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我们是彼此的棋子
二月桃花雪2018-06-08 13:023,163

  沈钰痕轻皱了眉,刺一眼平嫣,自苦于心。感情他那轰轰烈烈的一夜惊魂,都演绎成了他冒着饥寒交迫为佳人寻礼?

  林立雪听得动容,由那对廉价耳环所引发的不快顿时一扫而光,不禁扬了视线定在沈钰痕的脸上,两眸晶晶亮亮,藏着情意绵绵。

  沈大少眯了眼平嫣,调笑道:“也就是立雪妹妹你了,能让向来毛躁的二弟肯用心去挑一夜的礼物。”林督军瞧着这一对璧人,也附和着笑。

  林立雪左看看又瞪瞪,脸色涨得通红,唇畔含蜜,羞俏俏的都笑到眼睛里去了。

  林督军的副官王袖迈着大步,脸色阴沉的从门外跨来,附耳于林督军说了几句话。林督军神情愈僵,猛拍了下桌子,吼道:“到底怎么回事?”

  王袖身子立得笔挺,脸色却瞬时委顿了下去,飞了眼桌上众人,见林督军毫无顾忌他们的存在,就直接道:“黄队长的尸体是在城南野外发现的,属下已盘查了附近的几处农家,他们没有作案动机,也没有那个胆子,都不是凶手。属下会再另行调查。”

  那个黄队长十有八九是昨夜的男人,可他的尸体又怎么会出现在荒僻的城南?平嫣心下一沉,疑惑的望向沈钰痕,忖度着是不是他做的手脚。可现下他正靠在椅背上,事不关已,雍闲安静的叉了甜品慢尝。

  林督军皱得一脸深沟浅壑,强挤出平和语气朝沈大少敷衍了几句,又叫沈钰痕明日一早将林立雪送去学校里,就急遣了随侍的卫兵,阴沉沉的走了。

  午餐过后,林立雪黏着沈钰痕要去新世纪百货商场逛。沈钰痕摇电话从车行里叫了辆汽车,趁着等车的空当,他端了盏茶,似无意问道:“林叔叔走得那样急,想必那个黄队长是很得器重的,只是可惜天妒英才啊。”

  林立雪轻嗤一声,坐到沈钰痕身边来,神秘兮兮的悄声道:“什么英才,那个黄队长靠着自己的爹才得了这个青州巡警副队长的职务,他本人实则是不通书史,草包一个。”

  沈钰痕饮了口茶,有碎小的茶珠沿着他唇上的纹路湿淌,在水晶灯枝下,透着明灭不定的光,如他眼里匆匆闪过的一节冷刃。其实昨晚但凡换一个人,他都不会痛下杀手,但偏偏是这个臭名昭著的恶霸黄兴!被各种地下报社轮番抨击,仗着与洋人私交甚厚的爹的关系称霸一方,残害良女,实在是死不足惜。

  大门外赶来的汽车按了几声喇叭,林立雪拽起沈钰痕的胳膊,拿了手袋就兴致冲冲的往外去。沈钰痕只得赔着性子,养起精神,尽足了绅士之道。

  花园里,绿意荫荫,又袅了朦胧如纱的雾气。平嫣坐在长厅里的石凳上,望着厅子上一格格延伸的白梁子将天空分割得一条一道。那条道外是沉沉的乌云,似乎有几丝凉雨点子砸下来了。

  她的心情就如乌云压盖的天气一样,压抑沉重,令人不敢畅快喘气。她的脑海里一会浮现出父母死在血泊里的样子,一会又浮现出九州哥哥的样貌,一会是沈大少,一会又是昨夜沈钰痕开枪的声音……她心里乱成一团麻线,忽然有些害怕再和沈家的子孙牵扯下去。

  肩头上按下了一只手掌,并微微收紧,带着温度的宽厚触觉就像一种无声的安慰,抚贴着她极度不安的心。

  “昨夜的事,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这声音沉静敦厚,平嫣一愣,旋即站起身,微微一福身,垂首不言。

  沈大少泰然如山的立着,一字不差的重复道:“昨夜的事,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话里的冷意扑面而来。

  “大少爷想知道的,方才在餐桌前我已经全讲了。”平嫣淡淡道。沈钰痕说的不错,有那条人命牵着,他们才是一条浮木上的蚂蚱。她虽与沈大少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合作关系,但他这人精于算计,若知晓内幕,难保不会为系情分,将她这半个凶手拱手送给林督军。

  沈大少捏住她的下颌,收紧力气,缓缓的抬起。平嫣顺从的直视着他的双眼。

  他的眼睛与沈钰痕的同样深邃浩渺,只不过沈钰痕的眼睛是像一望无边的天际,撒着繁星,缀着月盘,虽风流奢迷,却带着赤子之心的纯良清冽。而他的眼睛更像是隐匿在黑暗中一口深不见底的井水,无声无息的暗流汹涌间,有太多看不穿的情绪,太多难以涉足的地方。

