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小姐临死前还有什么遗言?
二月桃花雪2018-06-08 13:022,443

  前厅里,沈大少遣走了屋子里的卫兵,只余下李庸一人。他懒洋洋的靠在皮椅背上,问了许平嫣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许平嫣如实答了。李庸做着笔录。

  许平嫣心生疑惑。从那日戏台下的情形看,他对那个二弟可谓是关怀备至,怎么却对审问她这个所谓的凶手如此漫不经心?那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沈二少根本没被刺杀,要么他早就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而她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幌子。

  许平嫣不想在鱼龙混杂的军阀里趟浑水,更不想去猜忌揣摩沈大少的用意。

  沈大少观察着她的神色,笑道:“幸好那刀未捅到要害,我家二弟才捡回一命。”

  许平嫣微颔了下首。看来只能是第二种可能,她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凶手幌子。

  她微微松了口气。

  沈大少盯着她眯眼吐气的样子,觉得很有趣,像院子里打盹的猫。他直起身,李庸赶快端来了笔录本子,矮身递到他眼下,他略略扫了眼,吩咐了几句耳语。

  李庸一脸吃惊的扬起头,似愁似怜的快瞟了眼许平嫣,小跑着去了。

  沈大少掏出一根西洋细烟,押在嘴边,两指一擦打火机上的铜金滚轮,拥簇着火苗凑上烟头,一吸一吐间,烟雾缭绕的。

  “小姐临死前可还有什么遗言么?”他享受地闭上双眼,语气倏忽,却很淡。

  许平嫣捏紧了手里的小包,心里猛一焦灼,抿嘴不言,粗略探察了周遭环境。

  她真是插翅也难逃。

  李庸进门来,手里拿着一个人高的麻袋,被沈大少授意,摊起袋口就要往许平嫣头上套去。

  许平嫣一肘挡开,怒瞪着眼,语气中暗蕴着剧烈起伏,“你毫无证据可言,凭什么杀我!”

  沈大少捻灭了烟头,扔进烟灰缸里,背着手,踱步而来,接过随从手里的麻袋,居高临下的望着许平嫣的脸,从眉到唇。

  “证据永远不会开口说话,死人就是证据。”他的气息微凉,沾着烟草的香,扑到许平嫣的额前。

  说着撑开麻袋,温和的笑着,自上而下,亲手罩落她的全身。

  许平嫣睁着眼,看明亮一点点蚕食,身置一片黑暗中。她真的有些怕了,恐惧蔓延进她的心里,她的心跳很快,额上渗出细密的冷汗。她不怕死,她只怕有生之年报不了许府的血海深仇。

  她慌张地挣扎了两下,沈大少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四下看了眼,低声在她耳边道:“不言不语,不闻不问,你也许还会活着。”

  她顿时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的,手腕在沈大少的大掌里垂下来。

  沈大少慢慢松开她的手,对这女人的出奇镇定与适应危险的速度能力而吃惊。

  许平嫣被押去了五毒山,在地上跪了半个时辰。

  沈大少此行只带了李庸并五个卫兵,为的是引蛇出洞。

  日头明媚,微光丝丝缕缕的渗进麻袋里。许平嫣攥着手,手心里出了汗,黏黏腻腻的。

  李庸近身靠来,朝沈大少点点头。

  沈大少若无其事的给短枪上膛,朝天空开了一枪,枪声嘹震,惊飞了一群群栖鸟。

  “只要你供出幕后主使,我可以饶你小子一命!”

  他高声道。目光却越过许平嫣,直勾向不远草丛里的那几个渐渐逼近的鬼魅似的黑影。

  话音刚落,只听得飕飕的两声子弹,其中的两个卫兵还没来得及提枪,便闷声倒下了。

  李庸掩护着沈大少避入树干后,沈大少一双眼睛如苍穹顶上的鹰,盯着轻步靠来的黑衣人。枪洞朝天,又开了一枪,埋伏在山头下的卫队得了第二声枪令,浩浩荡荡的冲了上来。

  沈大少站在硝烟里,像是饮了血,意气风发,嘶声喊道:“杀!”

  枪声在许平嫣耳朵里此消彼长,她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脑子里都是八年前那个夜里的无数枪声,轰隆隆的闪着细碎火苗,在她眼前炸开。

  黑衣人的援方百人,呐喊着冲来,看衣着打扮,应是占山为王的流寇。

  她垂着眸子,只觉得麻袋被人抽去,眼前乍然一亮,接着双肩被人紧紧握住。

  “我带你走!”那人说。

  她木木抬起头,看到沈钰痕,眼里的泪忽然就夺眶而出。

  “九州哥哥……”她下意识的唤道。

  沈家二少名钰痕字九州。这个小字是他七岁那年自己取的,出自陆游那一句‘但悲不见九州同’。之后山河国破,割据为患,他再也没有说起过这个小字,更是从未告诉过一个姑娘。

  他有些吃惊,有些疑惑,望着许平嫣含泪的双眼,心里又有难明的恻隐与欢喜,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俯身护着她往外走。

  沈大少这才看到在枪雨中独行的二弟,眸里寒意闪过,扬起手枪,直带着五人卫队屈行过去,为沈钰痕作掩护。

  然则还是有一颗乱弹打进了沈大少的肩头,一线血珠溅出来,点点滴滴的飞在许平嫣的脸上。

  许平嫣死拽着沈钰痕胸前的白衬衫,眼外沈大少的轮廓却渐渐模糊掉。

  她又做了那个噩梦,惨白的月光照着一沟沟血,她伏在许府被烧尽的废墟之上,哭到流不出眼泪。

  许平嫣自梦里惊醒,尖叫着直起身子,一身冷汗,一脸泪。

  守在门外的丫头闻声跑进来,手脚麻利的倒了杯温茶,递过去。

  许平嫣接来饮了,阖眼凝气,将心里的恐惧,绝望,压抑渐渐沉了下去。

  另一个赶去报信的丫头已引了沈钰痕过来,两个丫头对视一眼,蹑退着步子出去了。

  “医生说你常年郁结,肝脏受损,又历惊变,才昏厥过去,你现在还有什么不适吗?”沈钰痕坐在榻边,伸出手去夺她捏在手里的空瓷杯。

  她才回了神,缓缓抬起脸,表情漠然无助,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却在看清他的刹那,眸子忽然就锋利了起来。

  沈钰痕被这个眼神吓了大跳,强自镇定,嬉笑着,轻手抽出她手里的瓷杯,放在一旁的红檀方桌上。

  他很想问一问她口中喊着的那个九州哥哥是什么来历,但看到她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又不知如何开口才显得不突兀。

  他斟酌踟蹰了半晌,一句话没说,垂头丧气的走了。两手打开雕花门,忽想起什么的又回头,“戏班子有急事,你师父带着人昨晚连夜走了,哦,你那个白横师兄倒是没有走,还在那个弄堂里等你,听大哥说今早在公馆外等了四五个时辰。”

  说罢便一脚踏进曦光里。

  门缝外,泄进一道窄窄的光,春天的花气草气飘进来。许平嫣怔怔望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心里像是窝了一团火星子,暗暗灼着,喉里里又好似塞了一团棉花,噎得想哭。

  她随手抓起身后那个西洋羽枕,闷哼一声,狠狠摔在地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