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地下密室
无楼2020-06-19 01:032,759

  “下车!”中分男命令道。

  白心月连忙强忍“砰砰”直跳的小心肝,努力的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可最终还是比哭好看不到哪去,即便她本身就很好看。

  “这是干嘛呀大哥?”

  中分男将手搭在车门的上沿,笑吟吟的对白小月说道:“妹子啊,委屈一下,跟哥走一趟。”

  白小月讪笑着摇头。

  于是小杰也摇头:“对,我们不去。”

  “这恐怕由不得你们吧?”中分男将手里的枪在他面前晃了晃,冲白小月挑了挑眉:“乖哈,听话的话,哥不会伤害你们的,不然……呵呵,这玩意可不长眼。”

  无奈,怀着一颗忐忑不安以及恐惧的心,他们还是乖乖下了车,毕竟人家有枪。

  小杰的感觉自己的心跳快的跟敲鼓似的,他很担心照这个样子下去,迟早会痉挛的。

  中分男押着二人进了一个黢黑的院子。

  小胡子追上光头男,悄声说道:“二叔,车里还有一条狗,要不要一起抓过来?”

  光头男使劲在小胡子的后脑勺扇了一巴掌:“你他么的见过绑匪绑一条狗吗?怎么?嫌咱院里动静不够小?生怕别人发现不了吗?”

  就这样,一只可怜的哈士奇被孤零零的丢在了车里。

  “好烦啊。”时鸣感叹道:“不怕遇到神一样的对手,只怕匹配个猪一样的队友。”

  很显然,他说的是小杰。

  伸展了个懒腰,他从车窗跳了出去。

  这时的小胡同里,就只剩下了两辆车跟一条狗。

  他恶搞式的爬到捷达车顶,撒了泡尿,然后跳下车,短的可怕的小手“噌”的一下,钻出几个锋利的指甲。

  用指甲给捷达车放完了气儿。

  做完这一切,他抬头看向那个黢黑的院子,要说狗眼还是有些用处的,毕竟夜晚视力比人强。

  几个跳跃便蹿了进去。

  原以为院子里一样漆黑一片,可跳进去他才知道,原来这个普通的民房下面还有一个灯火通明的地下室,地下室的面积极大,占据了三间正屋的整个下方空间,就跟个小二层楼似的。

  时鸣又一个优势再次展现了出来,他走路不会有声音,即便靠近地下室的小窗口。

  透过小窗口,时鸣看到有七八个孩子拥挤在角落的笼子里,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恐惧,有些孩子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这些孩子有男孩有女孩,都是七八岁的样子,他们互相依偎着,颤抖着,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与哀伤。

  很显然,三个绑匪肯定恐吓过他们了,不然现在他们不可能连哭都不敢了。

  白心月与小杰被他们用绳子背靠背的捆了起来,然后扔在了关押孩子的铁笼旁。

  小杰一直在瑟瑟发抖,白心月到是好一些,可脸色也不舒服,毕竟被人绑架了,任谁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秀出一脸笑魇如花。

  三个绑匪围着一张破旧的矮脚方桌,席地而坐,桌子上有他们从城里买来的啤酒跟鸡鸭鱼肉,样子不乏乡土气息,很接地气。

  中分男的枪被他随手放在身旁的地上,腾出手来一边喝酒一边啃鸡腿。

  另外两个则不时叫着中分男碰下酒瓶,从二人的态度来看,这里谁说了算,高下立判。

  整个地下室,除了铁笼子,一张方桌一张竹木床和一床被褥外,再也没有其它陈设了。

  “二叔,那小子一直在发抖。”小胡子坐的方位正好面向白心月姐弟俩人,见小杰一直发抖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吃了口烤鸭腿以后提醒着光头男。

  光头男还没说话,中分男一边夹着菜,一边说道:“别理他,怂包一个,肯定是被吓的。”

  “哦!”

  小胡子闻言稍稍安心的喝了口酒,可他还是有些狐疑的再次抬头看了一眼。

  “二叔,那小子抖的还挺有节奏感,要不然让他给咱们唱个歌呗?”

