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家的神仙这么宠粉?
厕所没纸了2018-06-01 18:003,195

  恍惚间,只觉身体轻灵灵的,就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在太空中漫步一般。元姒意念一动,恍若漂浮在空中,没有了牵系,自由自在。

  可惜,这样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地心引力似乎又重新掌管了元姒的意念,让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等到她再睁开眼,全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的疼痛。尤其是后颈那里,痛的她连脑袋都抬不起来。

  “哎哟,嘶……”元姒稍微动了动胳膊,钻心的疼痛让元姒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回想晕倒之前自己还在家里准备学习,结果心脏病复发。疼痛让元姒清醒了些许,身上似乎受了不轻的伤,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伤到骨头的地方。

  ——

  祁阳市八月末九月初的日头依旧浓烈,树上的知了兴许知道自己的生命就快走到尽头,叫声比起以前更加高亢嘹亮。

  “死者致命伤口是在右肋下三公分处,从右肋向上刺向左边心脏,伤口边缘整齐。经查,杀人凶器与这样的大砍刀一般无二。砍刀从右肋下刺向心脏,刀刃朝向右上,是这样刺入死者体内的。”元姒正在跟刑侦队队长陈峰讲解刚刚出炉,还新鲜着的验尸报告。边说,边比划了一番。

  陈峰一听说刀刃朝上,自己也用手比划着试了一下,“不对啊,按照常理,不都是刀刃朝下,这样更顺手啊!”说着,拿起手边的砍刀,比照着元姒。这一动作让元姒吓了一跳,“陈队长!”

  “啊,对不起对不起。”陈峰虽然是刑侦队队长,性子却是刑侦队里最不靠谱的一个。“继续说,继续说。”

  元姒从报告里找出两张死者的伤口图片,还有解剖记录。“从伤口分析,凶手很可能是以低于死者的姿势,将凶器刺入死者体内的。”

  “那也就是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凶器,提取上面凶手的指纹。”陈峰自以为已经抓到重点,作势欲走。

  元姒却一把拉住陈峰,“哎,队长,我还没说完呢!”

  “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什么刀刃的朝向不对吗?”陈峰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刀刃朝向不对?”

  元姒挺得意,刚开始验尸的时候她也忽略了这个问题,要不是方主任点了她一句,只怕这样的细节就被她忽略过去了。“虽然说凶手完成刺杀死者的姿势变换,但要是依照常人来说,就一定会是刀刃在上,只不过却是刀刃偏左。你再看死者身上的刀口,却是偏右的。这说明了什么?”

  陈峰皱眉,“凶手是左利手?”

  元姒勘验完了最后一具尸体,按照方主任的指示,每日需要整理当日的所有验尸报告。当元姒将今日十三份验尸报告全都录入电脑存档,警局大楼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喂,方主任,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全部做完了。”元姒拨通了方主任的电话,小心翼翼的向上司汇报。

  方主任是他们刑侦队唯二的法医,也是元姒的顶头上司。为人沉默寡言,不苟言笑,所以除了元姒,整个刑侦队都对他敬而远之。

  “嗯,来我办公室一趟。”若是单看方主任的外貌,那妥妥是禁欲系男神一枚。元姒常常想像,若是方主任蓄了长发,再加上一身缓带轻裘,标准的谪仙。可惜这位谪仙男神不思凡尘,非是她这样的凡人女子可以追上的。元姒将验尸报告抱在怀里,心里有些忐忑。

  主任办公室在三楼东侧最里面一间,平时那里少有人去。看准这一点,元姒常常在午休的时候跑到主任办公室旁边的验尸间里睡午觉。

  刚一进门,就发现方主任又皱着眉头在轻敲左臂。自打元姒进入刑侦队,旁人兴许不知道,她可是每日跟方主任接触时间最多的人,时常能见到方主任抱着左臂露出痛苦的表情。是左臂受伤了吗?当她因为好奇询问的时候,还被方主任狠狠批评了一顿。以致于每每方主任见到她,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方主任,您是胳膊又疼了吗?”元姒赶忙上前表示关心,谁知方主任抬起头,目光有些凌厉,“又?”

