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入魔界
vivi殿下2019-01-29 16:413,140

  “萧照儿,原籍人界。因生性好妒,于夫君纳妾当日,持刀冲入新房砍杀二人。后被夫家状告,被判绞刑。在冥界三年内表现良好,获所在阎冥殿批准,特此申请魔籍。”

  长着一张老鼠脸的守门文吏鬼找着卷宗机械般地念着,最后例行公事的来一句:“情况是否属实啊?”

  “是”萧照儿低着头,温顺乖巧地答道,声音如流水般清脆悦耳。

  守门文吏鬼从那堆厚厚的卷宗中抬起头,眯着的老鼠眼瞬时睁大。

  面前的女孩长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小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灿若桃花。身着水蓝色纱裙,身段窈窕。清丽脱俗,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守门鬼呆在了那里。

  “守门大哥,守门大哥,你怎么了?”萧照儿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啊,哦,没事没事。那个,你等一下,我给你办签证啊。”

  “谢谢大哥。小妹初来乍到,以后还请大哥多多照顾呢。”萧照儿笑着说道。

  守门鬼只觉得有些眩晕,连连答道:“好说好说。”

  接过签证,跟守门鬼道别后,萧照儿进入了狱界。跨进城门,萧照儿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好你个花狸,让你帮我编造个身份,你竟然给我找了个已婚怨妇!等回到月宫,看我怎么收拾你。

  化名为萧照儿的洛夭一边气哼哼的想着,一边抬头望去,一望之下,不禁有些呆住了。

  魔界颇为繁华热闹,处处歌舞,与神界的风土人情大不相同。争执,笑闹,各种嘈杂声不绝于耳。

  魔族中人,大多性格直爽,热情火辣,着装也颇为大胆,女子的服装多是袒胸裸体,男子更不必说。而且不像神族只有黑白两种单调的发色,魔族人的发型发色千奇百怪,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有,长发短发直发卷发俱全。

  街边的舞台上,一个一头红发的女鬼,身上只穿了一件如烟般的薄纱所制成的吊带束胸长裙,正跳着魅惑的魔舞,台下男女鬼高声叫好,掌声络绎不绝。街道旁拥挤着大大小小的店铺,有卖骷髅和晶石饰品的,有卖轻纱丝绸的,还有卖物界内各色小吃的。另外还有一些琴馆,书馆,古玩店也很受魔鬼们欢迎。今天正赶上魔界的休息日,那些在魔界知名的店铺早已人满为患。

  萧照儿沿着闹市转了一圈,对魔界的大致情况也有了点了解,于是想着下一步该干点什么。

  转到一条相对僻静点的街道,一只彩色羽毛的小鸟从萧照儿腰间的口袋里钻出,趁着四下没人,扑腾着自己五彩斑斓的翅膀飞到萧照儿耳侧。

  “公主,您玩够了吧,咱们快离开这里吧。”彩羽凰鸟无奈的说着。

  “飞鸿,让你来是让你帮我找月玦的,可不是让你拖我后腿的。”萧照儿说道,“我可是冒着被父君打死的风险才把你从天牢里带出来的,你可别辜负我这番苦心哦。”

  “我的公主唉,被你父君发现,被打死的人肯定是我啊。再说了这里是魔界,虽说魔族已经臣服于天界,但是多年来两族关系还是很微妙。魔族中依然有很多人不服天界的管制,想要挑起战火。要让他们发现咱们的身份,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啊,月玦丢失,魔族人的嫌疑最大。”萧照儿拍了拍小鸟的脑袋,说道,“放心吧,我已经封锁了咱们的光明神元,魔族人认不出我们的。我身上其他的神元力量虽不比光明,但是保护咱们两个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飞鸿依旧愁眉苦脸地看着她,显然不怎么看好她的实力,“我说还是算了吧,天帝已经派人出来找了,咱们还是回去吧。万一公主你出了点什么事,我有几个脑袋都不够天帝砍的。”

  “你的小脑袋本来就该被砍了,如果这次真能找到月玦,功过相抵,说不定父君就将你放回月宫了,否则你就在那破天牢待个几万年吧。”

  “我宁愿在天牢里待着,起码能活着啊。”飞鸿耷拉着脑袋插嘴道。

  萧照儿淡淡道,“再说了,父君派出的人大多连月玦的面都没有见过,真要找的话,怎么比得上能感应到月玦气息的月神和守护了月玦数千年的圣兽呢。”

  “公主能想到的,天帝怎么会想不到呢。只是公主年幼,法力也没修炼到家,天帝不愿让你涉险罢了。”

  萧照儿沉默一瞬,“可是该我做的,我还得去做呀。”

