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厕所没纸了2018-06-08 22:312,138

  爷孙二人爬上青山山顶时,太阳已然升的老高。元爷爷拍了拍衣裳下摆上的尘灰,顺带着也给元姒浑身上下拍了拍。“一会儿进去,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许高声叫喊。那里是祖师爷的供奉之处,要诚心才是。”

  元姒暗戳戳的想,她在祖师爷面前躺都躺过了,也算是百无禁忌。但也只是心里想想,面上却是十分乖顺的点了点头。“爷爷,供奉不是该有香烛果品之类的吗?咱们什么都没有准备,真的可以吗?”

  元爷爷笑着摇了摇头,“那是供奉神仙的做法,咱们祖师爷留下祖训,元家祭拜祖师爷只捧心香,跪拜默念即可,万不能烧香的。”元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只觉得这个祖师爷还挺体恤后人的。

  义庄里面就算是正午也显得阴森森的。元姒算是这里的“常客”了,轻车熟路的跟着元爷爷跨过了高到膝盖的门槛,老远就看到宠粉的祖师爷和他亲切的比小心心。

  元爷爷在庄门口拜了一拜,口中默念着什么。元姒没有听清,只学着元爷爷的样子一拜一叩首,弄出了一身汗才堪堪来到了供奉祖师爷的正殿。

  义庄外头是烈日骄阳,晒得人头脑发晕。可一跨进正殿,扑面而来的凉气让元姒不禁打了个寒颤。还是她醒来时候熟悉的模样,满是蛛网,供桌上铺满了灰尘。不知何处响起的小兽爬过的声响,还有漏了半截的屋顶,却没有丁点儿光线透进来。

  元姒看了一眼自己醒来时躺着的地方,又被层层的灰尘遮盖住了痕迹,完全看不出当初这里曾有人进出过。

  “四丫头,来给祖师爷叩头。”元爷爷不知从哪堆灰尘里扒出两个蒲团,吹了吹上面的浮灰,端端正正摆在了祖师爷的像前。

  元姒学着元爷爷的样子跪在了蒲团之上,本以为该双手合十,就像拜佛那样,谁知元爷爷竟颤巍巍伸出了右手,冲着祖师爷比了个小心心。

  ???

  元姒惊了,这是什么设定?祖师爷连带着后人集体卖萌,仵作这个行业都这么不正经吗?

  元爷爷看着元姒瞪大了眼睛,以为是自家孙女从没见过祖师爷的招牌法诀。“四丫头,据守心神,切忌分心不专,为祖师爷不喜。”

  难道祖师爷才是穿越者?

  元姒将信将疑对着神像比了个小心心,暗叹真是有爱的一家人。

  元爷爷很满意,看着自家孙女这么虔诚,便收回了目光,比着小心心跟祖师爷汇报。“惟西凉荣佑初年,岁在乙未。元氏五十七代子孙以至诚至敬之念,心香敬告之仪,祭告我祖之祠曰:我祖赫赫,始族开辟。功化神圣,世代仰望。培植绵绵元氏之根,肇造煌煌族学之魂,德佑泱泱强族之志。今有元氏五十七代嗣孙元四者,上贤下孝,天赐奇志。宜以继元氏族学,以光先祖遗志。青山巍巍,曲水汤汤。心香敬告,沐浴馨香。万众肃立,虔告吾祖,祈风调雨顺,冀元氏繁衍。大礼告成,伏惟尚飨。”

  念罢,与元姒一同叩首,久久未能起身。

  元姒心里暗暗跟祖师爷商量,“祖师爷,你知道我是穿越来的,什么都不懂。若是有冒犯之处,您老人家海涵,要是您老不介意,咱们就打个商量,您要是看得起我,您就保佑我在这儿发家致富,元家穷了这么久了,也该转转运。要是您老觉得我不顺眼,就趁早把我送回现代去,也省得您老人家烦心不是?”默默念了两遍,重点都放在了“发家致富”上。

  念完之后,爷孙俩站起身来,皆是一脸心满意足样。

  “如今,祖师爷未有异象显现,说明祖师爷是承认你来继承咱们元家绝学的。今后,你当以元氏子孙自持,恪守规矩,谨记戒持,万不能如从前那般浑浑噩噩度日。”元爷爷抚着元姒的天灵,“你须记得,苦主乃是蒙受大冤者,有苦不能言。元家子孙手中的砭镰是为苦主伸冤之利器,此戒受至终身。夙夜不能忘。”

  元姒福至心灵,“是,元四谨记。”

  ——

  “修然,”王天师看着徒弟收拾行装,“你来,我有话须细细嘱咐于你。”方安晏将行装打点妥当,行至王天师身前。“师父何事?”

  王天师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自你幼时,你父母便将你托付于我。我曾算出你命中带煞,远离尘世方能长命百岁。奈何你身份所限,终不能远离俗世。为保你安然,这锦囊中乃是我与师弟二人倾尽心力推演出的绝佳命盘。你须寻得这上面所记出生年月的女子,你与她二人合力将自己命盘做活,可安稳一世。若是一着不慎,你们二人只怕现世……”说罢,摇头叹息。

  方安晏不解,“师父,‘命盘做活’这是何意?”

  王天师将锦囊递到方安晏手中,“拥有这锦囊中出生年月的女子乃是天选之人,命格奇诡无比,似有转生之象。你命中带煞,本都是不长命之人,命盘自然带着死气,唯有能与带着转生之象的女子结合,命盘才会重新焕发生气。”

  “师父,你明知我不信命。”

  王天师轻叹,“修然,命自来就有,你不信命,可命却一直左右你。”说罢,兀自背起行装。“此次回清河郡,你不必派人与我同往。途中我还要与故友相见,实在不便。”方安晏行了一礼,“是,徒儿恭送师父。”

  看着手里薄薄的锦囊,方安晏仍旧扔到了书柜的暗格內。方家信道修方术,可他方安晏平生只信自己。什么女子,什么命格。他方安晏想生便生,想死便死,何须旁人来助。

  王天师似乎心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默念一声“无量天尊”。

  “他终究是错过了。”

  凤霞关没有因着王天师的离去有所异样,倒是昨日派出去,查找前些日子在祁阳县附近跟丢的贼人倒是有了消息。

  “贼人在祁阳县下辖青山村盘桓数日,后经青山村失去踪迹。属下怀疑,青山村内有贼人同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