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法器
无楼2020-10-17 17:022,595

  苏歆渝租住的家是一个九十年代末建造的小区,她家是一楼,再往下没有车库,只有地下储藏间。

  所以程云豹才能撬开窗户从外边进来。

  窗口位置上有一个香烛还在往里飘洒着烟雾。

  “春华法师,您慢点。”进来以后的程云豹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在身上拍了拍,之后看到沙发旁边有个皮墩,连忙搬过来,去搀扶刚刚爬上窗户的一名戴着墨镜的和尚。

  进屋后叫春华的和尚,用两根手指把墨镜稍稍往下一挂,四处瞅了瞅,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苏歆渝时,嘴角抽了抽,一本正经的说道:“阿弥陀佛,程施主,之前说好的,小僧只助你除掉妖孽,万不可做那鸡鸣狗盗之事。”

  程云豹一怔,随后连忙打了个哈哈:“必须的必须的,大师放心吧,这事成了以后少不了大师的香火钱。”

  “阿弥陀佛!”和尚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有劳程施主破费了。”

  程云豹四处看了看,见客厅只有苏歆渝一个人,眼珠子一转,对和尚说道:“大师你留心点,那条怪狗见大师来降它,估计是害怕躲起来了。您先布阵,我将这位姑娘抱进卧室,以免她躺在地上着凉。”

  和尚犹豫了一下,程云豹卖的什么小心思他早就看透了,只是不点破而已。随后他伸出了三根手指。

  “ok!”色心大起的程云豹那还顾得了别的,这时主要是先稳住这个和尚,加多少就加多少,大不了事后赖账就是了。

  想好以后,他抱起昏迷的苏歆渝就向卧室走去。

  和尚掏出一叠符咒,开始在客厅四处角落粘贴起来。

  卧室里,苏歆渝被程云豹一把扔到床上,丝质的裙带顺势滑下白皙光洁的肩膀。

  见状,程云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焦急且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给自己脱了个精光。

  “我滴小乖乖?”

  “咦?”刚刚脱光了自己准备去脱苏歆渝衣服的程云豹,回头扫了一眼生怕和尚此时进来扫兴。结果这一眼让他愣住了。

  “卧槽!我衣服呢?”

  他刚刚脱掉扔地上的衣服都不见了……

  见卧室的门关上不久又开了,背对着门的和尚还有些好奇,怎么?这个程施主空有一副孔武身材难道竟是一杆镴枪头?速射炮?

  可当他转过头来时却懵住了。

  一条哈士奇嘴里叼着、手里抱着一堆衣服,人立着打开了房门,大摇大摆走了出来。衣服赫然是程云豹的。

  “这……”和尚看到眼前人立行走的哈士奇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半响终究压制不住心头所想:“这狗……也太可爱了。”

  但见在他眼里十分可爱的哈士奇,连理都不理他,径直走到厨房的气炉前,把衣服都丢在上面,然后有些吃力的用他手指特短的爪子拧开了气炉……

  衣服赫然正是程云豹的。

  和尚傻眼了……我去,狗竟然知道打火?

  就在此时,那哈士奇竟然转头看着他,冲他诡异的一笑。

  还笑!顿时,和尚感觉自己的人生观出现了严重的裂缝。

  “法师快,就是这条狗。”这时,程云豹从里屋奔了出来大喊。

  确实是奔了出来,而且还是裸奔。

  眼中精芒一闪,和尚连忙从自己的衣服里摸出一面精巧的小镜子。

  镜子背面刻录着一朵往生花,前面溜光的镜面中间又镶嵌了一个小型的八卦盘。

  和尚一开始完全被二哈的行为吸引了,此时方才醒悟。

  哦,我说怎么这么可爱,原来是条妖孽!他心中一定,拿着小镜子对着歪着头看着他的二哈道:“妖孽,还不快快现行?“

  程云豹看着镜子顿时大喜道:“法师法师快看,我说的每错吧,它就是一条狗妖。”

  和尚面露凝重的神色,点了点头。

  时鸣像看两个智障一样盯着二人。

  镜子里可不就是狗吗?我他么的又没化成人形,你怎么照不还是一条狗?

  “白痴!”时鸣忍不住喷道。

  “汪汪!”

  时鸣一叫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和尚感觉有点没面子,于是指着时鸣正色道:“大胆狗妖,竟然敢祸乱人间,看小僧不将你就地正法。”

  说着,从僧袍里又摸出一把小木剑,上面有些黑红相间的湿印,貌似沁过血。

  本来时鸣还以为这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假和尚,可当对方拿出这把小剑时,他眉头不禁一皱。

  有股莫名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这把剑是法器?

  在他们修仙界里法器是最低级的宝物,只满足于锻体期的修士使用,一旦进入筑基期,修士就可以运用威力更加大的法宝了。

  法器、法宝、仙器、仙宝、神器、神宝。

  曾经身为化神大能的时鸣都曾拥有过,法器对于他来说当然看不上眼,不过现在沦为一条锻体期的狗,这种东西还是很有威胁的。

  和尚明显还没进入锻体期为什么他可以使用法器?

  这些时鸣不得而知,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法器的来源。

  心中默念着口诀,两眼顿时放出两道精光,一股无形的波纹随之四散开来。

  “秃驴,看着我的眼睛。”

  “汪汪汪……”

  被他一叫,和尚下意识的看向二哈的双眼,霎时,一股异样的感觉弥漫了他的脑海。

  他仿佛瞬间来到了太行山下。

  他感觉自己变的好小,旁边的一只野猪好大。

  野猪怒视着他,仿佛试图进攻,他害怕极了。

  这时,忽然一个表情从容的中年和尚站在不远处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孩子,提起你的勇气,拿起武器赶走他!”

  “我不敢……”看着比自己还庞大很多的野猪,他吓的瑟瑟发抖。

  “我不敢!”

  “不要做一个懦夫。”

  “我真的不敢!”

  “天下众生皆平等,你为何不敢?”

  “我害怕,他好大,我好害怕。”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害怕就只能被淘汰,是被他吃掉,还是拿出勇气赶走它,你自己定夺。”

  “强者面对弱者时从容放下那是慈悲为怀,但弱者面对强者时,你应该拿出的唯有你的勇气。”

  “我害怕……我怕……但,我不想死!”

  他拿起地上的一截树枝向野猪刺了过去。

  这时的程云豹也进入了一种另类的状态。

  身为皇帝的他,端坐龙椅之上。

  早朝刚刚结束,身边的侍女端来冒着热气的汤圆,跪在他身旁将汤圆放置于他面前的桌几上。

  体态玲珑的小侍女刚刚要退下,却被他一把拉住。

  “你……”程云豹犹豫了一下邪笑道:“长的还挺水灵,朕以前怎么没注意。”

  “陛下……”小侍女吓坏了,连忙低下头。

  这时,小侍女却抬起了头,嘴里竟然还带着一股鬼魅的笑。

  程云豹见状忽然头皮有些发麻。

  幻境拉回现实:

  自以为自己拿着树枝刺向野猪的小和尚,实际上手里拿的那把小剑刺向的却是程云豹。

  自以为小侍女拿着一把匕首刺向了自己的程云豹,实际上被小和尚一剑刺在裸奔的裤裆处。

  “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