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四丫头,跟爷爷家去!
厕所没纸了2018-06-02 18:003,200

  要不是元姒的手还能动,只怕躺在这么一间破庙里,单单是飞来飞去的蚊子都能咬死她。元姒勉强撑着坐了起来,却是只觉气血上浮。忍不住就地一扑,口中吐出一口污血。

  血腥味对她来说不算陌生。可别说,现在元姒闻到熟悉的味道,倒是觉得浑身舒畅的多。

  只不过,接下来的内容就令元姒无法淡定了。她那个白白净净、纤细修长的手呢?

  眼前这个粗短不说,还带着泥点子脏污的萝卜手是谁的?还有她那引以为豪的大长腿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布满伤痕的小短腿。身上也不再是她习惯了的体恤牛仔裤,而是一摸都剌手的破麻布衣服,手肘膝盖上还补着层层的破补丁,瞧着针脚粗糙,一看就是不懂针线活儿的人的手笔。

  元姒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颤颤巍巍拉起自己胸前的衣裳,发出一声怒吼,“哪儿去了!”

  她那个傲人的36D的胸部。

  不见了!

  不仅一片平坦,还有点硌手。

  “是梦,一定是梦!”夭寿噢,居然连声音都变了?她可是女神音,当初普通话考试还拿过一甲啊!元姒想要掐自己一下,确定现在一定是在做梦。却发现身上的伤口太多,有点下不了手。

  地方不对,手不对,腿不对,胸也不对,声音更不对。这种种迹象都表明,现在的一切都有些玄幻走向。可是现在这里一个人都看不见,她连确定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有办法。

  难道,天要亡我,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天堂或者地狱?

  慢慢捱到天光大亮,元姒决定她要出去看看,兴许能碰到人问上一问。

  破庙的门槛高的吓人,几乎快要到元姒现在这副身体的腰部。元姒站在破庙外,看了一眼那位宠粉的神像,虽然阴森森的,但他比小心心的姿势还挺可爱的呢!

  破庙外是个荒草丛生的小院儿,东西两边各有一排平房,瞧着修建的古香古色的模样,窗棂上都还雕着花,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进了剧组。

  院门的门槛也挺高,元姒几乎是全身都趴在了门槛上才勉强爬了过去。院门上挂着一块匾额,元姒兴冲冲的去瞧,脸色却突然耷拉下来。

  “义,庄。”元姒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两个字。若是她记得不错的话,“义庄”这个地方是古代才有的东西吧?

  义庄,搁在古代那就是人们用来停放无主的尸体,或是因传染病死掉的尸体。因为某些灵异原因,尸体有的时候会起尸。所以义庄的门槛通常都是修的奇高,这样会阻止起尸的尸体走出义庄,危害活人。尸体因为血液不再流通,而形成尸僵。换言之,他们的膝盖不会弯曲,无法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就算他们会跳,也会被高高的门槛绊住脚步,从而达到将他们困在义庄的目的。

  所以说,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真的是……一言难尽!

  难不成当真是她走错了剧组,现在在人家片场转悠呢?要真是这样,这部剧还真是良心制作,道具场景还原度如此之高。等到打听到了回家的路,她一定追这部剧了!

  元姒在义庄前后转了转,别说是摄像机,就连人都没见一个。

  躺在地上一夜,元姒现在又冷又饿。九月初虽然还未退暑热,但到底早晨的风有些清凉。元姒看到自己身上的衣衫单薄,甚至有些衣不蔽体。或许再往外走走,就能见到人了,到时候,先借他们一件外套暖和暖和再说。

  似乎这里前几日刚下过雨,很多地方都还泥泞不堪。元姒脚上穿的一双草鞋,泥地里又到处都是小石子,着实硌脚。要不是元姒急于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只怕依着她的性格,又要返回义庄,在里面继续躺尸了。

  非是她一个女孩子天不怕地不怕。而是见多了尸体,什么样的恐怖死相没见过。对她来说,尸体只会让她觉得恶心,光是想想每次提取胃内容物时,那股子食物发酵或是腐烂的味道,她就直想吐。还有警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腐烂尸体,那臭气熏天的腐尸味道,就能让她三天吃不下饭。

  所以说,义庄睡了一晚怕什么。她之前还被方主任摧残着,跟尸体抱着睡过一张解剖台呢!

