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沈大公子
二月桃花雪2019-07-30 15:473,086

  次日清早,菜市口的门庭顶上,吊了个尸体,被砍断了手脚,只留个头和光秃秃的身子,被剥光皮的身子紫黝黝的,像是风干的腊肉,滴落地下的一滩血迹已发了黑,嗡嗡地招满了虫子。

  许平嫣站在不远,一眼就认出那具尸体是常坤。

  此时春寒料峭,她穿得又单薄,风沿着小腿,袖子,领子里吹进去,吹得身子冷,心也冷,鸡皮疙瘩都密密麻麻的鼓起来了。

  她身子发颤,心也在抖,但还算镇定,只是不声不响的往回走。

  路上,人们三三两两的低声议论。说是挂在菜市口上的那个男人就是刺杀董司令的凶手,还说他无路可逃,是自己跑去认罪的,在监狱里被董司令折磨了一夜,黎明才咬舌断了气。

  许平嫣静静的听着,面无神色,越发显得那双眼睛空洞洞的。

  直转到巷尾。一只小手怯怯拽了拽她的旗袍。

  她老半天才回了神,转身看到一个挎着木箱子卖烟的小男孩,正瞪着大眼睛看她,腼腼腆腆的将手心里一个握皱的纸团递给她,转身就跑了。

  她打开纸团,见上面写了几行小字,正是常坤的笔迹。

  小姐,我身份行踪皆已暴露,董贼许诺于金武,不活捉我绝不回省。董贼在一天,小姐的安危便不得保障,我只得出此下策。董贼回省后,还请小姐早些找个老实人,嫁人生子,不要在乱世里做无畏争斗,以卵击石。

  许平嫣的双眼里有些热涨,眼圈红红的,却咬着唇,没掉下泪。

  她团了团纸,将信条妥帖的放进皮包夹层里。

  戏班子寄居在喧嚣人杂的弄堂里,三日后便要北上,去往赤龙江北。

  许平嫣前脚刚踏进弄堂巷子,冰冷的枪杆子便顶在了头顶上,只见狭窄的巷子里,三步一错,七八个端长枪的卫兵。

  她倒是很配合,不吵不闹,不哭不辩,任由卫兵们拿长枪抵着她走,穿过狭巷,视线略开阔了些。戏班子里的人数很多,但拔尖的就那几个,此次南下师父就只带了她师徒四人。她看见师父柳三春及师兄白横,师姐花牡丹被一圈着灰青色戎装的卫兵们稀疏疏的围着,花牡丹看到她过来,高挑的眸子里溢满了得意张狂。

  “就是她!沈大公子,她就是刺杀沈二公子的凶手!”花牡丹扬起手指,声音尖锐。

  许平嫣侧目,看到一位少将军姿笔挺的立着,帽檐遮盖下的两眼眯成一线,犀利深邃,甚至还有些慵懒。

  看清来人的一刹那,她浑身的血液忽然间剧烈翻腾起来!八年前许府里一道道蜿蜒的血河仿佛漫过了时间尘埃,再一次汩汩的鲜活。

  戏台下的那个纨绔少爷口口声声唤他作大哥,且那个二少爷姓沈,这样说来,沈威的儿子就是这两位,当年的九州哥哥……就是沈钰痕。

  她的心被外力揪捏成一团,绞痛起来。连看向沈大少的眼神都染了血色。

  白横给花牡丹递去一个警告的眼神,花牡丹悻悻闭了嘴,只满脸不服的观望着许平嫣。师父在一旁低声下气的为许平嫣辩解。

  沈大少旁若无人,根本没听到柳三春的好话,一步步走过来。日光渐媚,他沐浴在日头下,身上裹着一层明灿灿的朦胧,可眼里却是极阴。

  他在许平嫣身前顿下步子,对她眼里倏忽而至的复杂情绪好奇不已,许平嫣直视着他的眼睛,虚扶着胸口,眼睛里的异样情感渐渐隐去,唯余一片冰天雪地的死沉,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躲闪,甚至没有一丝惧怕。

  沈大少黑脸参谋的名头是出了名的,旁的女子和他说上两句话,都冷汗淋漓。今儿个第一次见到这么沉得住气的犯人,且还是个妙龄女子,他不由得来了兴致,畅快笑了两声,逗她道:“我二弟二十年来未曾开过情窍,竟与你一个戏子定了终身,你究竟有什么迷惑男人的本事?”