  他盯着平嫣,漫天乌云似乎都聚在了他的脸上,他的声音自喉咙里滚出来,如破空的闷雷,一字一顿的压迫,“别忘了,你是我的棋子。”

  平嫣忽就嫣然一笑,眼角眉梢俱是小家碧玉的温软可人,“我一直记着。”

  沈大少一直觉得她的长相和性子像极了秋雾将起时的白菊,孤绝又清妩,长于浊浊红尘乱世,却又在尘世中活得若即若离,教人难觅踪迹。偶尔一笑,也只是浮在面皮上,而方才她那一弯眉眼,浅浅的,如泛着潋滟的秋波,那濛濛的缠绵秋水气似乎直浸到他的眼睛里。

  他的心忽就毫无预兆的跳漏了一拍。顷刻间另一只手腕上就传来针刺般的一痛,正是平嫣的指甲掐开了一个口子。沈钰痕怒沉着脸抬头,身体各处顿时奇异般瘙痒麻疼了起来,他捏在平嫣下巴的手指失了力道,平嫣顺势逃脱,环抱着手臂冷冷站在一旁。

  沈大少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棋子,可焉知他又不是她的棋子呢?

  棋子就该相互掣肘,她一向不喜欢被人控制在股掌之间。

  “你到底做了什么!”沈大少望了眼腕上伤口里的一点朱红粉末,气焰骤寒,咬牙切齿道。

  平嫣弯起食指,含笑望了眼指甲缝里残余的药末。她师父柳三春不仅是戏曲名家,还是用毒用药的高手。方才她用在沈大少身上的药就是师父的新研,能破伤口而入,教人浑身痒麻。她本是要扣一点在指甲里防身,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想着她微抬起头,纯真无良的望了眼冷汗涔涔,极力控制着抓挠的沈大少,会心一笑。这药的效果不错!

  沈大少捏紧了拳,盯着平嫣在这短短一刻复杂而生动的表情变化,铁青的面色上硬是挤出一丝从容的笑。他不紧不慢的从腰间佩戴里掏出一把手枪。

  平嫣无畏地几步上前,顿时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沈大少只看到一双突然扩大的狡黠冰冷的眼睛,转眼他手里的枪口已被几根纤纤手指轻飘飘的堵住。

  “我只是跟大少爷开了个玩笑,想要告诉大少爷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呢。我们是彼此合作的关系,并不是绝对遵从的主仆关系,我不希望大少爷左右我的行为,控制我的思想。我想说的自然会说,我不想说的半个字都不会说。”平嫣婉声道,转到他身后,两手按上他的双肩,将他的身子按到石凳上坐好。“大少爷尽管放心,这不是什么厉害的毒,只要回去用金银花和苦参熬的水洗一洗身子就没事了。大少爷且在这等着,我马上找佣人来。”

  只留给他一个渐行渐远的袅婷背影。

  沈大少一手重重撑拍在大理石平桌上,恶狠狠甩了一眼,终于撑不住抓挠了下脖子。几缕光亮撕破厚重的云层,他的面孔背着光,眼睛里却掠过一晃而过的戾气,意味不明。

  傍晚时分,车灯探过。林立雪才蹦蹦跳跳的进门来,沈钰痕满面疲色的在后提着大包小包。

  徐婉青正坐在沙发上养神,东霞给她揉着头。西月机灵,一见她们回来,忙赶着去灶房传饭。徐婉青笑着迎上去,握住林立雪的手,打了几个手势。东霞在一侧矮着头,解释道:“太太是问小姐累不累,二少爷有没有尽足了绅士风度?”

  林立雪本是不愿理会她这样毫无学识见识的旧派深闺太太,奈何她提到了自己心里第一号比蜜甜的人物,要知道像沈钰痕这样俊俏的公子哥在商店里出手阔绰,一掷千金,俨然让她成了一众太太小姐们艳羡的闪光点。初入情河的少女在任何一个有关心上人字眼的时候总显得分外柔和甜蜜,她当下就绽了羞怯一笑,转身过来抽了沈钰痕提在手里的一个印着洋文牌子的硬纸袋子,拿出一条时髦的丝巾来圈在许平嫣的脖子上,俏皮眨眼,“这是我刻意给徐姐姐挑的,徐姐姐围上漂亮极了。”

  徐婉青垂眸望着花纹繁复,色彩明艳的真丝围巾,真是轻薄的宛如一片晚霞,微风一走,就开始肆意的缓游慢动。就像是和着旋律自由的拍子。她眸里微微一亮,但转瞬就黯了下来。以前她也是追逐偏爱过这样时髦的牌子的,也曾举着横条在长街上浩浩荡荡的振臂游行,不过现在她更喜欢做一个固守传统,相夫教子的妇人。不为别的,是因自己的丈夫喜欢现在的自己。

  他的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