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未婚妻
二月桃花雪2018-06-08 13:023,555

  这位明艳动人的摩登小姐想必就是林督军的掌上明珠林立雪了。

  林督军满面慈蔼的笑拍了拍女儿的手,语气肃然,却饱含责备的宠溺道:“女孩子家老是这般风火!家里来客人了,还不快向你两位哥哥问好。”

  早些天林立雪已被母亲偷偷地旁敲侧击过,自然是晓得这远道而来的两位哥哥中有一个是与她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虽说她自小受得是西式教育,十分文明开放,但谈婚论嫁此说一直是世家小姐们羞于畅谈的。经由父亲这么一大大咧咧的提点,她水葱般的玉指尖捏着袖边碾啊碾,脸都红到了耳朵根,但终是捱不住心里的激动好奇,匆匆朝客厅里瞟过去。

  “这位是你钰成大哥。”林恒笑着指人。林立雪模样乖巧的行了个屈膝礼,沈大少和笑着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扁长缎子盒递给她,道:“家母一直惦念着立雪妹妹,临行前对我是千叮咛万嘱咐,要将这个传了几代的翡翠簪子赠予你,听母亲说,这根簪子可传了旧时代里几个中宫皇后的手呢。”

  林立雪的双眼雪亮,欢欢喜喜的打开,见那块锦黄细缎上托了个玉兰花苞形的翡翠玉头簪,虽款式老样,但水头顶足,雕工精细,小小的一脉,如春水盈盈流动。沈太太既然肯将这样价值连城的子孙传承物都送给她,这不明摆着将她当作沈家儿媳妇吗?她越想脸上越烧,情绪泛滥,只将将信将疑的目光投向方才她一下楼就注意到的俊朗少年。

  林督军顺着女儿的目光望过去,见目之所及处只坐着一个沈钰痕。他气定神闲的端起一杯茶,暗笑着抿了几口,与沈大少灵犀一对眼,就道:“那位是你钰痕哥哥,还记得吗,你小时候爸爸带兵打仗,就把你和你妈送去你沈伯家住。钰成少年老成,你不敢和他说话,就天天追着你钰痕哥哥打闹,有次你爬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你钰痕哥哥为了接住你崴了脚踝,在床上躺了七八天呢。”

  少年时的青涩窘事忽地鲜活起来,林立雪又气又恼又羞愧,满腮红云的飞瞟了眼沈钰痕,叫了声爸爸,跺着脚娇喝住他的回忆。

  平嫣悄悄递来了视线,有些好奇性格多变的沈钰痕该以何种姿态应付这位纯情小姐,不料沈钰痕也朝这边看来。平嫣与他的目光僵滞在半空,他神采飞扬的挑了挑眉,侍扭着西装袖子上的口袋直起身,走到娇羞的小姐身边,绅士的鞠躬伸手,“立雪妹妹,几年不见了,你生得越发标致美丽了,我还不敢认呢。”

  他的声音朗朗脆脆,如春笋一节节掰折,带着赤子的天真纯明。听在林立雪的耳朵里,有别样的酥麻欣喜。

  林立雪伸出手,沈钰痕一把握住。那手指修长的骨节上有恰当的温度,虚虚裹着她的手掌。她禁不住抬头,撞进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她望着他精雕细琢的面孔,心里血液搅翻,愈欢的心跳一声声砸向她的神经。

  原来钰痕哥哥长大后,是这样陌上无双的样貌。

  沈钰痕松开她的手,眨眨眼,笑道:“立雪妹妹莫不是也不敢认我了?”

  沈大少方还提着心,生怕沈钰痕那些婚姻自由的混念头轰上来坏事,此刻见这一对男女言谈和顺,自是宽慰。林恒也盖不住脸上的笑意,兴致颇丰的与沈大少谈话家常。不知觉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林督军不愿劳师动众的奔走饭店,点派了随身卫兵队长去洋人开的玫瑰饭店寻聘来一个西餐厨师,买了菜肉餐具来在别墅灶房里现成开火。

  徐婉青在灶房里忙活到现在,款款出来,身后的西月东霞两人手里各捧了一个细瓷圆托盘,盘子上垒着精致的糕点块。走到紫檀长桌前,亲自捧了盘子轻置在桌上,温贤含笑退居到沈大少一侧。

  林立雪正在青州女子中学上三年级,家境富裕的女学生们闲来无事,最好嚼弄事理长短,其中年纪轻轻身居高位的沈参谋的哑巴太太就是一桩。是以林立雪早就对这位沈太太耳闻不少,她难耐好奇的提裙跑过去,亲亲热热的坐在父亲身边,目光友善的打量着她。只见她穿着斜襟粉缎宽袍,下围百褶秋水长裙,脚上是缎面绣花鞋,留着温婉的桃尖刘海儿,盘着发髻,发钗环佩,脸庞清秀,眉眼柔顺,是十足十封建世家深宅少奶奶的装扮。林立雪瞧着呆板无比,手指绕着自己的卷发打结玩,脸上露出微微的鄙夷。

  她们新式的小姐是不屑于与这种老古董太太们打交道的。她真是不明白沈大哥怎么会看上这样无趣且哑巴的女人。

  徐婉青察觉到她的神色变动,捏了下手里的帕子,依旧笑得温婉得体。

  沈大少将一切看在眼里,扯了太太的手来,起身将她按坐在沙发上,在她快要站起前抢先道:“你快来歇歇。”他这么不动声色的维护太太,林立雪被夫妻伉俪敲了个闷棍,心里难堪,连声唤了好几句钰痕哥哥,扯了他来吃糕点。

