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魔离央
vivi殿下2018-04-02 19:073,045

  看到他进来,店小二忙上前招呼,

  “夜魔大人,您来了,快这边请。”

  “上邪间可给爷留着?”夜魔懒懒开口。

  “留着呢,当然留着呢。知道您要来,昨晚就让人收拾好了。”

  夜魔点点头,又转头在怀里的美人耳边说了句什么。女子两颊顿时染上红晕,娇嗔着轻捶了下他的胸口,笑道:“夜魔大人真坏。”

  夜魔邪邪的笑了一下,揽着她向楼上走去。旁边的人见状纷纷起身给他们让路。

  “这就是魔界四大魔王之一的夜魔呀?”萧照儿倚着栏杆上,好奇地向下望着,看这架势,应该来头不小。

  自夜魔走进酒楼,飞鸿怕被认出,便一直藏在萧照儿的身后。此时小声解释道:“正是,夜魔是现任魔尊座下四大魔王之首。一千年前,前任魔尊九蟾因昏庸暴戾,残害魔族中人,被部下斩杀。当时的四大魔王妖王黑政,冥魔熙隐,夜魔离央和宸魔寒辰都有资格继任魔尊之位,四方势力互不相让,魔界一度也因此而大乱。最终寒辰不知怎的说服了离央站在到了他这一边。各方势力重新洗牌后,寒辰顺利继任魔尊,离央也做了魔界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魔王。”

  “哦”难怪魔界的人都对他这么恭敬。萧照儿点了点头,又低头摸了摸飞鸿的脑袋,表扬道:“厉害嘛,小小年纪懂这么多。”

  “……,照儿,我今年六万岁了”

  “嗯,比我大一点。”

  “……”公主,你今年才六百岁,你不觉得用“一点”有点牵强吗?

  飞鸿摇摇头,算了,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这个夜魔也住在王宫里吗?”

  “不是,王宫只是魔尊的居所。四大魔王都有各自的府邸。”

  萧照儿点点头,“真可惜,若是的话我还想跟他回家呢,他长得蛮帅的。”

  “……,照儿,你开玩笑的吧?”

  “你不是说王宫戒备森严,一般人进不去吗?既然他是魔王,自然有办法进宫,我们跟着他不就好了。”

  “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那家伙表面上贪好女色,其实精明狡猾的很。法力也高强,上次与你兄长度世星君交战打成平手。这样的人不是咱们能应付得了的。”飞鸿正色道。

  “哦?是吗,我都没有听哥哥提过呢。”

  正在上楼的夜魔此时突然停住脚步,盯着二楼栏杆的方向,一双桃花眼眯了起来。

  “这是打哪儿来的美人儿,怎么我从未见过?”夜魔盯着栏杆处的萧照儿,轻佻的笑着。

  “糟糕,他不会是听到我们说话了吧?”飞鸿紧张的小声道。

  萧照儿镇静道,“管他呢,随机应变吧。”

  见夜魔望着这里,飞鸿悄悄钻进萧照儿的口袋,不敢再说话。公主年龄小,不曾和魔界中人接触过,离央可能认不出。但是离央可是认识自己的,万一被发现了恐怕还会连累照儿。

  顺着夜魔的目光,人们这才注意到萧照儿,眼睛顿时瞪得一个比一个大。都暗自惊叹,这个女孩可真是好看,竟把夜魔大人身边的蛇姬夫人都给比下去了萧照儿站直身子,向夜魔的方向礼貌的施了一礼,微笑道,“回大人的话,小女子原定居在冥界,是今日才来到的狱界,大人没见过我也不奇怪。”

  “哦?那为什么移居呢?是冥界不好吗?”

  没想到这夜魔这么无聊,居然同她唠起嗑来。萧照儿心里一时有些没底,不会真的这么快就暴露身份了吧。

  “冥界固然好,但我想着来到狱界能增长些见识,或许还有机会能见到些像夜魔大人这样的英雄,这样小女子也就不枉此生了。”萧照儿一脸诚恳地说着假话。

  闻言夜魔的嘴角挑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如此说来,我竟有幸成为姑娘钦慕的人。不知姑娘可否赏脸随我上楼一叙?”