  “额……”元姒说错了话,明明答应了主任要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的。方主任往常都是戴着一副金边框的眼睛,看着十分难以接近。此时却是取了下来,倒是显得整张脸都柔和了不少。“把验尸报告放下,你可以回去了。”

  元姒默默退出了办公室,还贴心的关好了房门。

  警局大楼地下车库里停的全是四个轮的私家车,可每天元姒都能从里面骑出两个轮的小摩托,就连警局门口看门的老大爷都笑元姒,小姑娘怎么天天跟四个轮的小汽车抢车位?

  元姒也挺想买车的,尤其是那种特别狂野的越野,或者是那种赚足回头率的超跑。可是元姒的银行账户里就只有那可怜的四位数字,再多却是没有了。别说买车,能买一个人家发动机都要谢天谢地了。

  警局大楼里,一道西装革履的身影望着元姒越走越远,手里的验尸报告上全是她漂亮的字,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很漂亮。

  很耀眼。

  已经连续五天守在警局里跟尸体接触,写验尸报告。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祁阳市已经接连好几起人命案子了,而且死者的死法千奇百怪,几乎每一个尸体都能拿去学校里做学生案例,就像是凶手故意制造经典案例似的。

  好不容易今天总算能回家休息,可元姒还是从办公室带了一本书回去。

  不是元姒天生好学,而是这个方主任居然是个变态强迫症。每天变着花样儿对元姒提问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要是答不上来就不准跟案子。要知道,跟刑侦队办案子是有奖金可以拿的。元姒就是靠着那些奖金勉强度日。若是连生活来源都失去了,她岂不是要去喝西北风?

  元姒租住在离警局不远的祥和小区里,那里的物业、安保都做的不错,就是房价太贵。虽说元姒是租住,可每个月大半部分的工资,都用来上交给房东了。剩下来的钱既要维持生活,又要支撑元姒买买买。元姒的生活也就只能用一句话形容——

  “钱?不存在的。”

  进门开灯换鞋甩包,元姒每个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眨眼的功夫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好累啊!”元姒埋在枕头里,声音也是闷闷的。正想要闭眼小睡一会儿,却一骨碌又爬了起来。“不行不行,书还没看,明天要是再回答不上来主任的提问,我就要失业了!”

  元姒冲进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加油!元姒,你可以的!”

  鸡汤喝得多了,元姒自己都腻了。趴在书桌前默默哀叹,“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会很轻松。我好想轻轻松松的活着!”

  “咯噔”元姒心头一跳。糟了,今天太忙,都忘记了吃药。

  元姒慌忙站起来去翻包里的速效救心丸。她有心脏病,所以随身都会带着速效救心丸或者十滴水。“啊,找到了!”打开瓶盖,里面空空如也。

  完蛋了。元姒心头一痛,顿时连呼吸都不顺畅。别慌,别慌。元姒努力告诫自己,打电话,叫人来。

  匆忙中,元姒拨出去了一个电话,也不知道是谁的,胸口骤然憋闷,眼前阵阵泛黑。

  失去意识之前,似乎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喂……”

  ——

  元姒闭着眼睛在地上躺了半天,总算是觉得积攒了些力气。当睁开眼睛,目之所及之处皆是破败不堪。头顶上碎砖破瓦,都能看到天上的繁星点点,其间还混杂着蛛网、杂草、尘灰。耳边还能听到各类虫鸣,包括某种小兽啃食木头时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知何处一直发出阵阵恶臭,熏得元姒几欲作呕。什么情况,她是躺到垃圾堆里来了吗?

  不知多久,东方总算是泛起了鱼肚白。就着这些许的光亮,元姒总算看清周围的样子。

  她哪里是躺到垃圾堆了,明明是躺到了破庙!

  头顶的地方正坐着一个模样怪异的泥像,跟平日里各个寺庙里供奉的神像不同。这个泥像面目已经模糊不清,但仍旧能看得出,眼睛在脸上所占的比例大的夸张,就使得鼻子嘴巴全都挤在了一起,面目怪异。

  据元姒观察过的神像,大多数手中都是捏着法诀,或是握着自己的成名标志。这个泥像却是很奇怪,右手前伸不说,大拇指跟食指捏在一起,就像是朝人比了个小心心。

  比小心心?谁家的神仙这么宠粉?

  要不是现在元姒全身都痛,只怕是要笑出声来了。

  这个庙供奉着这么一个宠粉的神像,居然还这么破败。元姒就躺在神像的宝座之下,香案上却是连个香炉、供品什么的都没有,只有灰尘默默积聚。

  那么问题就来了,她明明记得晕过去之前是在家里,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这莫名其妙的破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