  光头男伸腿就给了小胡子一脚,怒道:“你他么还吃不吃?唱毛啊唱,怕街坊四邻的听不见?”

  小胡子被光头男踹了个趔趄,伸手拄了下地,不小心碰到了中分男放在屁股后面地上的手枪,直接给碰到了小杰的脚下。

  “哦!”小胡子被光头男教训了一下,顿时老实多了,连忙将头埋下,对着桌子上的酒啊肉啊的欺负起来。

  看到被踢到自己脚边的手枪,小杰眼睛一亮,身体抖动的速度忽然间加快了。

  时鸣还在想,要不要用幻术帮他们一把,可见到小杰现在的样子,他露出一副古怪的神情。

  一个正常人被吓到肯定会发抖,这毋庸置疑,可当一个人发抖时,他的眼中流露出的应该是惊悚或者恐惧。

  小杰刚才眼睛一亮,这很不符合常理,且之后身体抖动的速度加快。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在蹭束缚住他们姐弟俩的绳子。

  果然,小杰忽然一骨碌爬起来,抓起手枪对着桌子上吃肉喝酒的三人大声呵斥道:“住嘴!”

  一直还饿着的小杰看到他们喝酒吃肉,早就饥肠辘辘了,一句住嘴竟然脱口而出。

  “呃……不许动!”

  感觉到自己刚才的口误有些尴尬,他竟然还对三人哈了哈腰:“不好意思,刚才说错了,麻烦把手举起来。”

  他一嗓子把小胡子跟光头都吓了一跳,闻讯十分利索的把手举过头顶,显然他们很吃惊,嘴巴张的圆圆的,那些刚刚啃进嘴里的鸡啊鸭啊鱼啊之类的肉,噼里啪啦的掉了出来。

  时鸣从窗外看着地下室的动静,不由的也为中分男暗地竖了竖大拇哥。

  现在现场唯一还保持镇定的就是中分男了,背对着小杰的他甚至连头都没回一下,继续用筷子夹着眼前的肉片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还直吧唧嘴。

  临危不乱啊,这个逼装的6。时鸣暗道。

  小杰拿着枪指着小胡子说道:“你,过来,帮我姐把绳子解开。”

  小杰跟白心月分别被他们捆了起来,然后又背靠背的绑在了一块,他蹭断了自己这边的绳子,白心月这边还捆的牢着呢。

  小胡子瞅了眼光头,被枪指着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敢违命,低头哈腰小心翼翼的走到白心月身旁,不时还拿那双小眼瓢一眼这时一脸得瑟的小杰。

  拿枪,小杰也是大姑娘上轿,从来没摸过这玩意,就在电影里看见过,老桥段经典台词他记得有一句:有枪就是牛逼。

  至于什么电影,他早忘了。

  “快点。”见小胡子磨磨唧唧的解半天解不开,不由的用枪点了点他的脑袋,趾高气昂的喝斥道。

  “解……解不开啊。”被枪指着本来就够紧张的了,再加上系的又都是死扣,小胡子哆哩哆嗦的怎么可能解的开。

  “废物,闪开。”小杰一脚将小胡子踹了个趔趄,把枪往小胡子手里一放:“拿着,看我的。”

  “唉。”小胡子连忙接过手枪。

  “呃……”见状光头愣住了。

  白心月被捆住,自然无法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然非得给小杰来一顿正抽反抽各种花式各种抽,不把他脸抽肿才怪。

  小杰倒也利索,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绳子解开了。

  光头男乐了,放下了举起的手,哈哈大笑。

  麻痹的,小胡子早吓懵了,自从被小杰拿枪点了点头,就一直颤颤巍巍的在那站着不敢动,见小杰把绳子解开,讨好式的又把枪双手递了过去。

  “卧槽!”光头怒骂一声:“你他么的傻逼,那是枪。”

  小杰接过枪,光头立刻又把手高高的举了起来,使劲抿着嘴唇,生怕因为刚才自己一声爆呵迁怒拿着枪的小杰。

  光头一声怒喝,惊醒了小杰,同时也惊醒了小胡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