  林督军不动声色的拿了块糕点,手指微颤着递到嘴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咬,双眼渐渐湿润,几行浊泪滑下来。林立雪手忙脚乱的拿帕子替他擦,一叠声的焦急询问。

  “我与沈大哥从土匪窝里逃出来,五天来水米未进,饿昏在山上。幻月夫人带着人来寻我们,找了几天几夜,鞋底都磨穿了,她帕子里包着千层酥,虽然都馊了,但却救了我和沈大哥的命,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林督军怔怔望着手里那半块糕点,老泪浑浊盘旋在眶边,最终怅叹了口长气,“幻月夫人,她是个好女人,重情重义,只可惜……”他说着沉沉望向沈钰痕,深皱的脸上终于攀附了一丝慰藉,“还好有孩子们能替上一辈延续下这份难得的情谊。”

  沈大少与婉青相视一望,不觉莞尔。如今沈家空有生意场上的富贵,却无在乱世中能呼风唤雨保根基的权势。他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要借这几块糕点揪捏住那些情义往事,保得沈家屹立不倒,来试探稳拿住这位高权重的林督军,让两家姻亲板上钉钉。

  看来诚如父亲所言,这位林督军的确不是趋炎附势,背信弃义的小人。

  沈大少歉笑道:“婉青只想着亲手做几道点心来孝敬叔叔,却没想到勾起叔叔往事,实在不该。”

  林督军摆了摆手,眼里泪花点点。

  沈钰痕默默听着,唇畔含笑,只在提到幻月夫人时脸上才有了一丝复杂的僵硬,那抹复杂又瞬息散尽。他逆着光线的半张侧脸棱角分明,平嫣站在这里,看到他唇上钩着的弧度越来越弯。那是一种类似于苍白的笑,没有温度情感,教人寒凉。

  平嫣幼时是见过这个幻月夫人的。当年那一缕瘦立如烟的身影跪在许府大门口,大雨瓢泼浇透了她全身,她只是不停的磕头。平嫣想去给她送一把油伞,却被母亲喝斥住了。她还记得母亲神色冰冷的坐在堂屋里,望着雨帘砸得急又怒,咬着牙,眼眶却慢慢红了。后来,那位夫人再也没来过,直到许府被灭门后,她跪在被烧尽的废墟里,撕心裂肺的哭了一场。没过几天,平嫣就听说她得急病死了。

  西洋厨子叮叮哐哐忙活了个把时辰,领钱后就走了。餐桌上每位前的陶瓷盘子上各摆了一客牛排意面,蔬菜沙拉。其余摆的是一类精致小巧的西式甜点,并罗宋汤,奶油蘑菇汤等。又顾着徐婉青腹中孩子的营养,又给她另做了清蒸鱼,咖喱虾汤,热了牛奶。

  林督军格外高兴,开了两瓶红酒,饭桌上觥筹交错。林立雪拿刀叉割着牛排,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对面翻瞟着,去看面如冠玉,举止斯文的沈钰痕,又怀想着儿时两人青梅竹马的那段时光,少女的春心被一缕缕的牵动,脸上红霞遍染。

  沈钰痕被她看得十分不痛快,只觉食不知味,喝了口红酒,耐性笑道:“我方想起来我是给立雪妹妹带了礼物来的。”

  林立雪一听,露出期待惊喜的神色。

  饭前沈大少刚得了李庸的回话,只晓得沈钰痕是用卖汽车的小钱去买的首饰,只怕是没什么好货。他正要叫住,沈钰痕已经眼疾手快的掏出了礼物盒子,并笑看了一眼沈大少,“立雪妹妹打开看看喜欢否?”

  林立雪满面红光的扣开盒子,见里面躺着一对珍珠耳环,且不说款式,单那色泽度饱满度也算不上好。她面露惊讶的探看了好几遍,却还是看不出价值来,又望了眼笑意盈盈的沈钰痕,心里不满别扭极了,可又不忍让沈钰痕当着亲爹的面儿出不识珠玉的丑,只得草草收下,微笑着道谢。

  沈钰痕有意无意的甩了下手指,几滴酒渍跌在平嫣的手背上,沁出一圈凉痕。他诚道:“其实这个珍珠耳环不值钱,是我做事不当,改日我亲自带着立雪妹妹去选几件她喜欢的罢。”话尾还故作懊恼的叹了口气。

  沈钰痕不声不响的留足悬念,林督军果然问起此事缘由。沈钰痕摆出一副自责不已的样子,直指向侍奉在身后的平嫣,道:“我实在没脸提起,还是让我的丫头说说吧。”他一记乐得看戏的眸子风电光火石的一闪,平嫣气结,心思飞转起来。

  怪不得进门前要特意告诫她,原是早怀着鬼胎将这个填坑扯谎的苦差交给自己。她现在怀疑沈钰痕是不是脑子进水了,难道他作为凶手之一不该对事关昨日血案之事字眼不提么,干嘛还要故意撞到风口浪尖上?

  平嫣垂头,做足了一派木讷呆笨没见过世面的丫头样子,轻声道:“昨晚上二少爷要去给林小姐买首饰,在人多的地方钱包被哪个小贼摸走了,二少爷只能把汽车卖了去给林小姐挑选礼物。”她顿了顿,心里念头一闪而过,又道:“二少爷为了挑礼物,足足在首饰店门前等了一夜呢。”

  既然他给自己背了个好锅,那她就礼尚往来一下,替他好好动了动娇俏小姐的芳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