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打蛇
二月桃花雪2018-06-08 13:023,254

  徐婉青不落痕迹的拿掉丝巾,递给一旁垂首侍立的东霞。林立雪将她微妙的神采变化看在眼里,对她的不识好歹嗤之以鼻,皱了皱鼻头,就飞快的跑去餐桌边寻沈钰痕了。

  沈钰痕瞥见她又撵了过来,甚觉头疼,连带着一桌子晚饭也没了胃口。他含笑握住林立雪的双肩,眼神一瞟堆在沙发上的各色包袋,温文道:“你也逛了一天了,赶快回公馆去歇着吧。顺便将我挑的那一杆烟枪给林叔叔送去,就说是我的一点心意。”

  春风般和沐的嗓音循循响起,林立雪考量片刻,忽又想起什么似的喜上眉梢,正要开口。沈钰痕毫不留情的打断她吞到嘴边的话,阻断她内心的想法,“明日我一定早早赶去公馆那里送你去上学。”说不等她反应,便高声唤了个侍从,道:“把李庸队长找来,让他送立雪妹妹回公馆吧。天黑了,旁人我不放心。”

  他的面孔风神俊秀,微有星点疲色,那双笑意流转的眸子在灯光下光华姗姗,似蕴藏着脉脉情意。这样貌风姿是不比杂志电影上的男明星们差的,而这样的男人将是自己一生的归宿。林立雪想着涨红了脸,在狂乱的心跳中,目光忽闪忽闪的,飞快的拿了沙发上的礼袋,就碎步跑出了门。

  沈钰痕看那抹身影渐远,只觉得如释重负。他绕到餐桌边,端起徐婉青刚盛满的一碗汤一口喝完,又问道:“大哥呢?”

  徐婉青笑着指了指楼上。西月娇俏一展颜,忙赶着说:“回二少爷,大少爷不知是对什么过了敏,浑身痒痛,现下正在卧室的洗浴间里泡药澡呢。”徐婉青拿小汤匙搅着汤,眉间一蹙,却并未说什么。西月这丫头仗着与自己从小的主仆情义,一向心气高傲,好为人表率,又心思玲珑,总想着在主子面前放大自己。在她面前也倒罢了,可沈钰痕绝不是她能痴心妄想,攀附依赖的。她扭头望了眼西月饱含情愫的一双水眸,还是决定要找个时机好好敲打她一下了。

  “我在西餐厅吃过饭了,就先去歇着了,嫂嫂慢吃。”沈钰痕拧了拧酸痛的胳膊,攀上楼梯。走了几阶又回头道:“我的丫头呢?让她去烧一盆姜水来给我泡脚。”

  徐婉青点点头,就打发了东霞去寻平嫣。

  二楼东侧卧的浴室里,一个瓷胎白净的高桶上蒸雾缭绕。沈大少正盘腿定坐在水中,闭目养神,在缕缕水雾中隐约露出半个肌肉精实的古铜色肩膀。细密的水珠贴淌他饱满的额头上,游走在浓长如剑的眉根里,顺着垂落的眼睫一滴滴坠落。他经年泛着苍白冷薄的唇色也在这水汽里被滋养的润红,然则他的表情却如纹丝不动的雕像,泛着湿漉漉的阴冷。

  忽地,脑海里那个女人凛冽坚毅的瞳孔仿佛再一次扩大。他陡然掀开眼,眸里一片阴翳。良久才有了生气,他缓缓从水里抬出手臂,水花剥落的瞬间,腕上那一片淤红直入眼帘。

  他常年在军中奔波,皮糙肉厚的,这女人竟能在他敏锐的防备意识之前,仅用一片纤薄的指甲轻易划破,这该是怎样的技巧?

  他眯着眼睛,轮廓冷峻,浑身上下都布满了危险的气息。

  多年的警觉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个极其危险的存在。可多年的军事布防也告诉他,越是疑云密布的谜团,就越容易蛊惑人心,不战而屈人之兵,将敌人一举歼灭。

  “大少!”军靴立定,门外传来敲门声的节律。

  沈大少一把扯来衣杆上的睡袍,系着带子径直绕到沙发上端然一坐,沉声道:“进!”

  李庸步履齐整的踏进来,定到实处,微微一躬身,言简意赅道:“属下特地派人去了一趟嫣小姐曾年大火起来的岭南各地,可还是和在封城查到的那些一般无二,嫣小姐的过往的确没什么可以疑心的地方。”他知道平嫣是个聪慧睿智的女子,但区区女子在这乱世中又能掀起什么风浪?他知道大少行事一向谨慎,但也不至于千方百计的去调查一个戏子的可怜身世,仿佛小小忌惮,又似过分在意。李庸瞥见沈大少愈加沉郁的眉眼,不住打断了心里的臆想。

  沈大少手指摩挲着茶杯壁,心中思绪万千,不住想起李庸在封城时的回话。

  嫣小姐是个孤儿,父母已无迹可寻,在人贩子手里转卖过许多次,最终被柳三春瞧中,纳入戏班子。

  他绷着神思,抽丝剥茧。既然这身世已被多人多地证实,自然不会有假,那她那种像是刻意训练过的举动身手又是从何而来?他曾注意过她走路的姿势,脚尖轻点,脚跟只与地面将挨未挨,走路无声游逸,这种走法只有经过多年特殊训练考级的女特务才能做的到。

  “大少,你让我查的另一件事倒是有了眉目。黄副队长的死,确实和二少爷有些关系,只是证据还不太明朗。”

  沈大手站起身,五官渐渐清晰,在黄澄的灯光下诡谲不定,他问,“她又去城郊林子里采药去了?”

