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要狠一点
无楼2020-06-19 01:032,554

  豆包低着头黯然神伤的离去,看在苏歆渝的眼里,她也难受。

  她追来着,

  没追上。

  可以说当时她就后悔了,跟一条狗置什么气,何况还是自己养大的狗,且不论它听不听的懂自己在说什么,很明显它知道自己讨厌它嫌弃它了,于是变聪明了的“豆包”便选择了离开。

  她好后悔,一时怔在了原地不知自己该去哪儿。

  即便一辆十分豪华的房车停在她面前,她也没有了往日那种观赏的兴致。

  “小姑娘去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啊?”大明星陆明的头探出车窗问候道。

  按理说,一个群演不会有这种待遇,再漂亮的群演陆明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时鸣给陆明施展的幻术太过逼真,让他一时还深陷其内,对苏歆渝居然莫名的动心了。

  苏歆渝正难受呢,但见有人招呼她,于是抬头看了眼。

  有些眼熟,竟然一时忘了才刚见过,而且对方还是经常上电视的明星。

  “你聋吗?没听见明哥跟你说话吗?”陆明的助理见苏歆渝痴痴呆呆的没啥反应,他也将头伸出来有些厌恶的说道。

  “滚!”苏歆渝。

  ……

  “豆包”是苏馨渝一手养大的,即便上大学勤工俭学也要带着它,她一直把它当成陪伴自己的朋友,只是她知道豆包只是一条狗。

  眼前的少妇对时鸣的态度又有些不同了,她虽然知道时鸣是一条狗,可她却把它当人一样对待,这是时鸣很受用的,即便她称号他依然是“狗狗”。

  她不会像苏歆渝一样把食盒放满狗粮扔地上,而是把自己做的肉包子亲手掰开喂他。

  可不知为什么,时鸣脑海里还总是忍不住闪过苏歆渝那两座将他压制的法宝,睡衣遮不住的两条大白腿,以及睡相堪比破马张飞的姿态。

  傍晚饭点包子铺的生意特别好,时鸣趴在包子铺的门口,少妇已经顾不得他了,忙碌的一头细汗。

  包子铺门口的外卖柜台挤满了人,有些人暂时排不到都会逗弄逗弄一下时鸣,时鸣懒得理他们。

  “愚昧的凡人。”他心中默念。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蹲在他面前,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时鸣。

  她也是来买包子的,只不过挤不过大人们,于是自觉的排在了最后。

  时鸣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头看了她一眼。

  小孩子的心灵是最为纯净的,她与他对视,时鸣心里莫名生出一种亲切感,像看自己孩子一般。

  人聚人散,过了高峰期就会渐渐步入平淡。

  包子铺的生意也是如此,慢慢的人群渐少,最后只剩下少有的四五个人了,包括小女孩。

  少妇擦了擦额头沁出的细珠,看到一直跟时鸣对视的小女孩,微笑着问道:“小兮,今天买几个包子?”

  “三个。”

  “五毛。”

  小女孩接过少妇递来的包子,将皱巴巴的五毛钱递给了少妇。

  “谢谢姐姐。”道了声谢后,她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时鸣走远了。

  一直排在末尾的是三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其中一个长了小胡子的男人有些诧异的问少妇:“老板……”

  可能下意识里老板都是那种大腹翩翩的油腻中年男人,刚喊一声老板,他总觉得有些别扭,于是犹豫了一下加了个“娘。”

  “唉……呃!”

  听到对方喊老板 ,少妇本能的应了一声,万万没想到他中间自行打了个空格,加了个“娘。”

  于是对话就变成了:

  “娘。”

  “唉!”

  “……”

  另一个光头使劲憋住没笑,为了缓解尴尬他替小胡子问道:“老板娘,你家包子这么便宜?三个才五毛钱?”

  少妇笑道:“大哥你们有所不知,刚才那个小姑娘是单亲家庭,孩子妈妈又遭了车祸瘫痪了,生活很困难,平时只能靠低保跟乡邻们的照拂才能勉强度日,还好小兮懂事,但脾气倔,你要不收钱她能就算饿着也不买。”

  小胡子目露悲戚:“那确实很可怜,老板……娘,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小兮每晚都来这买包子,我比谁都熟悉她家的情况。”

  “哦!”闻言,三个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三位大哥买包子?”少妇问道。

  “嗯。”没说话的男人留着中分,他点头说道:“给我来俩韭菜馅的。”

  “好嘞。”

  韭菜馅的在笼屉的最底下一层,上面三层的都卖光了,所以要给他拿韭菜馅的就得把上面的笼屉一个一个都搬下来。

  包子铺的笼屉都是特别大的那种,跟农村早期家里烧柴禾的那种大锅能对接的。

  闻言,少妇招呼小杰过来搬笼屉。

  费劲巴拉的给中分男拿了俩包子,又费劲巴拉的把笼屉码回去。

  “您呢大哥?”少妇问就近的小胡子。

  “哦”小胡子说道:“我也要俩韭菜馅的。”

  “……”

  没办法,再搬一次吧。

  等搬出最底层的笼屉,给小胡子拿了俩包子后,少妇像是想起了什么,拦住了小杰准备将其重新码回去的动作。

  但见她笑盈盈的问最后一个光头男:“大哥,您不会也要俩韭菜馅的吧?”

  光头摇了摇头。

  闻言少妇才放心了。

  小杰再次费劲巴拉的将笼屉放回去。

  “您要?”

  “三个韭菜馅的。”

  “……”

  过了华灯初上时的忙碌,包子铺的生意也接近了尾声。

  少妇跟小杰开始收摊了。

  忙碌了一阵子后,少妇将两个肉包子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对小杰说道:“小杰,这俩包子别收啊,这是给狗狗的。”

  “给我的?”闻言时鸣徒然抬起头。

  做一个食五谷杂粮的狗,确实很麻烦。

  现在时鸣夺舍的这条狗的本能里,吃对它来说那是抵抗不了的诱惑。

  罢了罢了,谁叫自己当初瞎了眼不夺舍一个人呢。

  正如苏歆渝所说的,你能不能有点狗样?

  时鸣觉得现在自己确实应该给自己重新做一个定义了。

  他站起来跳到凳子上,坐下开吃。

  “卧槽!”见状的小杰懵比了,连忙喊叫:“姐,快来看快来看啊。”

  “怎么了?”闻言少妇连忙走了出来。

  一条哈士奇,屁股坐在凳子上晃悠着两条腿,两只狗爪搭在桌子上捧着包子,啃。

  “这……”少妇也惊到了。

  这狗成精了吗?居然跟人一样坐着吃饭。

  姐弟俩看着眼前的一切陷入石化状态,但求一阵风吹来就可以在风中凌乱了。

  街角拐角处的某块路灯照射不到的黑暗中。

  三个男人围成一个圈,蹲在地上吃着韭菜馅的包子,他们吃的很专注。

  待包子吃完,光头男打了个饱嗝说道:“干不干?”

  小胡子有些犹豫,他总觉得于心不忍:“要不还是算了吧,人家都那么可怜了。”

  中分男一巴掌拍过去,训斥道:“石头,咱出来是干嘛的?还想不想回村娶媳妇了?挣大钱就得狠一点。”

  “对,心要狠一点。”光头男附和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