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元四非元姒
厕所没纸了2018-06-03 18:002,228

  这个老爷子在村子里似乎颇有威望,谁见了都要恭恭敬敬的弯腰喊一声“元爷爷”,从村口到老爷子家,元姒一路上也跟着元爷爷受了不少“大礼”。

  “快叫爷爷看看,哪儿受伤了?”一回到“家”,元姒就被老爷子强按到了一张土炕上,还搬出来了两床被子,妥贴的安置好。

  直到这个时候,元姒才终于能安稳的打量屋子。

  刚进门的时候,能看到一方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小院子,院子一角似乎是种着东西,可惜进来的匆忙,元姒并未看清。屋子也不大,让元姒生出一股“家徒四壁”的感慨来。墙壁全都是黄泥混合着稻草砌成的,房顶还架着房梁,这种房子搁在祁阳市,就已经算是“重点保护文物级

  ”的老房子了。

  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土炕,一张八仙桌,两把椅子,其中一把椅子腿似乎是断过了,用一根红布条缠着,摇摇欲坠的。看遍整个屋子,唯一值钱的,竟是只有那张八仙桌子。

  元姒的左臂似乎是断了,小臂处显出不正常的紫红色来,看着十分唬人。元姒正要说去找两块木板来固定伤臂,老爷子竟不知从何处翻找出各种颜色的瓶瓶罐罐来,红的绿的都有,感觉十分奇怪。

  “爷爷,您这是要做什么?”元姒缩了缩,“莫怕,咱们元家祖传的正骨,若四丫头若是觉得疼,就咬着衣裳。忍一下就没事儿了。”

  一般农村乡下的老人对于各种伤病都有自己的土方子。元姒只当是老爷子有自家独到的正骨之术,正巧元姒平日里对各种土方子也颇感兴趣。法医也是医,对于治病救人的本事也是愿意多学一学的。

  正骨,乃是中医指用推、拽、按、捺等手法治疗骨折、脱臼等疾病。同时,正骨也是以向专科名,诊治各类损伤,也是古代医学“十三科”之一,亦有称为伤科或骨伤科的。其对象主要是外力作用所致的骨、关节和软组织的损伤,但也包括同类原因引致的体内脏器损伤。

  这些都是元姒曾在学校的时候学过的知识,原本以为这种技术只存在书本里,没想到有一天能亲眼见到,真可谓是开了眼界了。

  老爷子的手法十分灵活。先是轻轻按了按元姒小臂左右的青紫,按照元姒呼痛声音的大小,居然就确定了正骨手法。难道老爷子都不用先做个CT之类的?

  照理,元姒所做的法医,更趋向于西医,对于中医上的很多知识虽然医理相通,但仍旧有些隔了一层的陌生感。就像是老爷子现在往元姒手腕上抹了一些红红的药油,她就不太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起初,那红红的药油抹在手上是挺清凉的,但过了一会儿,竟然开始有些火辣辣的痛。就像是辣椒水涂抹在皮肤上,元姒的手腕顿时红肿了一片。

  趁着这股热辣的痛感,老爷子拉着元姒的手臂,按、压、拍,三招过后,老爷子就收了手,“好了,这两天慢慢将养就是。”

  因为有那种热辣的痛感在先,正骨时的痛倒是能忍受些许。元姒愣是一声没吭,就扛了过去。再加上元姒对痛感的耐受度比旁人高了一些,倒也不觉得十分难过。老爷子点头赞许,“不愧是我元家的孩子。”

  元姒在这里暂时安顿了下来,尽管心里仍旧存疑,但现下养伤要紧,元姒就打消了说实话的念头。其实这样一看,这个元爷爷对元姒真的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了。

  这个村落格外的小,总共才居住着十几户人家。邻里间倒是十分和睦,谁家有了什么困难,也都愿意伸手帮一把。这在祁阳市內是十分少见的。

  如今城市越发发达,高楼也是越盖越高,邻里之间不再像过去的四合院儿那样,炖一锅肉能香一整条巷子。就像元姒,搬到那个公寓这么久了,仍旧不知道自己旁边的邻居都是什么人。

  不过在这儿呆的时间久了,元姒就越发觉出不对劲来。就算是再穷的村子,总该也有一部能与外界通话的电话吧?就算没有电话,也该有一个小超市或者小卖部,不然日常生活用品从哪里购买?

  整个村子别说小超市,就连小卖部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有电话,连电都没有,哪里还会有电话!“这里到底是哪里啊!”元姒对月哀嚎,她似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了。

  据元爷爷讲,今天是月中,晚上的白玉盘会特别圆。“白玉盘?”元姒心念一动,曾经古人有一首诗“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元爷爷把月亮唤作“白玉盘”,没看出来竟然是这么文艺的老年人啊!

  “四丫头在看什么?”元爷爷披着衣裳走出了屋子。元爷爷住在西边的低矮瓦屋里,将稍微干净一些的主屋留给了元姒。“这么晚了,还不快去睡觉?”

  元姒紧了紧身上的衣裳,“睡不着。爷爷,你怎么知道,我叫元姒啊?你以前认识我?”

  元爷爷扑哧一笑,“我可是你爷爷,你的名字还是我给起的,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你啊,出生的时候,人家接生的稳婆用大秤专门称了,才四斤多一点。瘦的就跟那狸奴儿似的,连哭声都没有。你娘想给你起个好听的名字,我不同意,好听的名字那都是京城里命好且家里富贵的大户小姐才配起的名字,你当时瘦弱成那个样子,都怕你活不过去,就给你起了一个贱名,老天爷看你可怜,就不收你。”

  元姒皱眉,她的名字明明是古汉字,“姒”意为“一家长姐”,怎么到了这儿就成了一二三四的四?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怎么,姑娘大了,觉得贱名不好听了?”元爷爷笑着抚了抚元姒的头发,“你还不知道你爹的名字吧?”元爷爷笑得十分狡黠,“你爹出生那会儿比你敦实,六斤多,抱在手里可沉手了。我就给你爹取名元六。后来,你爹出了村子,在衙门跟人当差,听说还拜了师傅,有了名号,叫什么,什么澄冤,听闻是澄明冤情的含义。”

  元姒脸色顿时刷白,“爷爷,现在是什么年代?”

  “什么年代?”元爷爷听不懂这话,“什么什么年代?”

  元姒顿了顿,“就是皇帝,现在是不是有皇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