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仵作,贱民的行当
厕所没纸了2018-06-05 18:003,283

  元爷爷一直不肯对元姒提起她亲娘的消息,在元姒看来,这里面或许藏着和元姒为什么穿越到这里的事情有关。因此,作为始终奋斗在刑侦一线的小法医,寻找问题的关键所在已然成为当务之急。

  说实话,元姒根本不关心能不能回到现代,或是如何回到现代的问题,“佛系少女”说的就是元姒这样儿的,随缘也只一直是元姒奉行的理念。她关心的,只有该如何在这个地方把自己活成女主角。

  作为资深的言情小说阅读者,那些老掉牙的穿越套路元姒闭着眼都能背出来。什么随身自带空间、系统,造福全天下类,什么穿越种田,带领全家发家致富类,什么宅院深深,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类。当然了,还有最扯的一种,穿书。在原本的小说中当女主角还不够,就还要跑到别的小说里当女主,实在是心累。

  元姒细细数了一遍这些“穿越前辈”的套路,居然发现自己竟没有一项对的上。难道她的穿越反套路了?

  当然了,以上的那些全属于元姒个人的脑洞。但元姒真的对天发誓,她只是想打听一下元四的消息,绝不是有意要窥探元爷爷的秘密。只是天时地利人和全让她撞上了,元爷爷一直小心翼翼保守的秘密,自然也叫元姒瞧了个一清二楚。

  事情,还要从昨天夜里说起。

  元姒渐渐习惯了古代没有电灯,没有手机电脑和WiFi的日子。因此天刚刚黑定,她就在元爷爷的督促下早早上了榻,准备休息。

  要知道,在古代的照明设备只有油灯、蜡烛这两个选项。蜡烛对这个贫穷的小村子来说,是奢侈品,只有那些有钱有势的官宦人家才用得起。油灯才是他们这样穷人的选择,元姒还暗戳戳的想过,要是现代的地沟油能应用到古代的照明设备里,岂不算是“废物利用”了?

  当晚,元姒因为白日里休息过,睡意不深,却发现元爷爷屋子里的油灯反常的燃了许久。要知道元爷爷是个平常一分一厘都要计算清楚的人,若是让他知道元姒一直点着油灯,那是要生气的。

  元姒悄悄趴在窗户上朝外瞧,旁边东厢房里亮如白昼,这是元姒在元爷爷家住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的。

  离开了那张翻个身都要吱呀乱响的木榻,借着元四的矫健身手,元姒蹑手蹑脚的蹲在了东厢房的窗户底下。

  家里的窗户是普通人家里常见的草纸糊在了窗棂上充当窗纱,元姒舔了舔手指,晕开了草纸,漏出了一丁点儿的小洞。平时少见元爷爷拿着烟袋,但今晚却是罕见的看到元爷爷抽起了烟袋。

  元爷爷的面前就放着那个让元姒一直好奇的羊皮袋,每每见到元爷爷宝贝那个羊皮袋的模样,元姒甚至都怀疑那里面难不成是一袋银子,或者是能让他们爷孙俩一夜暴富的东西?

  元姒的瞳孔猛然收缩,呼吸也随之一滞。只见元爷爷颤抖着手打开了羊皮袋,里面大大小小的器物都一一展现在元姒的面前。

  “这……”元姒捂住了嘴巴。万万没想到里面竟是各种各样的刀具,个个都形似现代的手术刀样式,只不过现代的手术刀全是合金材质,元姒对手术刀有着天生的敏感,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这里的刀具看颜色,大约是黄铜质地。

  元爷爷一口烟袋抽的猛了,剧烈的咳嗽起来。元姒被咳嗽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又蹿回了房间去,反手关上了房门,靠在房门上猛地抽气。

  她说怎么都摸不清元家到底是做什么营生,以至于元爷爷说祖上到他都在做损阴德的买卖,结果报应到了元四的亲生爹身上,搞了半天,元家原来跟元姒是同行。

  仵作,运用到现代职业里就是法医。都是运用医学手段协助警务人员侦破案情的人员。在中国古代官府中专门负责检验尸体,旧时官府检验命案死尸的人,由于古代的封建思想严重,因此一般在检查尸体的时候由贱民或奴隶检查尸体并向官员报告情况。清末改称检验吏,北洋政府时期仍有沿用。《清会典·刑部》里有记载:“凡斗殴伤重不能重履之人,不得扛抬赴验,该管官即带领仵作亲往验看。”这就是说,仵作是官府所雇用的专门为刑事案件检验伤势的专业人员。之所以要“亲往验看。”还含有查勘现场之意在其中。

