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铁石人 情意牵
周飞鱼小双2018-06-29 20:323,282

  坐在木凳上绣花的大壮媳妇抬头瞅了一眼正吐瓜子皮的姚玉琴:“徐有利他妈成天在村里吹嘘,说国庆或者春节徐有利就要跟谢琪琪结婚,然后,谢主任会给徐有利安排个一官半职的……那徐有利一家都是官迷,他怎么会去抢苏真呢。”

  “你懂个啥。”

  姚玉琴撇嘴斜乜了一眼大壮媳妇,又问其他几个女人:“你们知道徐有利为啥抢苏真吗。”

  “不知道。”

  其他几个坐在石磨上择菜,择豆子的女人齐齐摇头。

  “你看看你们几个老娘们,听话不懂得听音啊,那天有利娘跟培明他娘在地里吵架不说了嘛,什么大老婆,小老婆的。”

  “这是新社会,难不成还能娶小老婆啊。”

  大壮媳妇率先反应过来,“谣玉琴,你造村里人的谣可以,可不敢造国家的谣,怕是会犯法坐牢的。”

  姚玉琴伸出脚尖,轻轻踢了一下大壮媳妇的屁股,“就你聪明,犯法的事,你啥时候见我姚玉琴做过,就你这笨脑子,要搁在旧社会,大壮娶十个小老婆第十一个也轮不到你。”

  “那是轮不到我,我是大老婆的命,你可以是第十一个。”

  “去去去,少贫嘴插话,我的意思你们没懂,那苏真明明知道人家徐有利跟谢琪琪订婚了,还成天跟他眉来眼去的,她就是甘心情愿做人家小老婆。那天,我去镇上,听一个城里来的学生说什么,真正的爱情是不计较名分的……”

  姚玉琴的谣言随风飘散,不出半日,村里人便都知道了徐有利跟李培明争抢苏真的事情。

  谢琪琪自然也知道了,她迈着肥硕的小短腿,一路风风火火的跑到徐有利家,问徐有利到底是爱她还是爱苏真。

  “哎呦,我的乖乖呢,我家有利爱的是你,是你,那个狐狸精我们有利怎么会喜欢,看看你哦,小脸气得通红。”

  徐有利还没答话,朱玉花赶紧替儿子回答。

  “我要你亲口说。”

  谢琪琪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指着徐有利,鼓着腮帮子说道。

  “爱你,爱你。”

  徐有利微蹙双眉,一把抓住谢琪琪的小胖手,小声道:“进屋说去,在院子里咋呼,被人听见多不好。”

  “被人听见有什么不好,你都跟我订婚了,早晚是我谢琪琪的人,这有什么好怕的,你该不是怕被苏真听见吧。”

  谢琪琪一把甩开徐有利的手,登登登跑到大门口,一把拉开大门,嘴里嚷嚷道:“我就是要让人听见,你这辈子是我谢琪琪的,我要是高兴,下辈子你也得是我谢家的……”

  “下辈子姓啥,你也能自己说了算?”

  徐有利摇摇头,一屁股坐在院里小花坛上,懒得再跟谢琪琪争辩。

  很多时候,徐有利其实很讨厌谢琪琪的任性刁蛮,但若想当村主任接班人,只能委曲求全,事事顺着这胖丫头,谁叫自己有官瘾呢,所谓有得必有失,不就是哄女人嘛,又哄不掉自己二两肉。

  徐有利正要去门口拉谢琪琪回屋,就听见了姚玉琴的大嗓门。

  “哎呦呦,琪琪,你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啊。”

  随着大门被谢琪琪一把拉开,正趴在大门口偷听的姚玉琴,一个冷不防,身子踉跄着,差点扑到谢琪琪身上。

  “琴婶儿,你来的正好,你给评评理,培明是光棍,他跟苏真拉拉扯扯倒没什么,他徐有利偏也跟着苏真跑……”

  “不是,琪琪,不是有利跟着苏真跑,那天,婶儿看见是苏真拽着你家有利跑……”

  “他琴婶子,孩子们闹着玩,你就别跟着掺和了,我们家有利不是那样的人,他没事跟着苏真那疯丫头跑啥,再说了,村里人谁不知道,我们徐家只认琪琪这一个媳妇……”

  朱玉花拉着谢琪琪的手,满脸堆笑,宠溺道:“乖闺女,跟妈进屋,妈中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火腿炖大鱼。”

  “还没过门,就妈妈妈的,真不要脸。”

  姚玉琴看着朱玉花挽着谢琪琪胳膊朝屋里走,不禁撇撇嘴,朝地上“呸”的一声吐出嘴里的瓜子壳。

  “咋的,玉琴,喉咙得病了啊,这呸呸呸的。”

  徐大柱推着三轮车从外面回来,车上放着一袋油菜种子,还有两袋磷肥。

  “你才得病了呢,你赶紧回屋,你家老朱中午给你儿媳妇炖鱼吃呢,你腿脚利索点的话,兴许能捞点鱼汤喝喝。”

