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千古一绊
周飞鱼小双2018-06-28 21:332,921

  果然,没过几天,赵小娥在鱼塘边找到苏雪根,“雪根大哥,周涛回家跟他父母商量后,觉得跟苏真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

  “具体原因嘛,人家没说,只说你家苏真太优秀,小伙子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都没相处,怎么知道配得上配不上呢。”

  苏雪根前几日隐隐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他心底有说不出的郁闷与莫名的气恼。

  苏雪根央求赵小娥再费心给苏真介绍一个,赵小娥说手里暂时没资源,等几天有了再通知苏雪根。

  苏雪根闷闷不乐的回到家,苏真坐在院子里捧着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那个,相亲,黄了。”

  苏雪根经过苏真身边,抛下这句话后,朝堂屋走去,那略显悲怆的背影走得一步一叹气,好像相亲失败的是他自己。

  苏真悄悄回头,捂住嘴,差点没笑出声。

  这相亲结果在她预料之中。

  苏真在相亲前,就从赵小娥嘴里套出周涛比较传统,想找一个漂亮的,老实本分的女孩子。

  所以,苏真拼尽演技,才扮演出那样一个开放型的脑子有点进水的女孩子形象。

  苏真正要继续低头看书,听到一声清脆的鸟叫,是她跟徐有利的暗号鸟语,抬头看,徐有利在大门外冲她招手。

  苏真悄悄走出大门,跟徐有利去村头河边约会。

  “你老爸今天爬我家墙头了,我一猜估计是你不在家,他以为你跟我在一起,所以跑我家偷摸着看我是不是在家。”

  “我上午去镇上玩了一会。”

  苏真没跟徐有利说相亲的事,她是怕徐有利吃干醋。

  这天,赵小娥找到苏雪根,说西王村有个叫王军的小伙子,年龄跟苏真一般大,家里开着竹炭店,经济条件不错,小伙子人长得也精神。

  苏雪根对赵小娥千恩万谢,说这次相亲要是成功了,家里两条放了三年的火腿,还有一对大白鹅,十八只蹄髈就统统孝敬赵小娥了。

  待苏真回家,苏雪根告诉她明天去镇上茶馆相亲的事。

  出乎意料,苏真答应的十分爽快,还跟苏雪根玩笑道:“老爸,你这次放宽心,我肯定好好表现。”

  苏雪根看苏真笑得花朵一般,心中顿时一暖,女儿毕竟还是懂事的,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她长大,总算没有白费力气,这也算是对得起她死去的妈妈。

  苏真到镇上茶馆时,赵小娥跟王军已经在茶馆大厅靠窗户边的茶座上等她了。

  赵小娥照例跟双方做了一番介绍,然后嘱咐他们两人好好聊。

  “小军,好好表现啊,苏真可是我们枫泾村的大美女,不是谁都有福气能娶她回家的。”

  “谢谢赵姨提醒。”

  王军目送赵小娥的背影飘出茶馆大门,嘴里客气道。

  “嗨,你相亲第几次了?之前谈过女朋友没?”

  苏真嘴角梨涡旋旋,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王军道。

  “谈过……一次。”

  王军看着对面的漂亮女孩,喉结耸动,觉得有些口干口渴,赵小娥说的没错,这个叫苏真的女孩真是漂亮得像小仙女,至少比自己前女友漂亮十倍不止。

  “真羡慕你们这些谈过一次两次二三次恋爱的人,不像我,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苏真撅噘嘴,一副委屈十分的小模样。

  “你这么漂亮,但凡单身男孩子见到你,都想立即把你娶回家去……”

  王军说的是实话,他对苏真一见钟情,刚刚脑子里甚至连他俩婚礼的场景都过了一遍。

  两个年轻人在屋里聊着天,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墨镜的赵小娥身子紧贴靠窗的墙壁,晒着太阳,磕着瓜子,耳朵却支棱着,仔细听屋内苏真跟王军之间的对话。

  赵小娥是个称职的媒人,她昨晚收了苏雪根的烟酒还有鱼塘新捞的红尾鲤鱼,自然要听从苏雪根的话,好好监督苏真,看她相亲过程中到底跟对方说了一些什么话。

  上次相亲失败,苏雪根心底总觉得不对劲,隐约觉得肯定是苏真在男方面前耍了什么小伎俩,才导致对方说出自己配不上她的话。

  苏雪根心里其实明镜似的,他知道苏真私下肯定还是在跟徐有利交往,但他对徐有利该说明白的也说明白了,但那小子就是死皮赖脸的二流子样,他对他实在没法子可施展了,只能寄希望苏真能够相亲成功。

