侍女,反而连日来吃得都很顺口。“是以前就做过侍女?”

  冉明珠不怕他识出自己破绽,早就想好应对,便也自然而然的说:“那倒没有,我是新选进来的。王爷不知道,我们家的人,天生力气大,但耗的力气大,人就爱饿,一饿起来那可真是受不了。所以家里人人都很会做吃的,而且都很擅长。就生怕什么时候饿着自己!”

  她这几句话,把洛承锦逗笑了。仿佛毫无城府,笑得清朗。

  他说,“那也没错。力气大的人,是容易饿。”

  冉明珠在随行出游的这段时间里,做了不少简单又好吃的东西。而玖儿在这十几天的日子里,玩虽是也游玩了,但手上忙着的事儿却也没停下。

  洛承锦看他自迈出王府大门的时候,才画了一张潦草简单的图。也没有再细致的勾描什么,居然就那么草草乱乱一团墨线的,她就大刀阔斧开始动起工具切割木料了。

  所切割出来的也不是什么方方正正的板材,形状奇怪,也看不出个子午卯酉。

  起先他还看看,越看越觉得无趣,盲人摸象,好无头绪。到后来,索性也就没耐心继续看下去了。

  他却不曾想过,玖儿做的妆奁盒子,竟然果真不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也不知是不是单为了和自己上次所说的话拧着来。

  玖姑娘做木工,下手极快,就算是造个亭台轩馆的大工程,她也能比一般的工匠少用一半时间,何况区区一组妆奁盒子,对她来说,简直信手拈来的小娱乐。

  十来天的功夫,足够她做好这一套,完完整整,精致好看。

  图样的墨稿画得潦草凌乱、惨不忍睹,但做出来的东西却是玲珑心思,玄机无限。

  鸳鸯交颈盒,还未上漆,却已经看着就让洛承锦觉得新鲜了。

  他虽然见过的妆奁不多,不过毕竟生来就是皇族,在宫里,什么稀罕有趣的东西也都见得多了。盒子这类装东西的玩意儿,即便玲珑多宝阁,也不过六边塔形,或者棱形扇形。

  然而这套妆盒却做得逼真新颖,木料雕成了栩栩如生的一对交颈鸳鸯。用做出阁时候的陪嫁,真是寓意大好,况且式样新鲜,别具一格。

  一对鸳鸯,自颈部的锁扣开启,一左一右,沿着中轴分开,鸳鸯自头顶到腹内都是另有乾坤,两边各是一个多宝阁的设计,处处都能打开拉开,足可以放得下钗环如意金银饰品,里头的榫卯镶嵌紧密,中间的金属轴线却是一个机簧开关,按压一下,便发出“咔哒”一声响,鸳鸯底部竟然还有一个暗格,里面倒也不是个空盒,却是一只菱花妆镜,从底部可以抽拉出来,如果想要对镜梳妆,那么翻转镜面,把它立起来即可。

  如果不想梳妆,镜面可以推进暗格,收起来。但如果也不想把它收起来,就让它那么拉开着摆在那里,那画面就更有意境一点,也算是这套妆奁最为与众不同的点睛之笔。

  底下是一只菱花铜镜的镜面平铺,上头是一对雕刻精妙的交颈鸳鸯,那铜镜就宛如一个水面,倒映着鸳鸯,成双成对,用作大婚之物,真是寓意绝妙,美不胜收。

  一套妆盒,自大到小,十只鸳鸯,十双水中倒影。

  十全十美,成双成对。

  即便未描漆上色,看着已经格外好看了。

  难得心思绝妙,就算是不爱红妆的人,也不得不称赞这东西的创意高绝,不是一般的工匠所能想得出来的。

  “……是你那天看着那对鸳鸯看得很有心得,所以就照着做了一套妆盒?”洛承锦坐在桌案边,摆弄着玖儿几乎已经全部完成的这一套妆盒。自然想起那天在回廊边,看见一对鸳鸯于水中嬉戏。水面倒影,成对成双,就与眼前妆盒的神情意态,极其相似。

  船行多日,景也看够了,妆奁套盒也做得差不多了,她神思略显倦怠,有兴致的事情做完了,难免觉得无事可做。她肩头披着薄薄的绢衣外袍,水面潮湿的风牵动衣角,乌丝轻垂,手执墨稿,懒懒抬头。

  “不只照着鸳鸯做。”坐在洛承锦旁边,玖儿很想撩拨他一下。所以,她笑了,“你那日和我贴近着在一块儿,水里也有倒影的。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吗?”

  “是吗?”洛承锦扔下鸳鸯妆盒去搂她,“我还真没注意。”

  “姑娘您那个要不要吃点……嗯……”

  冉明珠拿了一叠新做好的甜酥饼从外头想进来,迈步一半又踉踉跄跄的退回去。心道这可真是要了血命,大白天在船上,这二位真是闲得无事可做互相调情起来。

  她都根本看不出她家主子今次这究竟是认真的还是随便玩闹的,他们这种江湖人和昭阳王搅在一块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年他家老坊主就曾经说过,无论神功坊还是鬼府,都要尽量避免和皇族有所接触。天下诸国,局势混乱,一旦沾上个边,那麻烦可就无穷无尽了!

  冉明珠心里祈祷着,快点见到薛白螺吧。

  起码让她有个人可以商量事儿,不至于一个人心怀忐忑,万事没主意,她主子却偏偏沉溺于这昭阳王的男色里,似虚情假意又似不能自拔,简直不知所谓!!!

