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功成身退
无楼2020-06-19 01:032,302

  穆芊芊的家境殷实,又是家里的独生女,按理说应该是被众星捧月般供着的千金大小姐。

  可由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一气之下考了警校。

  她是一名实习警员,临时被分到了胡明的小组,平时无事跟着胡明巡巡逻,差查案,偶尔还负责一下审讯工作。

  像今天这么重大的案子她还是第一次参加,所以很紧张。

  紧抿着薄薄的嘴唇,不时将小脑袋探出石灰柜遮挡的范围,见一切如常便又缩回来。

  她一切的感官以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石灰柜的对面,漆黑的院子以及泛出一丝光亮的地下室。

  即便时鸣将头探进她的怀里,她都好像没发现。

  “卧槽,这条狗在干嘛?”

  胡明见到眼前这一幕怔住了,时鸣已经将整个头都塞进了蹲在石灰柜后面穆芊芊的怀里。

  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跟胡明最久经验丰富的老警员王勇,看到后很严肃的对胡明说道:“头儿,这绝壁是条色狗,我们把它抓起来,就告它猥、亵。”

  “滚!”

  闻言,穆芊芊终于发现了时鸣的存在,她生来就怕狗,顿时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要不是被张松捂住了嘴巴,肯定就尖叫出声了。

  时鸣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当他闻到穆芊芊身上发出来的气息时,就格外的沉迷,感觉很好闻,想要多闻闻。

  那种感觉就像断了“粮食”的瘾君子,再次见到久违的“粮食”,那种忘我的迷失的模样。

  这……

  时鸣狐疑的看了惊慌失措的穆芊芊一眼,眼神里透出一种茫然。

  他也不清楚自己刚才怎么了。

  就在这时,一辆汽车打着远光灯开进了村子。

  “噤声!”胡明小声喝道:“都躲好。”

  汽车进了村子停在了丁字路口,但却并未熄火。

  胡明等人摒住呼吸,现场的空气一片死寂。

  现在所有人的精神都绷了起来,车子里的人多半就是这次抓捕的目标之一了,只要他或是他们一进院子,就将会被一网打尽。

  穆芊芊顾不得害怕身旁的时鸣了,她将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石灰柜后面,生怕露出一点点马脚,纤细的胳膊扶着石灰柜的边缘,微微抖动。

  胡明的手已经握上了腰间的手枪。

  可这时,汽车仍旧没有熄火,车上仍旧没有下来人,更没有人走进院子。

  “头儿,怎么回事?”王勇捏着嗓子小声问道。

  “沉住气。”

  忽然,外边传来汽车极速倒车转弯的轰鸣声。

  “不好!”胡明眉头一索,立刻站起来冲了出去。

  “王勇,张松跟我来,其他人进地下室抓人。”

  胡明冲出院子时,汽车正在往高架桥方向极速驶离。他连忙掏出对讲机讲道:“北环高架桥、北环高架桥方位一辆黑色越野向你们驶去,跟绑架儿童案有关,附近的同志速速施予拦截。”

  这时,王勇已经将警察从另一个漆黑的胡同里开了出来,胡明跟张松迅速钻了进去,向着黑色越野追去。

  剩下四名持着真正枪械的警察冲进地下室,然后对上三名只有一把水枪的绑匪,其结果可想而知。

  三名绑匪被现场抓住,八名儿童以及两名成年人被成功解救。

  而接头的嫌疑犯,看到停在路口的出租车以及被放了气的捷达车,产生了疑虑,调转车头逃跑了。

  此间事了,白心月跟小杰还得回警局配合警察同志们做一下笔录。

  负责接待他们的正是这么叫做穆芊芊的女警。

  警局的蓝白墙壁,随处可见的庄严帽徽,以及调查室高墙上张贴的公正严明几个大字,都让穆芊芊安心了不少。

  之前的紧张感一扫而空,此时的她,漂亮、严肃、英姿飒爽。

  “姓名?”

  “白心杰。”

  穆芊芊:“年龄?”

  小杰:“19”

  穆芊芊:“怎么发现的?”

  小杰:“上厕所时。”

  穆芊芊:“之后呢?”

  小杰:“傻狗开车带我们去追。”

  穆芊芊:“傻狗是?”

  小杰:“傻狗就是傻狗!”

  穆芊芊:“蛤?”

  小杰:“就是一条狗。”

  穆芊芊:“……”

  穆芊芊:“不管你跟他之间有什么恩怨,这是办公,请你不要将自己的情绪代入进来,说出他的名字。”

  “王富贵!”

  “王富贵是?”

  “狗!”

  “……”

  穆芊芊感觉自己被戏耍了,俏丽的小脸顿时阴沉的可怕。

  因为家境好,从小就被人捧着,鲜有人这样戏弄过她,尤其还是在这么严肃的地方。

  “啪!”她一拍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黑着一张脸刚要发怒。

  忽然一双粗糙的大手,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

  胡明不知何时回来了,刚才的一幕他都已经看在了眼里。

  轻轻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讪笑道:“虽然可能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他说的有可能是事实。”

  “蛤?”

  “来,”胡明没有向呆若木鸡的穆芊芊再解释什么,而是取而代之的坐在了穆芊芊的椅子上,对一脸天然呆的小杰笑道:“来小兄弟,咱们聊聊这条狗……哦不,这个案子。”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话说,当白心月与小杰被成功解救出来后,时鸣迟疑了。

  他默默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人们都在忙碌着,有人将嫌犯押解起来,有的去安慰孩子们,有的打电话叫车,有的……

  没有人发现,这里本应该还有一只狗。

  即便连白心月都好像忽略了他。

  无所谓,本来他也打算回去了,经过这次事情,自己彻底在警察面前暴露了自己的智商。

  搞不好要被请去做个警犬什么的,那可就丢死人了。

  想想以后被警察牵着,被迫闻这个、被迫闻那个,搞不好一个便秘的嫌犯,留下的唯一线索,就是拉的那泡屎……他就感到屈辱,不可接受。

  白心月跟小杰都知道自己会开车了,那以后怎么对自己?像人像狗?

  会很尴尬的。

  于是,时鸣选择了离开。

  离开之后要去什么地方?

  不言而喻。

  其实以上原因都是时鸣愿意承认的理由,事实上,他的心里一直挂念着某个睡觉破马张飞的女孩。

  只是他不愿承认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