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跟姐姐睡好不好
无楼2020-06-19 01:032,802

  摄影棚旁的一辆房车里,叫强子的胖子躺在里面哀嚎着,身上一道道的抓痕跟咬痕看上去极为恐怖。

  终于清醒过来的陆明在助理的陪同下,十分抱歉的跟胖子道歉道:“强子啊,实在对不起,我中午吃饭时喝了点酒……入戏太深,错把片场当现实了,实在抱歉,看到自己老婆被欺负,我……这样吧强子,你说个数。”

  助理也连忙帮腔:“是啊大海,明哥也是无心的,可能是喝大了,咱们换位思考,如果是你喝多了看到自己老婆被人欺负,你会怎么样?”

  陆明连忙点头应和:“都怪我都怪我,怪我入戏太深,又喝大了没分清现实与拍戏,希望大海你能原谅我。”

  胖子哭丧着个脸十分委屈的说道:“明哥,咱先不提这是不是拍戏的事,您自己有没有老婆你心里没点逼数?”

  “是啊,你连女朋友都没有。”助理恍然。

  回家的路上,苏歆渝没有坐公交也没有打车,8站路她独自一人闷头步行。

  时鸣跟在她后面,为了不太引起别人的关注,他四条腿迈着八字步一摇三晃的独自一狗跟在苏歆渝后面。

  走着走着,突然,苏歆渝站住了脚步,时鸣也跟着停了下来。

  没办法啊,来时是跟着自己的一缕神魂来的,回去必须得跟着苏歆渝才能回去,主要时鸣不认路。

  至于为什么非得要回苏歆渝的家,时鸣貌似根本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苏歆渝木木的站在当地,低着头一言不发。

  时鸣因为狗体本能的盯着她看还歪了歪狗头。

  半天,苏歆渝才低声唤道:“豆包。”

  “老子不叫豆包!”

  “汪汪汪。”

  苏歆渝仍旧低着头,幽幽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变的聪明了,你为什么突然就喜欢两腿走路了,我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跟你接触过的人都变的神经兮兮的,但是……”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个调门,语气中也掺杂进了一丝抱怨:“但是请你不要打扰到我的生活好吗?你只是一条狗耶,你能不能有点狗样?”

  “狗咬吕洞宾!”闻言时鸣心中很难受,自己平白无故的动什么恻隐之心,耗费自己一缕神魂不说,人家还不受用,于是有些恼火的说道。

  可忽然觉得狗咬吕洞宾这个成语太过暴露的侮辱自己,于是再次开口说道:“我真是狗拿耗子……”

  “次奥!”

  苏歆渝并不知道时鸣耗费的那缕神魂有多金贵,她更不知道之前为了来救她,时鸣一路狂奔的消耗有多大。

  她只是很不适应现在的“豆包”。

  本来自己的狗变聪明是一件好事,可现在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它整的精神分裂了,于是她有些抱怨也是在所难免的。

  人有时候就是当局者迷,站在旁过者的角度,或者换位思考的话,苏歆渝就会知道,这些天以来的所有变故,时鸣都是在保护她。

  局外人换成时鸣,他现在也就不觉得委屈了。

  很可惜,他们都是局中人。

  时鸣很难受,感觉很委屈,明明自己帮了她,她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责备他。

  瞥了苏歆渝一眼,时鸣低头往相左的方向走去。

  这是离家出走的迹象吗?苏歆渝一怔。

  ……

  频临小区的地方都会有各种小市场,是那种有卖各种美味的小吃、新鲜的果蔬、精美的手工艺品的便民市场。

  下午午休的时候人流稀松。

  一家包子铺的小老板趁着难得的闲暇时候,收拾一下门口柜台上掉落的肉馅。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身材娇美长相清秀的少妇。

  “咦?”少妇突然看到一条哈士奇侧躺在自家门口,有些惊异的自语道:“哪来的狗狗?”