  这究竟是认真还是不认真,难道留在炎国给王爷当宠妾,乐不思蜀?

  如此思量,她家少主还会不会离开炎国都是个未知之数。

  想到这里,冉明珠很是上火,这要真是待这里不走了,她可怎么跟坊主禀报……越想越焦虑,愁得冉明珠直把手里一整盘新出锅的甜酥饼全都吃了个精光。

  ####################

  洛承锦与玖儿一行在晋川口下官船,先一步得到消息,前来迎接洛承锦的是他的六师弟,于东洲。

  这个于东洲算得上师门最得意的弟子,将来继承剑宗衣钵不在话下。武功剑术超群,只是为人有些不大正经。

  于东洲两天前才听见师妹言素衣扯着他八卦了关于洛承锦当街强抢民女的那点风流韵事,起初只当她添油加醋胡诌而已。毕竟洛承锦也是他的师兄,虽为王孙贵胄,却对女色上颇有些冷淡,一应起居都尽量自己打理,记得从前身边原来还有两个侍候的丫头,及至年长大了,他便都打发嫁人出了王府,此后身边没再补什么人了。

  他只说自己是个领兵打仗的王爷,在王府的时候不多,何况在军营里惯了侍从跟随,身边不需要留什么侍女丫鬟,碍事。

  如果,酒坊花街里偶尔风流,自然也会有,只是不多。但若说他会当街看上哪一个姑娘再抢回王府……那于东洲便觉得是个天大的笑话了。

  炎国有多少年轻美姑娘排着对等昭阳王青睐,只怕绕着绮京城百八十圈都排不完。

  他当街抢姑娘,那姑娘只怕得是天上的神仙掉下凡吧!

  于东洲一边想一边走。

  他受师父之命前来迎接自己的师兄,出了剑宗山庄,自数不清的台阶上悠闲的踱步走到山下,晋川入口,沂水之上,官船正泊在岸边。

  彼时玖儿正指挥着众人把一大卷毡子剪开垫在木箱内的四边,然后看着侍从将一整套的鸳鸯妆奁盒小心翼翼摆放进去,四面包上毡垫,上头再盖两层防潮隔水的油布,如此这般,仔细小心的弄妥当了,才盖上箱盖。

  “就这样吧,描金上漆虽然我也做过,但毕竟比起木工手艺来,也不很擅长。把这些直接送到百里将军府上,让他们自己找工匠上红漆再描金,我就不管了。”

  玖儿说着,就命人把箱子送回到官船之上放置妥当,洛承锦说这船会顺着沂水远路返回,再命人把箱子里的东西运送到将军府,万事大吉。

  交待好了一切,洛承锦挽着玖儿下船,抬眼正看见自己的师弟在岸上,怀里搂着剑,唇边含着笑。丁点不客气的调侃道:“呦,三师兄今次特别,居然是带着新媳妇儿和嫁妆箱子一块回师门的。”

  他也是个江湖人,不拘小节惯了。一边说,一边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玖儿。

  心道,这姑娘倒是真与师妹言素衣的形容别无二致。

  眉眼生得有些妖气,打眼看着就像是个狐狸精的轮廓,于东洲觉得,再英明睿智的男人,碰上狐狸精都是在劫难逃。他有点替自己的师兄担忧。

  洛承锦闻言,也不知是真是假,居然回他一句:“那就快给你的新嫂见礼吧。别怠慢。”

  于东洲对此,竟是从善如流,抱拳拱手,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嫂夫人”。

  玖儿也不管自己当不当受这玩笑般的抱拳一礼,居然也就十分自然的回他一下,顺便自报了名姓,就当是认识了。

  洛承锦与玖儿便弃船步行,只带了冉明珠一个侍女以及洛承锦身边的两个侍从,并不带太多人进入师门。他们顺着晋川山路拾阶而上,一直入了剑宗山庄。

  言素衣是听到消息说洛承锦要回剑宗她便先一步和薛白螺一起动身回来的。

  如今洛承锦一进剑宗大门,便看见她从庭院的奇山怪石后头蹦跳着奔跑出来,“师兄师兄,我可算是把你盼来了!快快,现在就找我爹,劝他给我把婚退了。还有,千万别让他揍我啊!!!”

  “素衣你让师兄先歇一歇,起码回了住处把衣裳给换了。人都来了,你急得是什么!”

  “我当然急啊。从前天回来,我爹都没给我个好脸。要不是山庄里有客人在,他不得直接把我捆起来嫁出去。就指望师兄给我撑腰呢。”

  “也好。才进山庄,应该先去见师父。”洛承锦说着,松开挽着玖儿的手,“你若累了就歇着,若不累,就逛逛。”

  “不累。”玖儿环顾四下,对他说,“这里风景好,我正想到处走走。”

  洛承锦便看向言素衣,“我去帮你做说客,你来替我陪玖儿。”

  言素衣不怎么喜欢这个迷惑他师兄、且看起来就很狐狸精样的女人,“干嘛我陪?!让于东洲陪啊!”

  于东洲骂她:“傻妞,这是师兄爱妾,你让我陪,合适么?!”

  洛承锦说:“既然你不想陪,那我就亲自陪。只是不能替你办事罢了。”

  “别别别!”言素衣告饶投降,“我陪还不行么?保管让她逛得高兴。这总可以了吧……”

  洛承锦于是不再说什么,转身便和于东洲一道朝着师父休息的院落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