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南女人的兰花指
周飞鱼小双2018-06-29 20:413,558

  半年前,镇上农技站来了一位农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小伙子名叫郑少林,在工作中与秦军接触比较多。

  郑少林不仅人长得帅,工作也认真负责,踏实肯干,进取心强,是秦军最为欣赏的那一类年青人。

  这几日,秦军要配合镇农技站的人员,跟郑少林去枫泾村开展农作物重大病虫害防治工作。他便想着顺便让女儿秦梦见见郑少林,看两个年青人是否有缘分。

  秦军领着郑少林踏进家门时,饭厅的餐桌上摆满了一桌美味佳肴。

  饭桌上,顾翠兰频频给郑少林夹菜,看得出,她对这个毛脚女婿人选十分满意。

  聪慧如秦梦,看着父母对郑少林热情有加,她心底明白,父母是想撮合自己跟郑少林谈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

  听闻郑少林自小家教很严,食不语寝不言,家里父母希望他找一位温文尔雅的女朋友时,秦梦故意吃饭吧唧嘴,说话也大大咧咧,惹得顾翠兰不停给她使眼色,但她却假装看不见,依然嘻嘻哈哈跟郑少林开一些无厘头玩笑,气得顾翠兰差点伸手掐女儿大腿。

  周末上午,秦梦一大早就打扮停当,在镇大礼堂门口等到9点半也不见李培明的身影。

  “这小子,居然爽约。”

  秦梦虽然嘟嘴抱怨,但一点也没气馁,她从小到大都是个遇见困难从不退缩,喜欢勇往直前的姑娘。李培明不来,那她就去,自己喜欢的人,就要努力去追,机会是自己创造的,不努力一把,将来肯定会遗憾终生的。

  秦梦找到苏真,苏真跟父亲苏雪根刚好给鱼塘的鱼儿投喂完颗粒饵食,看天气不错,父女俩准备去田里割点青饲料,傍晚好投放喂鱼。

  “苏真,我们是姐们儿不。”

  秦梦风风火火跑到鱼塘边,一把拽住苏真,把她手里的镰刀放到地上。

  “不是姐们儿难不成是哥们儿啊,自从高中咱俩人不打不相识之后,不一直都是好姐妹吗。”

  “苏叔,你家苏真借我一会儿,就辛苦你老人家先去割草了。”

  秦梦拽住苏真的手朝村边小河方向走,嘴里没忘跟苏雪根客套。

  苏真跟秦梦在小河边的山石上坐下,“你这么急着找我干嘛呢?”

  “还不是因为姐们儿的终生幸福啊。”

  秦梦叹口气,又说道:“你今天看见李培明没有?”

  “没有啊,我一大早就跟我爹来鱼塘忙碌了呢,没看到培明。”

  “我今天约他来镇里看戏,他没来。”

  “那他会不会是在忙别的事,走不开,培明不是一直想酿菊米酒嘛,最近对他家的菊花地十分上心。”

  “我知道,他说今儿要去菊花地里摘菊心。”秦梦把自己头几天跟李培明的那个“摘心”的玩笑话重复了一遍给苏真。

  苏真伸手点了点她额头,笑道:“真是不害臊,那有女孩子这么跟男孩子开玩笑的,培明那么腼腆的人,估计是被你的豪言壮语吓着了,哪里还敢陪你去看什么戏。”

  “我不就是实话实说,快言快语嘛,一个大男人,至于么,不就陪我看看戏,这大白天的,我能怎么着他啊……再说,就算怎么着他了,我也会为他负责一辈子的啊。”

  玩笑话归玩笑话,秦梦最终目的是央求苏真找找李培明,替自己做一趟媒婆的差使。

  因着有李培明跟徐有利争抢自己的谣言,苏真不想单独去找李培明,怕被人看见,再传出什么谣言来,也怕徐有利知道后吃醋。

  但苏真终究没能挡住秦梦“甜言蜜语”的攻势,答应马上去菊花田找李培明聊聊,叫她先回自己家等等。

  秦梦接过苏真手里的家门钥匙,高高兴兴的朝苏真家跑去,“真真,祝你马到成功哦。”

  李培明家的菊花田长势不错,今天天气晴朗,他正在菊花田给菊花进行第二次摘心,田埂另一头堆着一些准备摘心后给菊花追施的腐熟肥。

  “培明,忙着呢。”

  李培明循声抬头,见苏真站在自家田埂上,他脸色微微一红,颇有些不自然。

  自姚玉琴散布他跟徐有利争抢苏真的谣言后,他每每远远看到苏真,都悄悄绕路而行,他倒不怕这些谣言,他是不想让苏真添堵。

  “真真,你找我,有事吗?”

