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世界不大就在脚下
周飞鱼小双2018-06-28 21:353,603

  姚玉琴笑得最为欢腾,她跟大壮媳妇几个女人蹲在村口大槐树下吹牛:“这下好了,大门牙没了,啃不动蹄膀咯。赵小娥这娘们成天不知道啃了多少谢媒的蹄膀,也就她是个吃昧心食的,吃再多也不长肉,换成我,成天吃那么多酱焖蹄膀,估计早胖得一脚能踩垮几条田埂……”

  “嘁。”大壮媳妇撇撇嘴,上下打量一番姚玉琴,“就你现在这身板子,踩垮一条田埂不费半点力气。”

  “去去去,你个老娘们懂个啥,女人身上没点肉,那还叫女人吗,就长‘一齿媒’那样的,摸手里干巴巴,搂怀里硌死人,是男人都不喜欢这样的……”

  “啥,一齿没,是个啥?”大壮媳妇一脸懵,“你说的是不是总仰头看天花板唱歌,唱的那什么叫一剪梅的吧。”

  “没文化真可怕,啥啥啥就一剪梅了。赵小娥那门牙也不是剪的,是苏真的大长腿绊的。一颗牙齿没有了的媒人,可不就叫‘一齿媒’……”

  赵小娥在家足足养了半个多月才出门,她要不是因为心底一直对苏雪根有好感,恐怕早就狮子大张口,要苏雪根赔偿她一笔天文数字的医药费了。

  苏雪根知道女儿闹出这场幺蛾子后,气得暴跳如雷,拽过扫帚追着苏真满院子打。

  最后,在邻居的劝说下,方才住了手。

  苏雪根气归气,但高高举起的扫帚终究是舍不得打到女儿身上的。

  苏真闹归闹,苏雪根还是决定再次请赵小娥出山帮着苏真相亲。

  苏雪根专门去镇上赶集,买了赵小娥爱吃的烧卤、红酒等,一路提着来到赵小娥家。

  经过苏真这么一闹腾,无论苏雪根再如何央求赵小娥,赵小娥都不肯再帮苏真相亲,她说自己门牙也不富裕,得留着几颗啃蹄膀。再说了,因为苏真的亲事,自己竟落下“一齿媒”的外号,一世英名被毁,实在是得不偿失,苏真的亲事,她这辈子都不敢插手了。

  看着昔日口齿伶俐的赵小娥,因为苏真,说话撒气漏风,苏雪根哭笑不得,只得怏怏不乐的回了家。

  女儿的亲事,媒婆是指望不上了,看来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为了宝贝女儿,舍得一身剐,才能把女婿拉下马。

  苏雪根所说的女婿,是指村里的村官李培明。

  李培明跟苏真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都是同班同学,只不过在高二那年苏真家里发生了点变故,然后,苏真就退学回家了。

  那年,眼看女儿苏真读高二了,接下来就是高考,然后上大学,以后的花费会越来越大,苏雪根决定搏一把,他取出压箱底的钱去镇上采买了鱼苗放到鱼塘,一个人起早贪黑,辛辛苦苦照料了鱼塘快一年,临近春节时,准备捕捞鱼,卖给村民们。

  谁知道几网下去,捞起来的清道夫比鱼多多了。

  苏雪根顿时傻了眼,不知道自己鱼塘里何时出现了这么多的清道夫。

  这清道夫是出了名的垃圾鱼,它什么都吃,尤其喜欢吃小鱼,小虾,还有鱼卵,自己春季放进去的那些膘肥体壮的小鱼苗原来大多数都喂养了这些家伙。

  这一年的鱼养得苏雪根血本无归,他愁得一夜之间白了头。

  苏真体谅父亲的辛劳,知道父亲再也拿不出钱供自己的读书,便主动提出退了学,恋恋不舍的结束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看着苏真离开学校的孤单背影,李培明心中十分难受,恨自己不能变出钱来让苏真继续读书。

  后来高考,李培明考上了外地一所重点大学。

  大学毕业后,李培明进了一家上市公司上班,工作一年后,深得领导赏识的他主动放弃了大公司的工作机会,甘心情愿回到枫泾村当了一名小小的村官。

  李培明的格言是:世界向来都不大,路就在每个人脚下。随着改革开放,自己老家枫泾村也在悄悄发生着系列变化,自己既然是枫泾村的人,就有义务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回馈给村民,带领父老乡亲一起走上致富之路。

  当然,这是李培明对外的宏伟宣言,内心里,他也有自己的小小私心:回到村里来,就可以默默守护自己悄悄爱了很多年的女神——苏真。

  吃过午饭,去鱼塘转了一圈后,苏雪根来到村委会,刚到大门口,就碰见谢主任打着饱嗝迎面走来。

  这老王八犊子,中午不知道又去谁家蹭酒蹭饭了。苏雪根最怵跟谢主任打交道,忙转身,假装没看见谢主任,朝来时的路走去。

  “站住。”

  谢主任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肚腩,“噗”的一声吐掉咬在嘴里的牙签:“老苏,来村委会干啥呢,咋看见我了,还翻转身了呢,咋的,你后背绣鲜花了,要展示给本主任看啊。”

  “嘿嘿,主任,我刚刚没看见你。”