  姚玉琴瞪了徐大柱一眼,捏摆着腰肢,哼着小曲飘出徐家大院。

  在镇里上班的秦梦也听说了关于李培明跟徐有利抢苏真的传言,她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这传言说得有鼻子有眼,由不得人不信。

  苏真前段时间倒是说过她不喜欢李培明的话,但从古至今,男人们的爱美之心从未曾改变过。苏真虽然不喜欢李培明,但李培明是男人,自然也有爱美之心。

  秦梦不等下班,就跟领导随口编了一个谎言,骑车来到枫泾村村委会。

  秦梦是个直率的姑娘,心里装不住话,她对李培明直言道:“我听到你们村里的传言了,说你在村口跟徐有利争抢苏真,你是不是很喜欢苏真啊?”

  看着秦梦清澈的双眼,还有嘴角那抹似隐似现的笑,李培明一时有些语塞。

  自己默默爱了苏真这么多年,从不敢对人说,现在,苏真心里眼里只有徐有利,自己若再说出喜欢她的话,那姚玉琴的谣言就成了真,最终怕是会伤到苏真。

  “没有的事,都是谣言,我跟苏真,是同学,是乡里乡亲的关系,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

  李培明冲秦梦淡淡一笑,和声说道。

  “那……”

  秦梦咬了咬唇瓣,“那除了苏真,你还喜欢谁?”

  “没有喜欢谁啊。”

  李培明整理着办公室桌上散乱的文件,草稿纸,随口说道。

  “那……像我这么可爱的姑娘,你也不打算喜欢一下下吗。”

  李培明没想到秦梦会如此大胆表白,脸颊不由得一阵发烫,手一抖,手中的文件夹掉到地上,低头去捡时,正好秦梦也蹲身去捡,两人的手碰到一起,李培明似乎被火烫着一般,松开文件夹站起身。

  嘴里含混道:“你是很可爱,我那个,最近忙菊米种植的事呢,那个时间……”

  看着李培明语无伦次的羞涩模样,秦梦咬着嘴唇也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吧,你那个菊米就菊米吧,这个周末,县剧团要在我们镇上唱戏,是《西厢记。游殿》,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吧。”

  秦梦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李培明看,她一抿唇,脸颊上的酒窝时隐时现,十分好看。

  “可是,我听不太懂昆曲呢。”

  李培明推辞道。

  “那有什么嘛,什么东西都是从不懂到懂的嘛,看我唱一句给你听听。”

  秦梦翘着兰花指,粉润唇瓣轻抿:“她临去秋波那一转,铁石人,情意牵。”

  唱罢,秦梦抓起桌上白色小背包,冲李培明眨眨眼:“就这么说定了,这周末上午9点,我在镇大礼堂门口等你,我们不见不散哦。”

  “可我这周末没空,要去菊园给菊花摘心呢。”

  李培明见秦梦认真邀请自己,忙找借口拒绝。

  “给菊花摘心很容易,过几天我放假帮着你一起摘,本姑娘这颗心摘起来很难的,村官大人不想挑战一下吗?”

  秦梦嘴角梨涡旋旋,神色满是调皮,不待李培明说话,就走出李培明办公室。

  “秦梦……我这周末真的没空。”

  “周末见!”

  秦梦没有回头,背对着李培明,手臂潇洒抬起,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

  秦梦回到镇里,已快到下班时间,想想单位也没什么事,她便直接回了家。

  秦梦妈妈顾翠兰正在厨房忙碌,见女儿回来,忙吩咐道:“梦梦,你爸爸今晚从县里回来,你来帮我洗好水果放客厅里。”

  “我老爸不是才去县里不到一个礼拜啊,他们局里最近不忙吗,他三天两头儿回家来。”

  “谁说不忙,你爸是回镇里办点事,顺便回趟家。”

  秦梦锁好自行车,小跑到厨房,揭开正冒着腾腾热气的锅盖,一股诱人肉香直钻肺腑:“你可真偏心,你老公回来,你就又炖羊肉又炖鱼的,给你女儿成天就只吃青菜,当小白兔养。”

  秦梦伸手拢了拢羊肉炖鱼的香气,盖上锅盖,调侃一旁正忙着切土豆丝的顾翠兰。

  “你这孩子,说话没大没小的,女孩子家家吃那么多肉,不怕长胖啊,长得太胖可是不好嫁人。”

  “谁说胖就不好嫁人的?我同学苏真她们村里就有个很胖很胖的姑娘,可就有人家追着抢着要娶她的。”

  “农村女孩子不懂得讲究保养,身体壮能干活,你是城镇姑娘,跟她们不一样,你将来是要嫁给城里人的,长那么五大三粗有什么用。”

  秦梦妈妈顾翠兰在镇里卫生院上班,她爸爸秦军在县农业局上班,夫妻俩只有秦梦一个女儿,对她爱若珍宝,对女儿的终身大事自然也是十二万关注。

  秦军这次回家其实是想给女儿介绍对象的。

继续阅读:第3章 南女人的兰花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