  李培明把手里的菊心堆放在田埂上,搓了搓手,问苏真道。

  “不是我,是秦梦,她让我找你……”

  听完苏真的来意后,李培明有些不知道如何回复她。

  自己默默爱了很多年的女孩,却给自己介绍对象,这实在是令人心中不禁五味杂陈。

  “培明,秦梦是个好姑娘,热情善良,待人真诚,你看我的鱼塘要不是有她帮忙,估计早就荒废掉了,这么好的姑娘你不喜欢,你将来怕是要后悔的。”

  李培明看着苏真的脸,有瞬间的恍惚,嘴角浮出一抹苦笑。苏真哪里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后悔,后悔没有勇气对心爱的女孩说出那三个字,后悔不能一辈子呵护她,照顾她。

  面对苏真言辞凿凿的恳求,李培明终是不忍心拒绝,他只得违心答应苏真,找时间跟秦梦处处看。

  秦梦得知李培明答应跟自己相处,高兴得一蹦八丈高,恨不能立刻跑到李培明身边问个明白,看苏真是不是在哄自己开心。

  “你还是稍微矜持点吧,培明说了,这事他还得回家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

  “培明爸妈肯定会喜欢我的,你看我如此貌美如花,基因好,将来肯定能给她们老李家生出一个聪明活泼,人见人爱的大胖孙子的……”

  “打住,你这豪迈劲儿又上来了。”

  苏真伸手,作势要捂秦梦的嘴,并调侃她道:“我这媒婆刚跟人家叭叭叭叭的说半天,口水都浪费了半斤,秦大小姐就不领我去镇上吃点好吃的,表示奖励一下下吗?”

  “走,现在就出发。”

  秦梦一把拽住苏真手腕,眼角眉梢都是抑制不住的甜笑:“镇上新开了一家小吃店,饭菜香甜味美,媒婆管够……”

  苏真也好久没去镇上玩了,鱼塘暂时也算是没什么大的活,正好跟秦梦去镇上玩玩,放松一下心情。

  苏真跟秦梦一路说说笑笑朝镇里走去,经过村诊所时,有人招呼秦梦:“秦梦,小梦,是你吗?”

  两人止步,诊所里走出一穿着白大褂,胸前挂着听诊器的油头粉面的年轻男子。

  “苏真也在啊。”

  男子笑道:“怎么,你俩都不认识我了吗?”

  见苏真跟秦梦摇头,男子调侃道:“也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帅气,这么帅气的男神,不是每个女生都有勇气敢相认的。”

  男子女里女气的故弄玄虚半天,秦梦跟苏真才弄明白,男子是李叶南,初中时候来投奔他小姨妈姚玉琴,在镇上跟秦梦还有苏真同学过一年多。

  “原来是我家小娘子啊。”

  秦梦一拳捶在李叶南胸口,要说初中别的男生她可能没多大印象,但这个李叶南当时在她们班级可谓如雷贯耳,且跟自己走得特别近。

  小时候的李叶南不但长得比一般男生白净秀气,关键是行为举止也特别像女生,所以同学们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南女人”。

  有些调皮的男同学经常欺负李叶南,笑话他娘娘腔,是秦梦挺身而出保护李叶南,把那些欺负他的男同学打得鬼哭狼嚎,然后,同学们背后又给李叶南取了一个外号叫“秦家小娘子。”

  初二时候,李叶南回到他老家去上学,然后就跟秦梦她们断了联系。

  如今李叶南医科大学毕业后,主动申请支援乡村医疗,他刚到枫泾村医疗站还不到三天时间。

  “你们俩去哪儿呢?来我诊所里坐坐吧,我们老同学好好叙叙旧呗。”

  “不啦,改天吧,我今天要请苏真大媒婆去镇上玩呢。”

  “苏真,大媒婆?”

  得知苏真给秦梦介绍村官李培明的事情后,李叶南翘着兰花指点了一下苏真的鼻子,假装伤心道:“调皮!既然当媒婆,也得当我跟小梦的媒婆不是,把我们家小梦介绍给什么村官,太伤我的小心肝了……”

  苏真跟秦梦在镇上玩了半天,枫泾村就有了一个关于她俩的香艳传闻。

  起因是李叶南中午去他小姨妈姚玉琴家吃饭,无意中说起苏真介绍李培明跟秦梦处对象的事。

  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谣大嘴天生就是个编故事的高手,凡是带点男女情感之间的事,她都能脑洞大开,瞬间编撰出一部千万字的乡村怪谈,有时候她编撰的故事还有续集的。

  姚玉琴在孙富田的豆腐坊坐了一下午,然后,豆腐坊的工人们就听到了一个很特别的故事。

  “你们知道吧,那个苏真可能真的像朱玉花说的,是狐狸精转世呢,都怪苏雪根,当年不该当那个多情种子……如今搞得我们枫泾村男女关系一片混乱。”

  姚玉琴一边帮孙富田择黄豆,一边杞人忧天的担忧枫泾村的淳朴民风怕是要遭损。

  姚玉琴说苏真为了安慰在抢夺自己之战中的败将李培明,就主动把自己的闺蜜秦梦介绍给他,算是做补偿。而李培明,村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对苏真死心塌地,爱她在心口难开,现在他居然一口就答应了跟秦梦处对象,不过就是想着以后有机会继续接近苏真……

  “那秦梦听说家世很好,她自己工作也不错,李培明跟她处对象,是他老李家修来的福分,也算是苏真做的一桩好事,你怎么说人家苏真是狐狸精呢?”

  孙富田媳妇吴香月率先表示没听懂姚玉琴的关于狐狸精的故事。

  “田嫂儿,你果然没本事当狐狸精,连苏真这点小九九都没悟明白。”

  “你说苏真就说苏真,扯上我家老娘们干啥,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的,都是那朱玉花瞎扯,你也成天跟着瞎说,可别把我们家老娘们带坏了。”

继续阅读:第3章 苏家的鱼吃了会死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