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缕神魂
无楼2020-06-19 01:032,160

  时鸣冷眼旁观,毛绒绒的小短手伸出了五根锋利的剑刃。

  他伸出的指甲堪比金刚狼的利爪。

  程云豹被他用幻术坑进了警察局,可这才半天时间就又出来兴风作浪了,可见,只要有关系有门路,在什么年代都吃的开。

  这种人必须铲除!

  “吱呀~”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苏歆渝揉着眼睛走出了卧室,之后整个人都懵住了。

  一个光头和尚手中持木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追着一个裸男捅,一边捅一边还闭着眼大喊着:“我才不怕你呢,该死的野猪!”

  裸男则捂着自己的小吉吉,一边四下逃窜一边扯着嗓子叫喊:“护驾护驾……有刺客!”

  更奇特的是,沙发上还蹲着个二哈,冷眼旁观着眼前的二人。

  这种情况下,二哈不是应该加入这场闹剧一起嬉戏的吗?

  不对,这不应该是自己现在该考虑的事情啊。苏歆渝也不知为什么,遇到这种事情竟然优先想到的是自己狗的态势。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苏歆渝连忙拿起手机怒斥眼前的二人道:“赶紧滚,不然我报警了!”

  说着按下了“110”

  不得不说现在警察的办事效率还是蛮不错的,十分钟后警察将两人带走了。

  “混账东西,你们不护驾也就罢了,还按着朕做什么?想造反吗?来人啊,我要抄你们九族!“

  “王队,又是这个程云豹。”时鸣听到一个小警员对一个中年警察说道。

  出了门,中年警察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沉吟道:“这次直接送精神病院吧。”

  小警员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程云豹他姐夫……”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

  中年警察吐掉香烟,把夹在腋间的大沿帽压在头上,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警车。

  自此,中年警察的这个形象便深深的烙印在了小警员的心理,久远久远。

  房间内。

  苏歆渝蹙着眉,紧抿着肉嘟嘟的嘴唇,坐在沙发上像是想什么事情。

  时鸣很讨厌她这个状态。

  因为这种状态下的她会不自觉的将时鸣的狗头拉过来抱着,就像抱着一个抱枕。

  明明沙发上有三个真正的抱枕。

  她胸前的两个法宝总是能有效的将时鸣压制的透不过气来。

  “这该死的程云豹!”

  苏歆渝轻轻揉了揉胸前的狗头,低头对时鸣说道:“豆包,我们搬家好不好?”

  “能不能先搬个山?”现在这位修仙界的大神是真的被闷的喘不过气来了。

  “走!”苏歆渝忽然使劲在时鸣的屁股上一拍:“上床睡觉去。”

  “卧槽——!”犹如电击,时鸣被人拍屁股,何时受过这等侮辱?

  可一听到上床睡觉,他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又伸了出来。

  可恶!

  苏歆渝看上去是那么漂亮淑女的一个妞儿,但她的睡姿时鸣实在是不敢恭维。

  睡觉时四仰八叉的样子很有女汉子的模样,用郭德纲的话讲,贴上胡子就是张飞。

  时鸣怒视着压着自己尾巴的那条大白腿,很是恼火。

  被人压着的感觉很难受。

  舔了上去。

  卧槽——!

  瞬间他有些傻眼了。

  这狗身体的本能害死人啊。幸好苏歆渝没醒,不然丢人丢大了。

  “妈,你放心吧,女儿在外边一切都好!

  你还不知道你女儿吗?欺负我的人还没生下来呢,放心吧妈。

  妈……

  别太累了!”

  也许是今天经历了太多,睡熟的苏歆渝说起了梦话。

  不知为什么,时鸣的嘴唇抽了抽。

  有些东西还是触及到了他的心灵。

  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正是花着父母的钱,挎着帅气的男生,跟闺蜜们大谈人生理想的时节。可苏歆渝却要边打工挣学费边上学,她没有怪自己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她知道自己父母身为普通的农民工有多不容易,有多么累,只是为了给她挣那点学费,一年年的风餐露宿。

  她最后叫了声妈,犹豫了很久才拉着有些委屈的颤音说道:别太累了。

  不知为什么,本来还恨她那条大白腿的时鸣,心里有些不好受,就像他修行之前一样,虽然背景不同,可谁还没有个为了自己孩子甘愿付出一切的父母呢?

  时鸣的狗爪不知不觉的抬了起来,

  这次他没感知她的柔软与坚挺,虽然这两个词有些矛盾,但她的那里确实是这么神奇的存在。

  时鸣只是将自己受损的神魂再次撕裂了一点,通过狗体烙印在了她的胸口。

  这样一来,她只要心跳加速或者遇到危险自己都能有所感知。

  “真是贱!”

  做完这一切,时鸣的神魂刚刚修复好的那点再次受了损,他感觉自己忽然变的好虚弱,回想之前的举动,顿时对自己有些不满,真是脑子进水了,她跟你有什么关系?瞎吉巴操的是哪门子的心?

  感觉到了自己的胸部受到袭击,睡意依然浓重的苏歆渝翻了个身,时鸣的狗尾巴终于得到了解脱。

  翌日。

  由于神魂再次受到损伤,时鸣起的很晚,醒来时家里只剩下他一条狗了。

  苏歆渝在走的时候,摸了摸熟睡中时鸣的狗头,及其亲昵的对他说了一句:“豆包,我要去找新工作了,你 自己在家要乖啊,要淑女一点哦,可不许拆家!”

  时鸣懒得吊她。

  放在平时早就骂回去了,叫我豆包也就算了,还他么淑女?也不看看你自己够不够淑女?

  呸呸呸,老子是纯爷们。

  时鸣这一觉就干到了中午,起床以后随便在冰箱里翻了点面包吃了。

  随后坐在沙发上开始吐纳修炼。

  就在他刚刚进入状态时,忽然心跳猛的一跳。

  他的脑海中模糊的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很高!

  很胖!

  很丑!

  他将苏歆渝按倒在了床上,苏歆渝使劲的挣扎哭喊着。

  时鸣的狗眼霎时睁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