  苏雪根转身,掏出口袋里专门给旁人预备的香烟,取出一根递给谢主任,拿打火机给他点上,“我刚刚想来村委会转转,又一想,来村委会也没什么事,所以就打算去鱼塘忙活去。”

  “好,不错,老苏你今年好好干,春节时候,我招呼十里八村都来买你的鱼。”

  说着话,谢主任推开村委会大铁门,晃晃悠悠的朝他办公室走去。

  第二章

  看着谢主任进了办公室大门,苏雪根脸上堆起来的笑容立马冻结,嘴里呸了一声道:“说得好听,你老王八犊子哪年帮我卖鱼了?就本村都没帮我推销过,还十里八村呢,说大话也不怕闪着舌头。”

  苏雪根看见村委会院子里停着李培明的自行车,知道他在办公室,但有谢主任在,自己去跟李培明说这些话不合适,万一被谢主任知道了,他满嘴跑火车的本事跟姚玉琴可是有得一拼。

  苏雪根决定傍晚时候再来村委会找李培明,他听说李培明最近好像在弄一个叫什么菊米酿酒的项目,他在办公室呆的时间比较晚。

  如果李培明同意了这门亲事,苏真万一不答应怎么办呢。

  剃头挑子一头热也没什么效果,苏雪根看看天色还早,便准备回家先探探苏真的口气。

  苏真说她不喜欢李培明,说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彼此太熟悉了,她对他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

  “你跟徐有利那混小子不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咋对那二混子就有那种感情呢。”

  看苏真噘着嘴,满脸不情愿的样子,苏雪根气得手指发抖。

  “爹,你不懂,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为什么总是要干涉我的恋爱自由呢,徐有利有什么不好,他心疼我呵护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他说了,等他说服父母退了谢家的亲事,我们两家就正式定亲……”

  “他说了,他说了,那他做了吗?到今天为止,他退亲了没?”

  苏雪根气得脸色发白,“嘴长他脸上,他想说什么,上下嘴皮一碰,就蹦出来了。真真啊,男人的甜言蜜语信不得,你要看他对你的实际行动,男人的话要信得,那母猪都会上树了……”

  “那二大爷的小猪崽子前几天不就被大黄吓得跳到树桩子上去了,男人的话有什么信不得的……”

  “你……”

  苏雪根被苏真抢白得七窍生烟,他气得一跺脚出了房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的大黄看见他,忙摇头摆尾的迎上前,苏雪根瞅它一眼,伸脚踹它,嘴里嘟囔道:“狗东西,成天撵什么不好,跑去撵二大爷的小猪崽子。”

  被苏真气得胸口有些堵得慌,苏雪根骑车来到镇里的小酒馆,准备喝两杯解解愁。

  说巧也巧,酒馆门口他恰好遇见迎面走来的李培明。

  “根叔,今天鱼塘不忙啊,有空来镇上喝酒。”

  李培明跳下自行车,笑容满面的问候苏雪根。

  “培明啊,中午见你还在村委会忙碌呢,怎的下午来镇上办事了吗。”

  “是的,根叔,我最近在研究菊米酿酒的事情,跑来镇上找老同学查点资料。”

  苏雪根在酒馆旁侧锁好自行车,对李培明说道:“你要是不急着回村委会,陪叔喝点酒咋样。”

  “好吧,今天刚好没什么事,那就一起喝一点。”

  苏雪根跟李培明进了酒馆,点了份焦滩鱼头,苦槠豆腐,再要了份油炸花生米,温了一壶老黄酒。

  几碗酒下肚,两人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根叔,我最近忙菊米酿酒的事,好久没见真真了,听说她去村里的竹炭厂上班了?”

  “是,我鱼塘的活太辛苦,不适合女孩子干,她成天呆在家里也闷得慌,还不如去上上班。”

  “等我以后的菊米酿酒实验成功了,我准备开办一家酿酒坊,到时候真真若不嫌弃,可以来我酒坊上班。”

  “那是最好了,真真跟着你,叔一万个放心,那二流子徐有利也就不敢再成天缠着真真了。”

  苏雪根仰脖子喝下一大口酒,说到徐有利,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把空酒碗重重放在酒桌上。

  “根叔,那个,真真,她最近不是在跟徐有利处对象吗,你怎么这么说有利呢,有利人其实不坏,他就是平常嘴滑了点……”

  说到徐有利跟苏真处对象的事,李培明心底还是有一点吃醋。自己喜欢的女神,跟别的男孩成天卿卿我我,心里总归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他李培明对爱情一贯理念是:爱不是占有,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自由选择,如果选择自己了,那当然十分幸运;如果女神选择了他人,那自己就选择默默关注,这样远远观望的爱情,才是跳出世俗情欲的真爱。

  “可徐有利那混小子是脚踏两只船啊,他明明跟谢琪琪订婚了,却还天天跑来我家招惹真真,你们年轻人不都说嘛,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那徐有利就是我们枫泾村的大流氓……培明啊,叔知道你心里一直喜欢真真,可你为什么不跟真真表白呢?”

  “叔,你知道啥呢,培明早有女朋友了,还怎么跟你家真真表白?”

  李培明刚要说话,就见酒馆的门帘一掀,徐有利走了进来,对苏雪根嬉皮笑脸的说道。

继续阅读:第2章 和狐狸精有关的口水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