  当天汽车从火车站接他们过来时曾路过不远的一片森林,徐婉青孕吐的厉害,平嫣偶然发现林子里四处可见的草药,便挑揪了一株让徐婉青含在嘴里,果真是几秒止吐。自那以后她趁着傍晚或清晨都会去采一篓子回来。派去的眼线们日日回禀,也都是些采药时磕着碰着,救鸟打蛇的鸡毛蒜皮。想起今天的毒,沈大少才肯相信她绝对不只是略懂医术,而是有可能精通的很哪。

  似乎有浓浓的兴趣被引诱出来,他内心深处正泛着莫名亢奋的波澜。

  他真的很有兴趣设一个局,看那个敏锐又狡猾的女人究竟会不会露出狐狸尾巴。

  “把你派去盯梢的人假扮成山匪强盗,让他们给那个女人尝点苦头。”他声线里闪烁着轻快的兴趣盎然,拿起沙发一旁的军装回身去换,刚拧了浴室门的把手,念头一过,淡笑道:“对了,把二少爷也一起送去吃吃苦头吧,最好再能受些不轻不重的伤,要不我这二弟真的要靠着那一肚子洋墨水,要在这飘摇的年代里无法无天了。”

  这只是原因其一,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不管沈钰痕究竟是不是杀害机关要员的凶手,也被查出了与之相关的蛛丝马迹。为了婚期如常,不出事端,他正好借受伤一事将他送去法租界里的医院里避避风头。

  傍晚的天微雨后初霁,夜幕澄澈的拉下来,几颗稀疏星子坠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上闪烁,月牙弯弯。春风缕缕,递来雨后泥土的芬芳。幽静的山林间,平嫣着一袭格子相间的及踝旗袍,粗面布鞋,手里提着一把泥污遍布的小铁铲,目光悠闲的在地面探寻,不时割几株药草扔进背在身后的篓子里。

  平嫣轻巧的折路往回走,却发现身后那三缕阴魂不散的黑影已不知何时消失得无所踪迹。她一早就知道沈大少无时无刻不在派人监视着自己,一开始也有所不适,到后来就见怪不怪。她面露疑惑的望了眼四周,一连几天,这三个黑影都是不远不近的跟到别墅门口才肯离开,今天是怎么了?早早收工了?

  她皱眉环视,见周边草木皆静,毫无异样,也就放宽了心。纵使她受过严苛的体能训练,但长时间踩在黏泥水泞的湿滑路面上还是让她脚底酸痛。她微微张起手臂,踩在一块平石上,左蹦蹦,又跳跳,神态怡然的抖动了半晌,才将鞋底一层层的黄泥跺掉。

  此时重重树木暗影里,沈大少正一身漆布长风衣,帽檐下压,黑发笔挺,冷毅寡淡的眸子微微皱起,黑目炯炯的直盯着那个在皓月朗星下,像青蛙一样,蹦跳着的女人。

  就仿佛换了一个人。

  在她那毫无节奏的蹦跳声中,她看起来是那么随性随意,那么不谙世事,那么……纯粹可爱。

  不远石缝里的一捧碧绿簇拥着枝头磊磊红果,叶片轻摆。平嫣正巧瞄到,心里一动,忙奔了过去。扒着叶丛根茎一望,见是七品叶,更是喜不自胜。眼前这是一株最少有七年年头的山参。

  她侧着铲尖,小心翼翼的往土里刨,一抔一抔的钻出细洞。与此同时,隐匿在岩石木缝里的一条毒蛇察觉到周遭草叶的晃动,游挺着身子缓慢穿行,嘶嘶吐着毒芯子在距离平嫣一寸外停落,伺机发动。

  沈钰痕一路跑到这里来,就看到平嫣正过度认真的挥动着小铲子,那一条拇指粗细的毒蛇通体青碧,只光滑的鳞片微微翻卷起,在月光下泛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光,与平嫣咫尺对峙。他一甩额头,拂了一手冷汗,通彻的风灌过,他借着这凉意很快的冷静下来,目光集聚。

  现在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提醒平嫣将要面临的危险,但看她那副专心致志的样子,显然是不可能。再说就算她适时发现,他也不敢笃定她能十拿九稳的全身逃脱。再要么就是他伺机杀死毒蛇。现在看来,这毫无疑问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他来得匆忙,并不曾带刀具防身,只能就地捡了一根藤蔓握在手里,寂静无声的,徐徐往前迈着步子。

  乌黑的眼神却一直紧瞄着蛇身七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