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衣妖孽
vivi殿下2018-04-02 19:072,370

  小径的尽头是一座荒芜的宫殿,拨开挡路的藤蔓,萧照儿抬起头,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和刚才颓废荒芜的景象全然不同,入眼的是一派清新安谧。

  皎洁的月光下,是一片盛开着的千珑花田。花儿开的炫目,白的如柔滑的牛乳,黑的像剔透的宝石,红的艳得滴血,蓝的纯得透明。姹紫嫣红竞相绽放着。一条清澈的小河贯穿花田,水面上还漂浮着散落的各色花瓣。清风拂过,激起片片涟漪。花田的周围矗立着几棵青翠繁茂的狐尾松,而那个吹曲的人此刻正斜坐在松树的顶枝上。

  那人一袭白衣,镶嵌在浓黑的夜幕里,看起来有些落寞。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映入萧照儿的眼眸。他的眼睛说不出的深邃,好像一坛蕴藏了千年的美酒。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好像在笑又好像没有笑。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慵懒而危险的气质,偏偏又那么具有诱惑力。

  这人长得可真好看,萧照儿就这样木木的站在那里,呆呆的胡思乱想着,所谓妖孽大概就是这般吧。

  忽然一声轻笑,敲醒了正在犯花痴的萧照儿。树上的那人笑着开口道:“看够了没?”

  萧照儿顿时觉得双颊有些烧。

  轻咳了一声,萧照儿严肃的开口道:“这位兄台,大晚上吹曲子是很不道德的。轻则会影响别人的睡眠质量,重则会惊吓路人和梦游人士造成意外伤亡。我是碰巧路过此地,怕你惹上官司才好心来提醒你一句。”

  那人闻言愣了愣,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

  “多谢姑娘提醒。”那人看着萧照儿,嘴唇微勾,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只是这里方圆十里荒无人烟,像姑娘这样碰巧路过的,这几百年里我也只见过你一个,我想惹官司,怕也是不容易。”

  萧照儿觉得脸颊烧得更厉害了。

  真是的,越说越错,干脆不解释了。

  心思一转,萧照儿好奇地问道:“刚才你说这里几百年都没人来过。可是这里这么美,怎会没人来?”难道魔族人的审美观也和她的完全不一样吗?

  萧照儿正想着,却听那人淡淡道:“因为这里是禁地,擅入者需受剜骨之刑。”

  萧照儿惊得差点坐到地上,心想不会这么悲摧吧。抬头看见男子脸上揶揄的笑容,又有些疑惑。

  真是禁地的话,他为什么在这儿?这家伙不会是骗她的吧。

  “我也是偷溜进来的。”那人似看出她心中所想,语气随意的开口解释道。“你是新来的吧?”

  萧照儿点了点头。其实她已经来这两个月了,只是一直被蛇姬关在屋子里学东西,没有机会出来走动和外面的人接触,所以对魔宫里的一切都还很陌生,和新来的也差不多。

  “你在哪里做事?”那人又开口问道。

  “上藻殿”。

  “哦?”那人的眼神深了几分,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你在蛇姬手下做事?”

  萧照儿点了点头,提前把蛇姬教她的话演练一遍。“我是大人新招进来的歌舞姬,预备在流光宴上为魔尊和各位大人献艺的。”

  看着萧照儿中规中矩,不卑不亢的样子,那人笑着说道:“我看你一点都不像歌舞姬。”

  算你有眼光。萧照儿心里暗想,面上只是微笑,没再解释什么。

  “我都介绍完自己了,你不该说点什么吗?”萧照儿看着那人,挑眉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那人懒懒的说道。

  “你是做什么的?”

  “和你一样,在流光宴上表演的。”

  “你也是乐工?”萧照儿有些惊讶。看他的气质不像,虽然他的曲子吹得真的很好。

  “你刚才吹的是什么呀?”萧照儿好奇的问道。听起来不像笛子不像箫,却又比那些乐器的声音更加轻盈美妙。那人摊开手掌,一片心形的紫色叶片出现在萧照儿眼前。

  “这是千珑花叶?”叶子普通得很,仿佛只是随便从花田中揪出来的一枚。萧照儿有些好奇的盯着它,有点不相信这么小的一片叶子能吹出那么多重旋律。

  “别看它叶片小,里面的结构可比你知道的所有乐器都复杂。”看着萧照儿皱着眉头的小模样,那人轻笑道。

  萧照儿随手从周围花丛中揪下一片叶子,放在嘴边吹了几下,叶子却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刚说了它结构复杂,怎么能是脱口就吹出来的?”那人笑了出来,看到萧照儿懊恼的嘟着嘴的样子,竟觉得心中一软,开口道:“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

  “真的?”萧照儿眼睛亮亮的,眸中的惊喜显而易见。

  那人笑着点点头。

  “那我以后怎么找你?”

  男子想了一会,说道:“我傍晚时总会在琉璃殿前的小花园下棋,你可以去那儿找我。”

  “一言为定。”

  看到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萧照儿思量着得赶在露珠清醒前回去,于是仰头和那白衣男子告别。“那个,其实我是睡不着才偷溜出来的。我得回去了,要不然让蛇姬夫人知道了会挨骂的。再会。”

  萧照儿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向男子,有些调皮的笑道“禁地的事,是我们的秘密。我帮你你保密,你也要帮我保密哦。”

  男子挑了挑眉,“什么禁地?我们去过禁地吗?”

  萧照儿笑出了声,这人还真上道。

  “当然,我们都是魔界的好公民。怎么会做那样违纪犯法的事呢。”萧照儿也收敛了笑容,严肃的说道。随即一抱拳,“兄台,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男子挑了挑眉,也学着她抱拳回道。

  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男子也渐渐收敛了嘴角的笑容,向旁边招了招手。

  “启禀魔尊,据属下查证,那女子就是蛇姬那日从宫外掳回的,名叫萧照儿,是个冥界小鬼。”一个身着黑衣镶银边甲的魔卫从旁边的花丛中现身,走到男子面前汇报。

  “蛇姬这是要跟我玩美人计了。”男子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派人继续盯着蛇姬的一举一动。另外把跟她来往密切的魔族也都记录下来,分别派可靠的人监视。”

  “那夜魔大人那儿?”

  “他就不必了。”

  “是”,魔卫又问道,“那个萧照儿要如何处置?”

  “先不要打草惊蛇。”男子懒懒答道,唇边勾起一丝邪邪的笑容,“我陪她玩玩。”

  送到嘴边的美食,哪有不吃的道理。

  “萧照儿”,寒辰把玩着手中的千珑花叶轻轻念道,想起刚才少女如泉水般澄澈的笑容,嘴角也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