  回头冲着飞鸿笑道,“好啦,回天牢待着有什么意思,我请你吃魔族的好吃的啊。”说着便拉着飞鸿的项圈向前奔去。。

  飞鸿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跟着她向前飞去。

  正想着怎么再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主劝回去,走在前面的萧照儿停下了,飞鸿一头撞在萧照儿的后背上,顿时发现魔界到处都是金星星。

  飞鸿委屈的摸着脑袋,正要开口询问,却看到萧照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皱着眉头向一个方向看去。

  飞鸿顺着那个方向望去,只看到一座宏伟的宫殿。奇怪的是,宫殿的四周风和日丽,宫殿之上却是雷雨交加,远远望去,阴暗深沉,竟比阎冥殿还显得阴森恐怖。

  萧照儿想了一会儿,顺手拉住旁边一个过路的中年女鬼,问道:“大姐,那是什么地方?”说着伸手指向那座宫殿。

  女鬼怪异的看了她一眼:“新来的吧?竟连王宫都不知道。”

  竟然是魔族王宫?

  也是,若说魔界中有谁能从天界的重重护卫中偷走神族至宝,那也只有屈指可数的那几位了。而那几位显然都时常进出魔宫。

  转身看着那处宫殿,萧照儿眯起了眼睛。

  “不行,绝对不能去魔宫,太危险了。”飞鸿急得直扇翅膀,“况且就算月玦真在魔宫,以魔宫的严密看守和那几位大魔王的法力,公主是绝对拿不到的,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不如我们回去,将这事报告给天帝,天帝自会派法力高强的星君来处理。”

  “法力高强的星君?那岂不是打草惊蛇。”萧照儿皱着眉头思量道,“而且我只是刚才一瞬间有了点感觉,对不对还不确定,总是要亲自去探查一番,才好回禀父君。”

  飞鸿还要说什么,萧照儿抢在它前面,警告性的伸出一只手指敲着飞鸿的小脑袋,“别再说劝我回去的话,不然小心我揍你哦。还有,以后都不许叫我公主。别没等别人发现,自己先把自己给供出去了。”

  飞鸿郁闷道,“那我叫你什么呀?”

  “就叫照儿吧。”虽然人是个已婚怨妇,好在名字还不难听。

  萧照儿找人询问最近的魔族酒楼所在的位置,拉着飞鸿便向酒楼走去。飞鸿伸出小爪子拽她的衣服,劝道:“魔族的饭食,照儿你吃不惯的,还是不要去了。”

  “大老远来一趟,不吃一顿地道的本地特色菜怎么行呢。”萧照儿不以为然,“何况神界的小吃在这都算进口货,一定很贵,吃一顿顶吃魔族饭菜好几顿了,你这孩子,真不会过日子。”

  “……”

  那公主你干吗找酒楼呢?随便吃个路边摊不更省钱吗?而且还是直奔附近一家看起来最大最豪华的酒楼?

  飞鸿不甘的想,怕挨揍,没敢说出来。

  事实证明,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一盆血淋淋黏糊糊的白骨汤和一盘三分熟的炙肉被端到面前的桌子上,萧照儿猛吸了几口气才忍住没吐。

  “这是什么东西呀?”萧照儿捏着鼻子,皱眉问道。

  “客官,这是小店今日的招牌菜,生鲜汤和青煎人肉。这汤可是用人血混着鲜榨灵果汁熬了整整两个时辰才熬出来的,制作过程中半点水都没掺,味儿鲜着呢。还有这青煎人肉,还是采料师昨天晚上刚从人界的坟墓中捞出来的尸首,味道绝对不比活的差。客官您尝尝。”

  松鼠精店小二殷勤的招呼着,还往萧照儿的碗里盛了一勺汤。

  萧照儿连人带凳子立马退后老远,”我自己来就好,你去招呼别人吧。”

  “那您慢用,我先告退了。”

  “我早说了,你一定吃不惯的。”飞鸿从萧照儿的口袋中露出脑袋,一只翅膀捂着鼻子,另一只翅膀扑扇着把那恶心的血腥味扇远。“咱们还是换一家吧。这楼旁边就有一家神界快餐店,看着还蛮不错的。”

  萧照儿还没回答,却听到楼下忽然热闹起来。起身趴在栏杆上向下望去,只见一个一头红发的男子拥着一个妖媚的魔族美人走进店来。美人长得很娇媚,蓝发及腰,眼波荡漾,风韵十足。那男子身着红色长袍,脖子上戴着一个镶红玉的骷髅头项链,一身火红,衬得他容颜魅惑,看着竟是比他身边的美人还要漂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