  休息只怕是不能够了,再等下去,说不定她真得返回义庄过夜。元姒尽量小心翼翼避开那些硌脚的石头。慢慢悠悠顺着泥路走了下去。直到临近中午时分,居然才看到略显荒芜的田地和稀稀落落的村庄。

  田埂边上蹲着三四个围在一起说话的农民大叔,个个都长的朴实无华,实在没有能火起来的明星脸。估摸着就是给剧组里做群演。只是他们的衣裳太过奇怪,一个两个都是古代农民穿的短褐,那种衣裳又被称作“短打”,是为了方便农民下地劳作儿改良的汉服。

  元姒默默想,这到底是哪个剧组啊?想不到还原度还挺高,服化道个顶个的精良啊!

  还未及元姒上前,就有一个农民大叔先发现了元姒,指着她的手指还带着肉眼可见的颤抖。“她,她,四丫头!四丫头居然回来了!”

  众人纷纷回头望去,居然露出了跟那个农民大叔一样的表情。就像是那种活见鬼了一般的表情。

  “大叔,我想问……一下。”元姒总算是体会了一把见到了活人的心情,正要开口,那些农民大叔突然掉头就跑,猝不及防。

  “我还什么都没问呢!”

  好不容易看见了活人,可是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难不成现在的样子很恐怖,把人都吓着了?

  元姒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小的,连肉都没有,而且摸着还特别干,一看平时就没好好做过补水工作。

  如今举目四望,哪里还能再见到活人,但是前头那处零星稀疏的村子似乎还能听到人声。

  元姒几乎是半走半歇着过了漫无边际的田地,总算是赶在天黑之前看到了远处有一片小小的村落,偶尔能听到村口孩童玩耍的笑闹声,还能看到谁家生火做饭的炊烟。

  “啊,好一个原生态的村庄!”元姒加快了脚步,到时候要是能找人问一问,兴许还能在村子里混顿饭吃!

  小孩子们看样子是在玩捉迷藏,一群小孩子哄笑着跑开了,只留下一个小姑娘趴在草垛上,格外乖巧。

  小姑娘梳着两个可爱的冲天鬏,身上的衣裳同元姒一般,也是粗粗的麻布。衣裳上连朵花都没有,但是补丁不少。唯独与元姒不同的是,小姑娘的衣裳比元姒的要干净多了。

  “小姑娘,”元姒努力扯出一丝微笑,“小姑娘你知道这附近的大人都去哪儿了吗?”

  听到元姒说话,小姑娘转过头,“啊,四姐姐!”小姑娘明显是被吓了一跳,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四姐姐?元姒有些懵。

  刚刚藏好的小朋友们听到小姑娘说话,也纷纷跑了出来。“啊,是四姐姐!”有孩子急急忙忙往村子里跑,那个小姑娘明显是被吓傻了,站在原地,呆愣愣的看着元姒。

  “哎,你们跑什么?”元姒无辜地看着那个被吓傻的小姑娘,“你怎么不跟着他们一起跑?”

  小姑娘支支吾吾了半天,“我以前没欺负过四姐姐,四姐姐不会找我报仇的,对吧?”

  欺负?我?

  “嗯,姐姐不找你报仇,那你能不能告诉姐姐……”正说着,忽然有一群人从村子里跑了出来,“元爷爷,你快看看,你看看那是不是你家四丫头?”

  元姒站起身来,总算是见到能说句话的大人了。

  领头出来的老爷子瞧着倒是眼熟,就像是在哪儿见过似的。而且白胡子飘飘,发顶盘了一个长髻,颇有一丝仙风道骨的意味。元姒瞧着老爷子面善,正要上前搭话,谁料,老爷竟是老泪纵横的,“四丫头!你可算是回来了!”

  “……”这样的情况就让元姒搞不明白了,她明明没来过这儿,怎么所有人都一副认识她的样子?

  老爷子上前一步就将元姒搂在了怀里,好一通抱抱。“快让爷爷瞧瞧,哪里可有伤?”元姒的左臂被老爷子的大手一握,钻心的疼。这痛感,极有可能是左臂骨折了。

  “老爷子,孩子回来就好,还不快赶紧领回家,好好治治这一身的伤。”说话的是个胖乎乎的大婶,就是脸瞧着未免也太凶恶了些。

  “瞧瞧,半大的孩子多可怜!”这是个多愁善感的大婶,手里还拿着手帕拭泪。

  “听说这山里有狼,莫非不是遇到狼了吧?”一个袖着手的大叔说。

  “别瞎说,人家孩子刚回来。元爷爷还在这儿呢!”多愁善感的大婶拉着袖手的大叔。

  众人窃窃私语,奇怪的是,元姒竟还都听得仔细,就仿佛这些话都在她耳边说似的。老爷子竟像是什么都没听见,径直牵起元姒的手,隐隐间眼中似有泪花,“走,四丫头,跟爷爷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