  哈士奇懒散的睁开眼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闭目假寐。

  少妇被它的举动逗笑了:“呦,这小狗狗还挺高傲。”

  哈士奇正是跟苏歆渝分开以后的时鸣。

  他一路向前穿街走巷,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因为中午没吃东西,肚子有些饿,走到包子铺前闻到包子的香味就更加走不动路了,于是想躺在这里休息一下,借着机会恢复一下再次受到创伤的神魂。

  男人最忌讳被女人说小,不分时代。

  对少妇叫他狗狗他勉强可以接受,毕竟自己现在就是条狗。可她叫狗狗也就算了,非得在前面加个小字。

  时鸣有些不高兴了。

  “滚!”他抬起头再次睁开眼对少妇吼道。

  “汪!”

  突然的狗叫把少妇吓了一跳,她本能的后退了两步,可看到这条哈士奇叫完再次精神不振的躺了下去。

  看它的样子有些可怜。

  “狗狗乖啊,狗狗不叫。”少妇壮着胆子靠近时鸣,伸手去摸它的头:“你是饿坏了吧?正好还有几个包子你要不要吃?”

  时鸣的头被她摸到,本能的想要躲开,可忽然听到她说包子……

  想想还没恢复的神魂,再想想不争气的肚子,时鸣咽了咽口水,然后很不争气的对少妇点了点头。

  “哎呀!”少妇见时鸣点头吃了一惊:“你……”

  她不确定的再次问道:“狗狗你能听懂我说话?”

  “废话。”时鸣心里臭骂一声,但想想,如果别人知道我不是一般的狗,那也是有些麻烦的。

  于是他摇了摇头。

  “啊?听不懂吗?”

  点头。

  “但我看你点头,好像能听懂一样?”

  摇头。

  少妇眼中精光异彩,皎洁的笑了笑,对着屋里喊道:“小杰、把那几个剩包子拿出来。”

  “唉!”

  接着,从店里走出来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男生,他手里提着几个用塑料袋装着的包子。

  “姐,客人呢?”男生瘦瘦的,衣服上沾了些许面粉,可看上去却给人一副很干净的样子,他出来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要买包子,于是问道。

  少妇从叫小杰的男生手里接过包子,本想扔地上的,可聪慧如她忽然觉得这样很不礼貌,虽然对方是一条狗,可怎么看,给她的感觉,对方都不是一条普通的狗,而是一条……

  不简单的狗。

  毕竟听的懂人话。

  于是她将包子取出来,掰开递到哈士奇的嘴边,看着他一口将包子吞进肚子。

  “别急别急嘛,又没人跟你抢,别咽住了。”

  小杰见状有些不解的问道:“姐,你要我拿包子是给狗吃啊?”

  一口吞下半个包子,时鸣趁空使劲瞪了小杰一眼。

  少妇被逗的“咯咯”直笑。

  “哪来的狗?”小杰问道。

  少妇没理小杰,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狗,她一边饶有兴致的喂着时鸣吃着肉包子,一边还用另一只白皙的小手摸着他的狗头问道:“狗狗,你是不是迷路了?跟姐姐回家好不好?”

  “什么?”小杰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姐,这可是哈士奇。”

  “哈士奇怎么了?”

  “你不知道哈士奇是拆家小能手吗?”小杰说道:“况且,我们住的是一居室,你睡卧室我睡客厅,我可不愿守着一条狗睡觉。”

  少妇白了小杰一眼,依旧抚摸着时鸣的狗头:“谁说要它跟你睡了?我还要抱着它睡觉呢。”

  “啊?”

  “你看它的毛多干净。”随后少妇低头轻声问时鸣:“狗狗,跟姐姐睡,你说好不好?”

  看着少妇饱满的胸脯,嗅到她身上女子独特的香味,时鸣不禁打了激灵,才脱离家里那位的法宝压制,难道要再次频临危机?

  时鸣心中想到,这法宝比苏歆渝的还大,太危险了,不行,我不能跟她睡觉。

  于是他很“违心”的点了点头。

  “卧槽~!这条色狗居然点头了?”小杰哑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