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关于元四的信息
厕所没纸了2018-06-04 18:002,235

  元姒万万没想到,穿越这种只存在小说里,而且十分没谱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看穿越小说倒是YY过一阵子。什么女主穿越到某朝代某高官家的嫡女或者庶女身上,披着原主的皮,利用现代的科技、知识、发明等,拥有着女主的光环,要么宅斗,要么宫斗,无往不利,战无不胜。除此之外,还有出现的男主和除男主之外的男人,不是喜欢女主,就是爱上了女主,再纯洁一点的就是真心拿女主当好朋友。

  所以,这些靠谱吗?

  答案是,不靠谱。因为元姒穿越到这里之后,只剩下倒霉了,什么女主光环,什么金手指。

  呸!

  元姒瘫在床上,听从爷爷的话好好养伤。说是养伤,也就是只躺着不干活罢了。吃糠咽菜是日常,衣裳缝缝补补是常态。如此家徒四壁的日子,元姒也算是在古代体会了一把。

  穷人的日子她不是没经历过,但穷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头一遭。

  元爷爷只当是他眼前的元四因为受了惊吓,短暂失忆,每次也都是耐心的安抚元姒。遇到有人来家里探望,还会仔细为元姒介绍,无微不至,让元姒都不禁想告诉他真相了。

  元姒对于亲情的概念很淡薄,毕竟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家人什么的,除了孤儿院的院长妈妈,也就是比自己小的弟弟妹妹们,勉强可以称之为家人。院长妈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女人,会克扣着孤儿院里的钱,一个月才能吃上一顿肉,还有那些弟弟妹妹,每天为着谁才能被领养用尽了心思。

  家人,元姒想,这样的东西不要也罢。

  但来到这儿的日子里,看着元爷爷对自己的尽心尽力,突然让元姒有醍醐灌顶之感。原来,有家人的滋味是这样。

  元爷爷说,现在是荣佑元年的西凉,今上是年前才被扶上皇位的荣佑帝。只可惜新皇初立,大权就旁落外戚之手,现在把持朝政的是新皇的姨母赵太后。

  西凉元姒倒是听过,但什么荣佑帝却是闻所未闻。在脑子里搜了一圈,也只记得西凉这个朝代,还是在薛平贵和王宝钏的故事里听到过,现实中到底有没有这个朝代元姒都不知道。

  所以说,穿越来的小姐姐们,有充足的历史知识是非常有必要的。

  元姒还问了不少关于原主的信息,比如元四的父亲元六。元爷爷一提及自己的儿子,浮现出回忆之色。“你爹啊,比你再大点儿的年纪就去了县里。县衙门里头有个我相熟的兄弟,我就把你爹托付给了那个兄弟,想让你爹跟着他学点本事,以后也能在衙门里当差。你爹聪明,人也机灵,手艺什么的也都没得话说。”

  “听说你爹自己还拜了个师傅,把人家的一身本事全都学了回来,再结合着咱们老元家的家传手艺,在衙门里扬名立万。后来你爹在衙门里做的久了,渐渐的也有了自己的名号。”元爷爷说到此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旁人都叫他‘澄冤’,你爹还一直不让人在我面前叫这个,他自己还害羞哩!”

  元姒大概能想象得出来元四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慢慢在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唉,这好人啊,不长命。也可能是咱们老元家从祖上到我这辈儿做的全是损阴德的买卖,报应到了你爹身上。你刚从娘胎里爬出来没多久,你爹就染了病走了,扔了你们娘俩。”元爷爷叹了口气,抚了抚元姒的脑袋。

  元姒也叹,虽说这世上的幸福千篇一律,不幸却是各有各的不幸,但元四家的不幸却是现代网络小说里,那种网络写手们信手拿来就能写的那种。“那,我娘呢?”元姒歪着脑袋,问道。

  谁知话一出口,元姒就后悔了。元爷爷闻言立即变了脸色,“莫问,以后莫问这人。”元爷爷脸上带着焦急、恐惧、委屈这些神情,元姒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心理学,简单的微表情分析还是能做到的。

  这样一来,元四的信息少的可怜,原主自己也没有什么信息能提供给元姒,这让元姒今后如何开展新手任务?

  是的,元姒现在已经把自己默认为游戏玩家,穿越到这个未知朝代来就是为了通过一个游戏副本,要想过副本,首先就要对游戏本身的规则或是信息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和了解。可是现在看来,元姒怕是连新手村任务都没能get到,实在是叫人无从下手。

  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元姒时常见元爷爷对着一卷羊皮袋子发愣,问他他也不说,元姒想自己打开看看,元爷爷更是惊慌的把羊皮袋子收拾起来,还勒令元姒不能碰,连看都不能看。这就很有意思了,这个元爷爷实在是有太多的秘密要去挖掘,令不怎么有好奇心的元姒都有了想一探究竟的心思。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元姒硬是在元爷爷的要求下躺满了一百天,才算是勉强同意下床四处走动。

  虽然屋子里很破,但不得不说有一个小半个篮球场的院子还是很带感的。元姒轻轻动了动胳膊,倒没多疼,就是久没有动弹过这只胳膊,有些木罢了。“四丫头,咋样?还疼不?”元爷爷盯着元四,一副担心的样子。

  “不疼了,爷爷的药真厉害!”按照元姒的判断,元四的年纪大概也就是十一二岁的年纪,声音跟小铃铛似的,清脆的很,放在现代就是妥妥的萝莉音。元爷爷松了口气,“哪是药厉害,是咱们元家的祖传正骨……”

  元姒正想多问两句,谁知元爷爷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大好,“好了,就算胳膊不疼了,也少在风口里站着。身子还弱着呢,披件衣裳再出来玩。”说罢,就转身进了屋子,元姒越发觉得奇怪,这个元爷爷到底是个什么路子,说是处处尽是反常,但眼神清明,不像是坏人。但好人有必要藏着掖着,连说话都吞吞吐吐的吗?

  其实元爷爷该庆幸元姒学的是法医,而不是刑侦。要是那种既学了刑侦又好奇心重的姑娘,只怕现在早就把元爷爷的路数查了个底儿掉,说起来元姒也是个挺淡漠的姑娘,不关自己的事她是决计不会过问的。

  说着不会过问,但要是无意撞见了,却又另当别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