  而且“仵作”一行在三教九流里属于下九流的行业,也就是“不入流”的行当,都是由贱民或奴隶来做,自然无法与那些上九流或是官宦有同等地位。

  元姒叹了口气,搞了半天自己穿越还穿成了个贱民,社会的底层人员,谁都能踩上两脚的那种。

  怪不得元姒觉得整个村子都穷的过份,明明依山傍水,物产丰富,要是大家都靠着勤劳耕种,总能自给自足。但万万没想到,这里居然是贱民的聚集地。换言之,这些贱民连土地都没有。

  元姒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但凭着她高中时候学的那点微末的历史知识,也知道古代封建社会制度,社会等级森严,僭越是要掉脑袋的大罪。他们这样的贱民若是想跻身上层社会,除非是逆天改命。

  整整一夜,元姒都在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元姒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了房间。元爷爷早就起了,正在院子里砍柴,看样子是想做朝食。“爷爷,我想梳梳头。”元姒挠了两下,这个元四是有多久没洗过澡了,头发全都打结成了一坨,扯都扯不开。里面居然还有棉絮什么的,简直邋遢。之前元姒手臂不方便动弹这倒也罢了,可是现在元姒既然已经过来了,而且继承了元四的身体,那么她就必须要做一个精致的“居居女孩”,说什么都要上下焕然一新才成。

  关于元家祖上就是仵作这事儿,元姒打算慢慢渗透。初步的打算就是装作不经意的捅破仵作这件事儿,顺带着也了解一下何为元家祖传的手艺。若是能和这个时代的“基层政府”——县衙门交上关系,兴许还能成为官府的编外人员,要是再能带着元爷爷奔小康,那是再好不过了。

  他们爷孙俩主要是太穷了,吃不起喝不起用不起穿不起,这都困扰着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毕竟在现代元姒再穷,生活质量还是挺高的。吃糠咽菜实在不适合一个有着先进医学知识的知识分子。

  元爷爷愣了愣,他们家已经很久没有一个女人了,梳子这样的东西自然也早就绝迹了。元姒看着元爷爷窘迫的模样,心道该不会她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生活下去吧?谁知道元爷爷很快就正色道,“大成他们家门口的梨树自打砍了之后就一直倒在地头上,要不爷爷给你打一把梨木的梳子?”

  现做?元姒暗叹,古代连个百货商店或是超市都没有,可见穿越不是什么好事情。

  梨树就是那种普通的梨树,之前元姒还幻想着什么黄花梨,后来才知道,黄花梨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是稀罕东西了,但凡发现黄花梨,那都是要往京城的达官贵人家里送的,哪里轮得到他们这样的贱民使用。

  村子里有精通木工的木匠,匠作也算是下九流的行当,但也总比仵作的地位高上那么一丢丢。元姒跟着元爷爷一起往那个木匠家里去,顺带还带上了一些自家做的腌菜等特产,算是给木匠的谢礼。

  木匠就是那个之前在村口口没遮拦的莽汉,此时正半光着膀子蹲在院子里刨木头。

  “顺子他爹,”元爷爷敲了敲院门口形同虚设的院门,“今日却是有一事求你了。”

  莽汉一抬头,就看见元爷爷仙风道骨的站在院门口。“哟,元爷是稀客,今儿被什么风给吹来了?孩儿他娘,家里来客了,还不快赶紧过来倒茶!”元姒往屋门口看了一眼,院子四周都收拾的十分井然有序,一看就是家里的女主人是个勤快的。

  顺子的娘掀开门帘往外看,见是村子里最德高望重的元爷,顿时满脸堆笑。“元爷来了,快往屋里坐去,正好饭熟了,要不就在家里一起吃点?”

  村子里的人都愿意尊称元爷爷一声“元爷”,元姒尽管不懂为何他们要这么尊敬一个贱民,但仅凭着元爷爷这些日子以来对她的关照,元姒也觉得元爷爷当得起众人的尊敬。

  “我这有大成家送给我的一根梨木,顺子他爹若是方便看看能不能帮我打个家具,若是有剩下的边角料,再给我这个四丫头打上一把梳子。丫头大了,也该懂得打扮打扮了。”

  顺子他爹瞅着元姒上下打量,“四丫头的伤没事了吧?”元爷爷低头看着元姒,“这是你顺子哥哥的爹,你得管他叫叔。”

  元姒依言乖乖叫了一声叔,并表示自己的伤已经无碍了,谢谢大叔的关心。顺子他爹笑了两声,“到底是元爷的孙女,说话就是比他们家的小子听着舒心。”元爷爷笑着抚了抚元姒的脑袋,表示赞赏。

  “成嘞,元爷吩咐的事儿您就只管放心,到时候小的去看看木材,保准给您打件好用的家具,还有四丫头的梳子,您就擎好吧!”顺子他爹别看样子瞧着莽了点,但一笑起来还真是挺憨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