  “恭敬不如从命。”

  看到萧照儿真的提步走来,飞鸿在口袋里急的转圈,夜魔则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放心,我带着哥哥给的彩云坠,实在不行,逃跑还是没问题的。”知道飞鸿着急,萧照儿不动声色的用秘音传声安慰它。

  飞鸿说的没错,这家伙不好糊弄。这样突然的与自己搭话也不是只因为自己的容貌。虽然他表面上装得色眯眯的,可是眼神却一直清冽凌厉。若是自己心虚胆怯,只能更惹他猜忌,还不如大大方方与他交涉一番,说不定能打消他的疑虑。

  “不叫上你的同伴吗?刚才我可是听到你们相谈甚欢呢。”夜魔双手抱肩笑着说到。

  “哦,你说它呀。”萧照儿随手将腰间的袋子提起,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从里面掏出一只小鸟。“这是我饲养的鸟儿,平日总是喜欢听些神魔的故事,今日又缠着给我讲。让大人见笑了。”

  感受到光线射入,飞鸿睁开眼睛,看到夜魔正皱眉看向自己,想着这下完了。刚想叫萧照儿快跑,却听到夜魔说:“这只鸟怎么这么丑?”

  什么?

  听到夜魔的话,飞鸿愤怒地全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连害怕都忘记了。

  本仙乃是月宫圣使,天界公认的第一美鸟,瑶池里的百鸟见了我都要自惭形秽,你竟然说我丑?有没有眼光,有没有品位?

  咦,不对,他没认出我吗?

  飞鸿由愤怒转向平静,不禁纳闷起来。转过头看向萧照儿,目光飘过盛满水的茶碗时,飞鸿差点吓得尖叫出声。

  水中呈现出的是一只羽毛杂乱,通体玄黑的乌鸦,长着又长又扁的嘴巴和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睛,头顶还有点秃毛,哪还有半分昔日彩羽凰鸟的风姿模样。

  镇定下来想了想,定是刚才萧照儿用幻术将它变成这个样子的。飞鸿愤怒之余又忍不住松了口气,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番。

  在瞬间发起幻术不仅需要时机的掌控,还要结合周围环境,而且还要瞒过夜魔的眼睛,这是相当不容易的,就连它也未必能办到。

  夜魔的眉头皱了起来,

  在魔界,鸟儿会说话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刚才他隐约听到这只鸟提到天帝之子度世星君,这才留意到她们。此刻他能从萧照儿身上感受到些许微弱的暗黑灵元,可以确定她确实是魔界中人。而这只鸟身上没有灵力,看起来也只是冥界中一只最普通的乌鸦。这样一对主仆,实在没什么过人之处,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

  这样想着,夜魔便只当萧照儿是个想攀附他的普通女鬼,说不定刚才也是想引起他注意才故意那样说的,倒也没兴致再与她交谈了。

  “既然如此,我还是不打扰姑娘与你的鸟儿用餐了,你们自便吧。”夜魔说完一挥衣袍,转身向楼上走去。

  萧照儿自然看出他眼神的变化,心中偷笑着,嘴上却说:“大人,小女子还想和您共进晚餐呢,大人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唉,大人……”

  看着夜魔头也不回,大步离开的背影,萧照儿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却没想到夜魔身旁的蛇姬忽然转过头来,将她的笑容收入眼中。蛇姬惊讶的挑了挑眉,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跟在夜魔身后向楼上走去。这一眼却让萧照儿有了不好的预感。

  发生了这么些事,对着那一桌子恶心的食物,一人一鸟更觉得倒胃口,连出去找吃的的想法都没有了,最后空着肚子回到客房。萧照儿走了一天疲乏得很,连澡都没洗,一头栽在床上便进入了梦乡。

  睡到半夜,萧照儿的肚子开始叫了起来。揉了揉自己抗议的胃,睡眼朦胧的打着哈气起床觅食。

  拉开落地窗帘,漫步走到阳台上,深吸了口星夜里的晚风,顿觉浑身舒畅。随手掰下一块清脆爽口的月光,搁在嘴里慢慢咀嚼。想起在瑶池时,每到桂花飘香的时节,饭桌上还会有一道香甜的月光桂花汤。到了晚上,王母还会命人做清炒月光给她当夜宵。想起王母给她碗里添菜时慈祥的笑容,萧照儿的眼圈红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忽然感到一阵怪异的香味传来。萧照儿觉得不对劲,正要运息,却感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眼前的月光渐渐变得模糊,最后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醒来时,萧照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床的四周垂着藕合色的轻丝纱帐,上面零星点缀着荧光沙,颇有些神秘朦胧的感觉。床栏上雕刻着一只凶猛的暗星麒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