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落日琉璃
vivi殿下2018-04-02 19:071,734

  萧照儿蹦蹦跳跳的往回走着,直到感应到的月玦气息又渐渐淡去,方缓缓慢下步伐,收敛起脸上花痴的笑容。

  通过刚才短暂的接触,她敢肯定,月玦不在这个人身上,但这个人一定接触过月玦。

  只是,拥有如此强大的暗黑灵力的同时,还怀有金,火两种灵元,而且可以擅自出入魔族禁地,还拥有高超的乐技,这样的人,来魔界这么长时间她也只听说过一位。

  现在的魔界之主,魔尊寒辰。

  萧照儿一手托着下巴思量着。

  事情变得麻烦了呢。若是魔族其他人偷的倒也罢了,可是跟魔族老大扯上关系,一个弄不好,再次爆发神魔大战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怎么办?回去禀报父君显然更加安全稳妥,可是自己这样一走,难保蛇姬不会因为担心走漏风声,而杀飞鸿灭口。父君本来就生飞鸿的气,再加上自己未经允许,擅自将飞鸿带出天牢。父君不会怪自己,却必然会把账都记在飞鸿头上。想来即便是自己去求,父君也不会派人来救飞鸿的。

  况且现在知道魔尊与此事有关完全凭她的感觉,并无其它实在的证据证明,魔族的人若是矢口反驳,神界也拿他们没办法。还是再留在这里一段时间,至少查清楚月玦到底在哪儿再说吧。

  还好来之前让花狸把自己身上除了暗黑灵元的其余六种灵元都封印了,自己身上的暗黑灵力并不算强,应该不会引人注意,自己再放机灵些,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暴露身份。

  想到这里,萧照儿打定主意,往原先的住处走去。

  回到上藻殿,露珠还在沉睡,萧照儿收拾收拾,也躺回去睡了。

  第二天傍晚,萧照儿找了个借口支开露珠,独自前往琉璃殿。

  魔界的傍晚总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浓烈的日光在此刻总是变得分外柔和,泛着水红色的光,轻飘飘的洒在人脸上,仿佛要给美人们再镀上一层胭脂。

  萧照儿看见寒辰时,他正坐在一片日光下。落日的余晖烙印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一声轻笑响起,寒辰斜眼看向草丛旁的小姑娘,揶揄道:“你打算在那儿看多久?”

  萧照儿有些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走了过来。

  刚才被草丛挡住视线,萧照儿走近了才发现,寒辰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墨衣墨发墨眸,沉默又冰冷。即使被萧照儿目不转睛的看了许久,也不曾抬头看她一眼。

  比起他冷峻的气质,更令萧照儿在意的是他身上干净的月光气息,以及他的右手上,被烫出的金色印痕。

  月玦极光明灵元之大成,除了神族之外,其他族的人碰触月玦,都会被烫出奇特的伤疤。

  不会有错,这个人,就是从月宫里盗走月玦的人。

  寒辰看着萧照儿,笑道:“怎么看得目不转睛的,难不成牧墨比我还英俊?”

  萧照儿暗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所思,镇定的胡扯道:“天下的英俊分很多种,你的英俊似月光美酒,这位公子的英俊似雪花冰凌。雪与酒怎么比?”

  寒辰闻言大笑,“你倒聪明,谁都不得罪。”

  牧墨也嘴角轻撇,终于抬头看了萧照儿一眼,然后看向寒辰说道,“您这回的眼光倒是不错。”

  “难得听见你开口夸人,”寒辰在棋盘上落下一子,转头冲萧照儿招招手,说道,“别愣在那里了,过来坐吧。”

  萧照儿也不客气,径直过来坐到他们对弈的石桌旁。

  这下牧墨真是有点吃惊了,要知道寒辰可不是一个随和的人,这女子一身侍女打扮,却敢和魔界之主平起平坐,实在是胆大包天。

  可是看寒辰脸上并无不悦之色,只好压下心中疑问,有些奇怪地打量了萧照儿一番。

  萧照儿假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既然寒辰没有跟她表明身份,她也不想主动去挑破,正好也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晚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石桌上的两人安静的下着棋,萧照儿也在一旁静静地坐着,一边观棋一边想事情。

  牧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寒辰的特使,也是寒辰的亲信之一,法力仅次于四大魔王,最擅长隐身之术。如果是他的话,完全有可能突破月宫重重护卫,窃取月玦之后逃之夭夭。

  只是,魔族人要月玦干什么呢?

  此刻月玦并不在他们两人身上。牧墨若是要动手,必然是受寒辰指使,看来还是得通过寒辰来寻找月玦下落。

  打定主意正要开口,却听牧墨“噢”了一声,突然转头看向萧照儿,说道,“刚才看这丫头便觉得很眼熟,还想着以前是在哪里见过。现在才想起来,这丫头与那个神族女人长得还真是像呢。”

  萧照儿心里一个咯楞,这个人难不成在月宫里见过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