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神奇的狗
无楼2020-06-19 01:032,446

  反应过来的小杰顿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卧槽,好险,刚才真是脑子抽筋了。

  “闭上你的嘴,不许说话。”小杰深深吸了口气,抚了抚自己的胸脯,再次变的趾高气扬,他拿着枪对光头指指点点的厉声道:“不然一枪打死你。”

  光头唯唯偌偌的狂点头。

  白心月活动了活动有些发麻的手脚,很难得的拍了拍小杰的肩膀,对其投来一个赞赏的眼神。

  然后……

  然后手里的枪就被小胡子冷不丁的夺过去了。

  “我的。”

  小胡子抢过枪护在胸前,一副你不能抢的意思。

  小杰愣住, 被白心月偷偷碰了一下,转头一瞅,白心月早已把手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这弯转的太急,在场的几个人都还没有适应过来,这时的光头男跟白心月姐弟俩面对面的都举起双手。

  那样子就跟西游记里过火焰山时,百姓们都高举着双手求雨一毛一样。

  “妈蛋,现在我才是大爷。”醒过神来的小胡子忽然暴起。

  “我让你拿枪指着我,我让你吓我,打死你!biubiubiu……”

  前面说过了,小胡子这还是人生第一次被人拿枪指着,早就吓破了胆,现在枪到了他手里,大脑忽然膨胀了,一副你吓我,我特么先弄死你的模样。

  拿枪对着小杰就连开了两枪,嘴里还配合着发出“biubiubiu”的声音。

  然而,手枪发出来的却并不是这个声音,而是“噗噗噗”的声响,音效极为低沉,比屁声还小。

  因为枪里射出的也不是子弹,而是H2O。

  小杰的惊惧之心还没及时到来,便被呲了一脸水,一时怔住了。

  “卧槽!”几乎同时,屋子里除了中分男跟那些孩子们以外,都惊呼出声。

  “水枪?”

  小胡子懵比了,还不甘心,想再确认一下,但心里已经极度没谱了,于是对着小杰又开了一枪,嘴里弱弱的配合道:“biu……”

  又是一串水柱呲脸上,小杰伸手摸了一把。

  光头男不解的看向中分男,那意思很明显在问,说好的枪呢?

  中分男这时才放下筷子,抹了抹嘴上的油,还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撇了光头男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是人贩子,又特么不是毒贩子,哪来的枪?”

  闻言,光头男跟小胡子都怔住了。

  小杰跟白心月两人却乐了,哦,原来没枪啊,那还怕个吊?

  不过很不好意思,中分男一句话,再次将姐弟俩拉回现实,他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从容至极的将匕首插在矮脚方桌上。

  “看你们的样子,就跟我们没枪你们能跑的了一样?”

  是啊,没枪他姐弟俩也不是这三个人贩子的对手啊,何况人家有刀。

  小杰很想呈英雄挡在姐姐身前,可毕竟这不是电视剧也不是小说,他也不会飞檐走壁跟空手入白刃,于是本能的躲在了白心月身后哀求道:“大哥,都是误会,误会。”

  “捆了。”中分男说道。

  再次将姐弟俩人捆起来后,光头男犹豫了片刻问中分男:“老大,客户什么时候来?”

  中分男白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坐不住了?”

  光头男摇头道:“不是,我怎么眼皮子老跳啊,您再打电话催一下,别再整个夜长梦多。”

  ……

  ……

  姐弟二人来前的车上报了警的,而且还依着电话另一端的指示,一直开着手机。直到他们被抓,小胡子才搜出他们的手机关了机。

  于是线索也就断在了这个丁字路口。

  这次出警是绑架儿童案,警局给予高度重视,出警速度极为讯敏。

  这期间,发生的一系列变故,说起来繁琐复杂,可实际上时间并不长。

  警察来到丁字路口,线索就断了,因为是乡村,虽然路很黑可交通是绝对的顺畅,所以警车也没开警灯,来的悄无声息。

  赶来最早的是以警官胡明领队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五个人。

  胡明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了,在他手底下破获的案子恐怕一抽屉的档案袋都装不下了。

  “王勇,去查看那辆出租车,张松,去查看那辆破捷达,其他人就近搜寻线索,尤其以脚印为主。”

  “是!”在紧张有序的分派任务后,其他人领命去执行了。

  胡明则眯着眼观察起周围的坏境来。

  正在这时,一条狗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在一个院子门口,那条狗竟然人立而起,然后伸手一指院子。

  “卧槽!什么情况?”

  胡明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警队里的警犬他见的多了,可还从没见过这种样式的狗。竟然跟人一样站立着,还伸出一只手指着某处,一副给他们指路的样子。

  感觉不可置信,可胡明还是走了过去。

  那条哈士奇竟然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的胡明一愣一愣的。

  当他跟随哈士奇来到院子里后,立刻发现了院子里的那处地下室,于是悄悄接近。

  从小窗户看到里面的情况,他眉头一挑,眼神中透出一抹精芒,手伸向腰间准备掏枪。

  然而此时,哈士奇竟然拍了拍胡明的肩膀。

  胡明为之一震,要知道,这种精神高度紧张亢奋的时候被人在身后拍一下,是有多吓人。还好,他是一个经验老道的警察。

  回头一看,不由的又是一阵懵比。

  人立着的哈士奇对他笑了笑,伸手对他摆出一副要好处费的样子。

  卧槽,不是说过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吗?这狗什么鬼?

  哈士奇不是别人,正是感觉到外边动静出来查看的时鸣,他出来接应警察的这个空档,地下室正在上演那处夺枪闹剧。

  见他会错了意,时鸣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外边的人,再指矮墙下放的那堆石灰柜。

  胡明经验丰富,虽然没见过这么牛逼的狗,可领悟力还是很强的,于是他捏着嗓子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先躲起来?”

  时鸣点了点头,觉得对方不错,挺聪明,满意的伸出一只手(爪)欣慰的拍了拍胡明的头。

  “……”

  好吧,事关重大暂且先不跟一条狗一般见识,胡明想到。

  他用激光手电,晃了一下外边的人,做了一个手势,于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警察迅速的躲在了矮墙那边的石灰柜堆里。

  其实,时鸣示意他们躲起来的时候,胡明心中就已经出现了一条清晰的脉络。

  这几个绑匪将孩子绑来这里,还抓了俩个人,然后他们自己开吃开喝并不急着转移或者处理掉两个不值钱的成年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有人接头,亦或是交易。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撇了一眼身旁的哈士奇……

  卧槽!这条狗在干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