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陷阱
二月桃花雪2018-06-08 13:022,879

  李庸看这局势正朝不可预料的方向逆转,忧心二少爷的安危。然则偏头看沈大少只是略微绷起了眉弦,薄唇紧抿,瞳如墨染,目光紧促的追动着二少爷晃动的背影,并未作声下令。李庸身为下属,自是不敢妄加进言,只能隐下焦急,朝距离身后不远的一溜黑影打了几个手势,蓄势待命。

  平嫣已刨出深深的一眼细坑,眉眼飞跃的将手探到根下,欲要连根拔起。枝叶拨动的沙沙碎响让毒蛇愈加警惕。它撑立着半个身子,像是在测量猎物的大小,抖着三角脑袋左右筛晃起来,眼见就要呲开毒牙朝平嫣扑去。

  沈钰痕望着她毫无知觉的侧脸,握枝的手掌都要麻了,算准距离,一扬手,手中藤蔓裹着强风,簌簌落下。然则比这个动作更迅捷的则是不知从何处抛来的一块石子,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正巧不巧的打在毒蛇隐没的草丛里。

  藤蔓扫在草尖上,乱草飞旋,一声清冽的鞭声撕破万籁俱寂的深夜,顿时惊起林中鸟兽万物的一片喧嚣。毒蛇屡次受惊,本能的自防,直朝最近的平嫣滑躯而过,攻击凛凛。

  月夜千里,就在她抬头的一刹那,银辉柔和,自九天之上飞流直下,将她整个身子都笼罩在一片粲然星火里。她的眉眼如画,却不见往日沉淀在深处的无畏漠然。他从她蓦然瞪大的瞳孔里,看到了毒蛇嘶嘶倾吐的黑信子,还有,属于一个弱女子应有的恐慌,惊惧。

  沈钰痕仿佛是魔怔了,沉溺在她无尽的惧怕里,几乎是下意识的,毫无一丝挣扎,扑身上前,用自己的身子严严实实的将她裹住。身下人的躯体异常柔软,他只对上她那一双泛着粼波的眸子。似乎有几根尖刺扎进了脚踝里,深深的碾噬着,蛇的毒液在血液里迅速流窜,他身上一麻,硬撑着力气板起平嫣的身子,顺势向外滚了好几个圈。

  他不想死。

  暗处,沈大少静穆如一尊雕像,他不曾想到一条毒蛇会意料之外的闯入计划里,当他将计就计扔一块石头去引诱毒蛇攻击平嫣,借机试探她的医术水平时,更没有想到自家二弟会奋不顾身的去用自己的身子护住那个女人。

  不顾性命。

  李庸读出沈大少眼里的担忧,又探头望了眼已经瘫倒在地的二少爷,急声低询,“要不要将二少爷送医院?”

  沈大少剑眉高蹙,黑瞳毅然,仿佛没听到他的话般,不予回应。他蜷上了手,目光焦急,正隐忍的等待着。那是与他骨肉至亲的兄弟,他不可能不担忧他的安危,但是现在,他必须铤而走险一次,这是验证那个女人本事身价的最好机会!

  倘若她真的有绝顶医术,那她将不仅仅是他的一颗棋子,而是一张足以让他操纵风云权势的王牌。

  李庸急不可耐,可又别无他法,只能顺着沈大少笔直的目光,投视过去。

  只见女子正蹲跪在地上,双手扶着沈钰痕的脚踝,一起一伏,一口口吸上那两个暗红牙印,再倾身吐出一口口黑红的血。她的神情冷静,动作娴熟,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有把握。这蛇的确是有毒的,她也确信自己能控制住毒性的蔓延。

  可时间一分一秒流走,沈钰痕还是毫无反应,额头上渗出的一层紧接一层的冷汗却昭示了她内心深处的底气不足。她全身上下都像一根紧绷的弦,没有思考的去重复一个动作,吸血,吐血,似乎循环了好多次,草地上的人才有了轻轻的痛哼声。

  如佛音纶语,让平嫣虚落落的心踩上了结实的地面。

  她忙不迭的奔上去,掰开他的眼珠一瞅,见瞳孔凝聚,又忙撕下了一缕旗袍,紧缠在他伤口以上三指外,从篓里找出了几株大叶七星剑草,在嘴里嚼碎了敷在他的伤口之上。

  这一列动作繁复却不显慌乱,平嫣大松一口气,擦着汗直起身子,一抬眼就对上沈钰痕投来的目光。他歪倚在草地上,一手撑起头,就这样不远不近的盯着平嫣的脸,咧开一口银白的牙,自得其乐的笑着。

  平嫣看那笑呆滞且傻气横生,心里一沉,真以为是蛇毒延冲到了他的大脑神经里,让他疯了傻了?是以面带忧色的又去拨他的眼皮,手刚一扬起,便被他甩开。

  “怎么?这么担心我?我这个主子竟还不知道自己的丫鬟有这么好的本事,这毒,说解就解了?”沈钰痕凑近了些,面带打量。

  平嫣厌恶的一皱眉,忙闪开了身,真是白替她担了这个心!

