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风云起于凤霞关
厕所没纸了2018-06-07 20:002,154

  元姒所在的村庄本就不大,倒是背靠着青山,就显得更是渺小。元爷爷一手领着元姒,一手还拎着皮水桶,步伐稳健,看不出是上了年纪的样子。

  羊皮袋被元爷爷挂在了腰间,随着脚步左右摇摆。看路程,他们爷孙俩似乎是要往山上去。“爷爷,我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吗?”元姒今日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因为爷爷说他们要去拜祖师爷。原本该是焚香沐浴,斋戒三日才行,但她们这样的穷人家,天天都在斋戒,哪里能见到一丝荤腥。

  “上了山,那里有间庙就是了。”庙?元姒倒是在山上见过一个义庄,里面的确是供着个神像,还冲着人比小心心,可以说是十分宠粉了。只是不知那尊神像到底是哪家的神仙,瞧着倒是挺怪异,但仔细想想,还挺憨态可掬的。

  元姒年纪小,身量不足,不留心就被山上的石子绊住了脚步。元爷爷顾念着他们俩得趁着天色未亮赶紧上山去,索性一把拦腰抱着元姒。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公主抱!虽然对象是“自己”的爷爷。

  山路崎岖不平,况且又是日头未升的清晨,山间薄雾蔼蔼,草叶上还沾着露珠儿,碰到人脸上湿湿凉凉的。元爷爷走的不慢,喘的也不轻,元姒挣扎着要下去自己走,元爷爷拍了拍元姒,“四丫头尚幼,这山路不好走。爷爷抱着你,咱们尽早上得山去,拜了祖师爷还有不少事情。”

  元爷爷自己也是一双草鞋,未必这山路上的石头就不硌脚,元姒一直以来都挺感谢元爷爷的。要不是他,估计元姒活不到现在,而且每日都是他无微不至的关照,就是块石头也该被捂热了,元姒又何尝不是呢?

  “没事爷爷,岂不闻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爷爷年纪大了,四丫头能自己走路。”说着,元姒就一蹦一跳的下了地,自觉地牵着元爷爷的手,“我听东边学堂里的李夫子说的,我们要孝敬长辈。”

  最后一句是元姒胡诌的,村子里的学堂她可没去过,什么李夫子也不过是她在邻居家大娘口中听到过罢了。关于《论语》元姒倒是很熟悉,以前孤儿院里有好心人捐助图书和衣物,她分到的第一本书就是《论语》。

  在元姒看不见的地方,元爷爷悄悄抹了一把眼泪。他元家何其有幸,竟能有这般的子孙降世!

  青山看着不高,爬起来却是相当的折磨人。当初元姒从山顶下来就从“太阳当空照”走到“最美不过夕阳红”,更别说一老一幼踩着11路上山,那更是走走歇歇,眼见着就是日上三竿。

  义庄还很遥远,远到让元姒不禁怀疑,为何当初要在山顶上修建这个义庄。义庄本是用来暂时存放客死异乡,或是无主认领的尸体。存尸之地自然是要选择山阴或是吉利之处。在风水学上,山顶算是整座山中阳气最为繁盛之处,多修建庙宇、道观之类正气凛然的建筑。而存尸地若是建在阳地上,这不是坐等着尸体起尸嘛!

  “爷爷,那庙是咱们元家的家庙吗?那里是不是也供奉着祖先?我爹是不是也有牌位?”年纪小就有一点好,有问题就问。元爷爷也从来没有不耐烦,自从得知元姒有修习元氏祖传手艺的天赋后,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平白就能让元姒了解不少关于这个朝代的事情。

  “算是咱们元家的家庙,不过里面没有祖先,也没有你爹。里面就只有咱们元家的祖师爷,守护着咱们元家祖祖辈辈繁衍生息。”休息够了,元爷爷撑着膝盖站了起来,“走吧,路还长着,但也总能走到的。”

  ——

  凤霞关关口狭隘,历来是易守难攻之地,接壤乌桓东境,与西凉隔关相望。

  “侯爷!属下办事不力,让那贼子在祁阳县附近跑了。”祁阳县乃是距离凤霞关最近的县城,近来凤霞关四周埋伏着不少蠢蠢欲动的人,想来是西凉朝廷又要有些动静了。

  方安晏斜倚在辕门口,定定看着驻守在凤霞关来回巡逻的将士,“你说想来凤霞关插一手的,都会是什么人?乌桓那个地方鸟不拉屎,就算是里通外邦,他们又能从乌桓得到什么?”

  副将拱手立于辕门之外,“属下不知。”

  “人是在哪儿跟丢的,就派人去四周再查探。找不到人,谁都没法跟朝廷交代,我这马上就要回京述职,必须要在走之前肃清整个凤霞关。”乌桓人只靠游牧为生,战力奇高,“上马为兵,下马作民”说的正是乌桓人这种奇特的种族。方安晏带领破天骑驻守凤霞关已逾三年,数次与乌桓有过交手,自然对乌桓内的情况了然于胸。

  副将再次领命而去。

  还未进营帐,方安晏便听身后有人叫住了他,“修然。”方安晏不必转身,单听称呼便知是何人。整个军营里,也就只有一人敢直呼他的字。

  “师父出关了?”方安晏笃信方术,这在西凉国内妇孺皆知。而且人们都说方安晏身边有一天师,能掐会算,不但通晓天意,还能通过咒枣之术治病救人。

  王天师手结阴阳法决,虽未穿法衣,却兀自仙风道骨,自成一派。“我算出近来你命中该当有一量劫,细细推演后,竟不知于你是凶是福。我便出了关,前来知会你一声。”

  方安晏轻笑,“师父洞察天机,若是连师父都算不出来的量劫,就算知会了徒儿,徒儿又有何法能解?”

  王天师想来此话在理,点了点头道,“固然不知此劫吉凶,但劫由心生,福祸自有命数。你须得修心修性,固守本一。”方安晏施了一礼,“是,师父,徒儿谨记。”

  话毕,王天师望着方安晏却是一叹,“修然,你在这凤霞关已守关三年,不日今上便会召你回京。为师想着这两日便动身回清河郡去,你师叔的混元丹就要丹成,我也该回去助他一臂之力。”

  方安晏点点头,“也好,破天骑很快就会与朝廷来的人交接,届时人多眼杂,师父早些回去也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