  苏雪根也猜测到,苏真对相亲可能持的是应付态度,但皇上不急,太监也不急的话,那苏真早晚不是打女光棍,就是要被徐有利占去了便宜。

  死马权当活马医,只要苏真肯去相亲,就有一线脱单的希望。

  “我啊,是个不喜欢谦虚的人,我脸蛋的确漂亮,在我们枫泾村,我可是第一村花,人见人爱,花见花不敢开,但是……”

  苏真端起茶杯,用杯盖抚了抚茶面,送至唇边,轻泯一口,赞道:“好茶。”

  美人啜茶,自有一番风韵,王军盯着苏真的小俏脸,有瞬间的恍惚,都忘记问她“但是”后面是什么内容。

  窗外一直偷听的赵小娥此际心里埋怨苏雪根的胡乱猜疑多此一举,害自己一直站在外面干嗑瓜子,连杯茶水也没吃上。

  听苏真说了这么多话,明明小嘴十分会说话,还懂得适时给自己脸上贴金,推销自己,苏雪根真是白担心一场,苏真根本没对男方说半句不好听的话。

  不过,苏真那句“但是”令赵小娥也颇觉疑惑,她吐掉嘴里的瓜子皮,耳朵更紧的贴近墙面。

  王军给苏真杯子里添了一些茶水,“你说的但是,是什么?”

  “唉。”

  苏真轻轻叹口气,“我是个直率的人,看在你那么帅的份上,我是真的不忍心欺骗你。”

  “欺骗我?什么。”

  王军双眉不禁微微一蹙,有些莫名其妙。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苏真扭头看了看刚走进来的两位茶客,对王军叹气道:“你附耳过来。”

  窗外的赵小娥听不清苏真接下来的话,但聪慧如她,知道自己刚才错怪苏雪根了,苏真这句“家丑不可外扬”后面,肯定蹦不出什么好话来。

  赵小娥是土生土长的枫泾村人,别人家的事不好说,就苏雪根家的事,她可是了如指掌。苏雪根家就是翻遍屋内犄角旮旯的老鼠洞,也翻不出半件丑事来,这苏真也太不把自家的清白当回事了。

  赵小娥自认为自己是枫泾村最有职业道德的媒婆,她绝不允许自己牵线相亲的年轻人六说白道,她必须进去阻止苏真的信口雌黄。

  苏真给王军附耳所说的话就是:她得了半月板绞锁癌,左腿时不时的伸直后,就弯不回来,她爹对外瞒着她的病,托赵小娥四处介绍对象,就是想待生米煮成熟饭后,赖上男方家,让男方拿钱给她治病。

  “半啥锁,啥癌?”

  王军下意识的揉了揉耳朵,似乎有点不相信苏真的话,面前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女,怎么可能跟癌症沾上边呢。

  “你不信啊?”苏真眨了眨眼,“那我就斗胆献丑,给你演示一下,你可不许笑话我。”

  苏真双眼笑吟吟的盯着对面王军充满疑惑的眼,抬起左腿笔直的伸了出去。

  “小娥。”

  “哦,张姐啊。”

  赵小娥一个“啊”字还没啊完,只听得“扑通”一声,接着是她尖细着嗓子“哎呦呦”的痛苦呻吟声。

  赵小娥被苏真伸出的左腿绊倒在地,墨镜摔到一边。

  “赵姨……”

  苏真看到赵小娥摔得满嘴是血,吓得蹦跶起来,忙扶赵小娥起身。

  在赵小娥的媒婆生涯中,也是活该她摔上这么一跤,刚刚进屋进得匆忙,忘记摘墨镜,从明晃晃的太阳下面进到屋子里,光线还没适应过来,又加上茶馆里那个她喊张姐的熟人跟她招呼,她一扭头,就没看见苏真伸得溜直的腿。

  苏真这一腿可是千古一绊,绊黄了自己的亲事,王军可不愿意娶个病美人回家;同时,还绊掉了媒人赵小娥一颗门牙。

  苏真相亲,摔掉媒人一颗门牙的笑话瞬时在枫泾村传了个遍。

继续阅读:第1章 世界不大就在脚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