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机缘至此,薪火相传
厕所没纸了2018-06-06 18:002,099

  元姒某天在元爷爷的面前状似不经意的撞翻了羊皮袋。当看到几把大小不一的手术刀滚落在地,尽管元姒都已经看过,但仍是止不住的心动。

  手术刀,对元姒来说,这是继美食之后,最令人感到有安全感的东西了。

  “莫动!”元爷爷甫一转脸,就看见了让自己惊心动魄的一幕,元姒弯下腰拾起地上散落的“砭镰”,尽管满脸的茫然,但持砭镰的手法却是十分熟练,就像是使用过多年的老手一般。

  元姒被元爷爷的高声吓到了,“砭镰”复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砭镰”是中国最早的手术刀的雏形。眼前的这一把做工精细,形制像一把缩小的“戚”或平头的“戈”。刃口锋利,明显有悉心打磨过的痕迹。三指拿捏,操作方便,如同刀片一般,可精细削割人体器官。也不知道元家祖上到底是何方大能,居然能有如此巧思,设计出沿用至今的器物来。

  根据元姒在现代所学,得知古代的医疗技术可追溯到石器时代,那时就已经产生了用石片制成的医疗工具——“砭石”。据《山海经》记载:“高氏之山,其上多玉,有石可以为砭针,堪以破痈肿者也。”《素问·异法方宜论》也说,“东方之域……其病皆为痈疡,其治宜砭石。”这表明砭石是古代用来治病的工具。而现在元姒脚前静静躺着的,正是经过元家祖上改制过的“砭石”,现在称之为“砭镰”,因其状似镰刀,故以“镰”命名。

  “砭石”用以医病,而元家的“砭镰”却是用来明辨冤情的。“元爷爷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拉着元姒远离了那把砭镰,“四丫头,吓着没?快叫爷爷看看!”

  元姒神情有些复杂,摇了摇头,“爷爷,这是什么,看着怪眼熟的。”此话一出,元爷爷的脸色微变。元姒的明知故问十分恰到好处,既表明了对此物有好奇心,又表明此物与自己有缘。

  元爷爷上下打量了元姒半晌,神色中许是挣扎,许是恐惧。“爷爷,你怎么了?”元姒的确是打着想要修习元家本事的心思,毕竟她穿越而来,会的本事也就只有给苦主开膛破肚,查明冤情。元姒那一夜苦思冥想发家致富的计划,也唯有依靠自身的技术,到县衙混个一官半职之计了。

  “唉,或许都是天意。”元爷爷蹲下身子,从地上拾起那把砭镰,细细拂去上面的尘灰,“四丫头,你来,爷爷给你讲个故事。”

  讲故事是好事,这就表明对方有了愿意倾诉的意愿。元姒赶紧凑了过去,表现出一副十分爱听故事的模样,“爷爷,故事里有爷爷吗?有爹吗?那娘亲也有吗?”

  元爷爷摇了摇头,“这故事谁都没有,就只有这个东西。”元姒看着元爷爷握着砭镰的手法跟自己一般,看来也是拿惯了手术刀的老手。“这个东西,叫砭镰,是从咱们元家的老祖宗时期传下来的宝贝。元家从老祖宗起就是下九流的门路,人小命贱,却干的是帮人澄清冤情的行当。”

  “就像爹那样,追捕案犯,将坏人绳之以法?”元姒的眼睛亮亮的。元爷爷抚了抚元姒的脑袋,“你爹那是捕头,爷爷给你讲的是仵作。”

  果不其然。元姒在心里默念,单是从那晚见到砭镰她就能猜出一二。

  元爷爷又道,“元家的手艺,那是从古至今一辈辈传下来的,历来传男不传女,女子甚至连见都不能见。你爹还小的那年,有个瞎了眼的道士给爷爷算过一卦,这砭镰不得再用,否则就是家破人亡。但那道士临走之前却又说了一句,‘不破不立’,对你家来说又何尝不是好事。”

  元姒也将那句“不破不立”暗暗念了一遭,似是有否极泰来之意,却也不得而知了。

  “今日见你将这砭镰握在手中,我便也知,那道士临走之前所说之言的含义了。四丫头,爷爷问你,你可愿意修习我元家的手艺,继承祖上的遗志?”元姒求之不得,但元爷爷这话说的深奥,非是元四这样年纪的孩子能懂的,“爷爷,你说的什么呀?我竟一点也听不懂。”

  元爷爷点了点头,“不懂便不懂罢。如今元家已然落败至此,许是转机皆系于你身。既然机缘已至,那便顺天而行,明日你与我上山,我带你拜会祖师与祖先,并将我这一身的技艺传于你。”

  仵作的祖师爷是何方神圣,元姒并不知晓。但在现代,法医也算是西方医疗卫生范畴,祖师爷乃是西方的希波克拉底。元姒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里还立着一尊希波克拉底的雕像。中医的祖师爷听说特别多,还分为内科外科,听说就连妇产科的祖师爷都有。

  元姒一整夜辗转反侧,一边想着仵作行业有哪些大佬需要膜拜,一边又想着元家的祖传手艺会不会和自己在现代所学同出一脉。

  第二日,天色才微微发亮,元姒就被元爷爷起身的动静吵醒了。老人年纪大了,睡眠时间短这可以理解。元姒叹了口气,从榻上坐了起来。刚一动弹,床榻就发出难听的吱呀声,元爷爷在屋外听到了动静,咳嗽了一声。

  “四丫头醒了没?”

  元姒答应了一声,套上了外衣打开房门。“爷爷天色还早,为何不多睡一会子?”元爷爷在井边洗了把脸,“去灶屋里把火点上,咱们吃过朝食就去。”

  朝食做的简单,黍面发的饼子,邻居陈大娘家自家做的腌菜,再熬上一锅粟米水饭。爷孙俩稀里呼噜喝了一大碗,而后元姒捧着碗就着冰凉的井水冲了个干净。

  “走吧,早些过去,回来的时候兴许还能赶上宵食。”

  古代人一天只有两餐,朝食就是早饭,一般都在上午九十点左右,宵食就是晚饭,要赶在天黑之前五六点左右,否则天黑了就要点着油灯吃饭,在穷人家是根本不存在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