  沈钰痕无所然的扯唇一笑,病怏怏的伸出一条胳膊来,满脸骄纵的示意要平嫣来扶。平嫣虽面挂嫌色,却还是斩钉截铁的迎上去,将他轻手搀起来。

  沈钰痕是为自己而伤,她一向爱憎分明,断然会当牛做马,侍奉周全。

  只是一向不喜拖欠人情的她,却接连欠下了沈钰痕三次命债,真是命运作弄。

  平嫣搀着他,缓步往山下走去。经过她那一番急救措施,沈钰痕虽然神智清明,可下半身还是有些稍微的肿胀麻木,走不成路,他一个成年男人只得将半边身子的重量都依附在身旁女子瘦削的肩头上,奇怪的是,这女子竟能稳稳抓锢牢他的身子,行路间不费吹灰之力。他瞟向女子的目光中透着不可置信,这水灵灵的一个人儿,是有多大的力气?

  半弯月牙掩入乌云里,天色变得昏翳。沈大少拨开树枝,直愣愣的望着两人渐远的背影,眼神黝黑,唇角不知不觉就弯了一个钩子,沉沉笑出声来。难以附加的欣喜染上他的眉眼,他的笑变得狰狞霸道,而虎视眈眈。

  “让你的人撤回去吧,顺便再请个医生过来。”他本是要借假扮山匪一事试探平嫣的身手功夫,结果却阴差阳错的试探出了她的高明医术。既然沈钰痕已按照原先计划的那样受了伤,他也没必要再多此一举去验证许平嫣。

  她的医术足可助自己成就大事!

  两个相依相挟的影子投在崎岖不平的地上,男子修长的身形被山风吹得瑟瑟颤抖。平嫣自幼承袭师父所授的中医药理,在外部条件健全的情况下,足以解得了竹叶青的蛇毒,方才她已经最大限度的利用周边环境去控制住他脚踝上的毒性蔓延,可一路山路颠簸导致血液环流,沈钰痕已然有些昏沉。

  平嫣不能让他睡过去,就搜肠刮肚的找话题同他讲话。问着问着就问出了一直憋在心底深处的话题,“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害怕被蛇咬了,死掉吗?”

  沈钰痕身上发热,脑子里也热腾腾的。他是真的好困,真的一句话也不想讲了。可女子紧搀在他胳膊上的两手都是汗,渗透了他的衬衫,黏在他的肌肤上,一风吹过一层冷。

  可她的眼神却是焦躁灼热的,透着真真切切的关心。

  这八年来,任何人都不曾给过他的关心。

  “我也不知道……就那么一下,身子好像不听使唤,就扑过去了……”他断断续续道,气息微弱的散在风里。一丝眼缝里隐隐约约露出平嫣的脸,那脸上湿漉漉的,像是汗,也像是泪。“其实,若是我再犹豫一下,肯定不会扑过去救你,毕竟,我们非亲非故,我还不想死。”

  这是实话。

  霎时树影跃动,黑影如梭。平嫣竖耳闻得声响,警惕的神经一崩,脚下步子还未落地,便看到三四个蒙面黑影如鬼似魅,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眼前,错落站立,纷纷举起手枪。

  这不是沈大少的人!她暗叫一声不好,顿在原地,偷偷抽出袖口夹层里的弯月刀捏在掌心里,剑拔弩张。

  若是只有她自己一人,对付这些人会游刃有余。可现在她身边有一个濒临昏迷的沈钰痕,现下她的手指正按着他身上的穴位,他不可能放开他,更不可能丢下他去逃命。比起对峙,更令她担心的是沈钰痕身上的残毒。他的性命经不起时间的消磨。

  为首的头领一声响亮的上膛,逼近几步,拿枪头指了指沈钰痕,冷声对平嫣道:“我们只要他!只要你乖乖的,自会留你一条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