  他口中的二弟,想必就是那日戏薄过她的登徒浪子,也就是她当年的……九州哥哥。

  世事无常。许平嫣觉得胸口闷疼,憋胀的快要炸了似的。

  沈大少见她神色有恙,分明极怒,脸上却有薄红,差点真信了她与自家舍弟有那么一腿。说着还真拿起别在上衣口袋里的铂金钢笔,圆滑静止的笔头挑上她的下颌,微微抬高,左右打量了番,啧啧叹了两叹,赏讽难明。

  许平嫣最痛恨这种将人的高低贵贱划分为三六九等的世家子弟,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沈威的儿子,她并不想报复沈家,但心里却拧了八年的疙瘩,实在无法释怀,难以解开。

  沈大少见她深皱着眉,阴沉沉的,如积了雨水的厚云,可那双微垂的眼睛却清冽分明,黑是墨黑,白是玉白,无一丝掺杂的颜色,十分好看。手指尖竟鬼使神差的触上她的眉心,想要替她熨平皱出的纹路。

  他指尖的温度抵达,许平嫣脑子里轰得炸了一下,踉跄退了一步,面上愠怒,可眼里还是宁静的森寒。

  他望了眼悬在空中的手指,自嘲似的,无声勾了勾唇,淡淡道:“都说名伶小桃嫣妩媚冷艳,我看却不尽然,你那双眼睛,太过分明,冰冷又透彻,不媚不娇,不像是游历于红尘权势里的人,更不像一个戏子。”

  他的眼神飘忽不定,眸波暗涌,含着丝浅笑,肃然中又有些风流。

  许平嫣看不透那双眼里的玄机,只是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处在紧张戒备的状态下,不由自主又皱起了眉。

  沈大少见自己那一番矫情的话并未起什么作用,无可奈何的笑了两声,一摆手,顿时所有的卫兵都逼过来,拉起枪栓。

  “将她带回警察署候审。”

  沈大少没再看一眼她,就昂首阔步朝堂子口去了。

  许平嫣借机投去了一个宽心温和的眼神,白横满脸焦急,欲提步跟来,柳三春暗拽住了他的长衫袖子,绷着嘴,对她点了两下头。花牡丹冷哼了声,趾高气扬的半扬着头,唇边的笑却慢慢挂了上去。

  许平嫣没有理睬她,但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三年来,白横师兄对她暗表心迹,她每每回绝。然则这位大师姐自小暗恋白横,又屡屡碰壁,一向心高气傲,不肯服软,只能想方设法的将许平嫣赶出去。怪不得今日一大早她就听见花牡丹偷偷摸摸地向弄堂里的妇人们打听警察署的位置。

  沈家宅子建在依山傍水的城南,警察署与一些重要部门机关都设在城北。因着今日北街上有集会,人流熙攘,故而汽车绕道而行,直绕了半个城南城郭。

  许平嫣坐在那辆半旧福特汽车的后座,开车的是沈大少的随从李庸,沈大少坐在副座上,一根长烟在骨骼分明的两指间把玩着,微微侧头,望着车窗外徐徐后退的景色。

  这不像是要去坐牢受审,倒像是闲时游玩。

  素问封州山水极佳,气候温润,春来百花开,是世家公子小姐避暑的圣地。每年八月十五,还有自民间选取丰收娘娘的传统庙会。

  一排排粉墙黛瓦,颇具水乡婉约的民居历历晃过。绿的是树,红的是花,许平嫣看得头晕,再加上道路波折,车里颠簸,她胃里隐隐翻腾,捂着嘴。

  沈大少适时递来一块帕子。

  这帕子是浸了柠檬兰花香汁的,雪丝缎面,帕尾绣了丛兰花。许平嫣握在手里,袅袅冽香直钻进鼻子里,她顿时精神明快了不少。

  “我夫人坐不得太久的汽车,但有时又不得不坐,这帕子就是为了防止她晕车备的。”沈大少冷不丁的解释,没有情绪,依旧侧着头,如刀刻般冷峻的侧脸上蒙了阴影,喉结随字句一滚一动,像花骨朵。

  许平嫣没有续话,一路上往事萦绕,心里五感杂陈的。她抱起双臂,心里隐隐渗出寒意惧意与滋长的恨意,只趴在汽车玻璃上,看着汽车缓缓驶进铁栅门。

  随从开了车门,立即有两位肩挎长枪的卫兵迎上来,脚跟齐齐一并,沈大少下了车,理了理褶皱的军服。李庸搞不清这女人的来路,也看不清沈大少对她的礼遇态度,不好怠慢,欲要开后车门。

  沈大少摆了摆手,李庸垂首退居一侧。他亲自上前,微微躬着身子,打开车门,半个手臂都攀在车沿顶上,极其绅士的护着许平嫣的头,伸出一只手,牵她出来。

  许平嫣自内心深处抵制与沈家有关的一切人和物,只当没看到他微微弯曲的手,神色淡淡地,自顾出了车门。

  沈大少的身子一僵,脸色如常,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疏离而文质彬彬的笑着,延了个请的手势,“还请小姐随我去警察厅里做个笔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