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祖师爷天降灵光
厕所没纸了2018-06-09 20:302,154

  爷孙二人踩着夕阳的余晖总算是回到了家中,正好赶上了吃宵食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一见到元爷爷带着元姒从山上下来,面上都带着若隐若现的恐惧。

  没错,是恐惧。元姒以前学过微表情分析,这一点她绝不会看错。

  元爷爷却像是浑然不觉,径直往家里走。“爷爷,您说我忘了很多事情。要是我一辈子都想不起来怎么办?”在等待元爷爷做宵食的时候,元姒一边烧火,一边问道。

  “记不起来便不记,左不过都是些不好的记忆。‘忘记’本身就是老天爷的恩赐,算不得坏事。”元爷爷将栗米淘净,下到了锅里。他们现在吃不起干饭,只能靠着水饭饱肚。穿越到古代这么久了,元姒还一顿肉都没吃过,所以才长成了现在豆芽菜似的样子。

  爷孙二人正在灶房做宵食,不期然就听到院门外有人呼喊元爷爷。

  “顺子他娘,你怎么过来?”来人正是之前元爷爷托了他家做梳子的木匠的媳妇儿。只见顺子他娘又哭又急,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元爷爷骇了一跳。“别急别急,慢慢说。”

  顺子他娘一拍大腿,“元爷快去看看我们当家的,不成了!”一声哭喊,让左邻右舍的人都探出头来。有些婆娘媳妇儿甚至聚在元家院门口打听顺子家出了什么事。

  元爷爷将元姒托付给邻居家的大娘看着,顺手捞起放砭镰的羊皮袋出了门。

  元姒在顺子他娘断断续续的哭诉中,算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个大概。大致就是顺子他爹在院子外头做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捅了对穿,就躺在院子门口,鲜血淌了一地。顺子刚从学堂回来,见到自己的爹躺在血泊之中,顿时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脸色蜡黄。

  “婶娘,你当时在哪儿呢?”元姒听罢,问了这么一句。

  顺子他娘哭的直抽抽,“我还能在哪儿啊,顺子他爹说着今晚要吃肉,我还骂了他两句。谁知道……全都是我嘴贱啊!”

  元姒皱眉,“您在灶房?也就是说您没见到那个凶手,那您是何时发现大叔被人害了的?”顺子他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顺子在门外大喊了一声,我出门去看,才发现顺子他爹躺在那儿,我过去一看,人都没气儿了。”

  打听清楚细节,元姒打算去犯罪现场看看尸体。哪知还没迈出门,就被邻居家的大娘一把拉住,“四丫头往哪儿去?你爷爷吩咐了,你一个姑娘家,不能过去看哩!”

  元姒冲着大娘粲然一笑,“大娘,我不过去看,我是去找顺子哥哥哩!”

  顺子爹就躺在家门口,元爷爷过去看时,外头已经围了一圈的村民。有人眼尖,老远就看着元爷爷背着羊皮袋来了,高喊了一声,“元爷来了!”

  众人顿时鸦雀无声,对着元家爷爷行注目礼。“大家站远一些。顺子呢?有人看到顺子了吗?”

  众人这才想起木匠家的孩子,纷纷四处找寻,“对啊,顺子呢?刚才还看着在院子里坐着呢!”

  “应该去找顺子他娘了吧?”

  “顺子他娘在元爷家呢!去元爷家找找不就知道了。”

  元姒悄悄摸到顺子家,老远就看到顺子家门口围了一圈的人,倒是没看到元爷爷在哪儿。元姒正打算过去,“四妹妹……”

  顺子的生辰比元四大了一个多月,听说元四出事之前和顺子感情极好,人们都说元四以后会是顺子的媳妇儿,但元爷爷似乎并不同意这事儿,两家人也就彼此心照不宣的从来不提。

  “顺子哥,你咋在这儿?”元姒吓了一跳,死的人是他爹,顺子现在该是最伤心的一个,怎么会平白出现在这里?顺子的脸色有些苍白,拉着元姒的衣裳,“四妹妹,你快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元姒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从小她就不太会跟别的小朋友相处,在孤儿院的时候,为了引起院长妈妈的注意,她还会对别的小朋友拳脚相加。

  “顺子哥,你娘还在我家,要不,你去我家吧?”顺子抽抽搭搭了半天,“四妹妹,我没爹了。”

  元姒拍了拍顺子的肩膀,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我知道。”要是搁在平时,遇到死者家属她一定做不到这么感情丰富。

  元爷爷从羊皮袋子里掏出一副用羊肠缝制的手套,小心翼翼的将顺子爹身上的衣裳解开。众人看到顺子爹身上一个黑黢黢的刀口,里面还在往外汩汩流血,不由都惊呼了一声。有些胆小的已经捂上了眼睛,还有人露出不忍的表情。

  元姒听到顺子家传来的动静,猜到可能是元爷爷开始验尸了。眼下顺子还在这里唧唧歪歪,更是心下不耐。“顺子哥,你去找你娘吧,我要去找我爷爷了,你要实在害怕,我去叫人陪着你。行吗?”

  顺子露出哭成了花猫的脸,“四妹妹,我跟你一块去。”元姒甩了甩手,“不成,我是要去帮爷爷做事,你不能过去捣乱。你快去我家吧,不然以后我就不跟你玩儿了!”

  元爷爷刚掏出砭镰,就听见人群之中有人低声道,“四丫头怎么来了?”

  “小姑娘怎么能往这种地方来?”

  “兴许是元家不忌讳这个。”

  “怎么可能!元爷说过,他们这个传男不传女。”

  元爷爷抬起头,“四丫头,过来。”众人再一次鸦雀无声,元姒老老实实走了进来,“爷爷,我来帮忙。”

  周围人都没敢再说话,倒是元姒蹲在了元爷爷的身边。“爷爷,这伤口不像是刀造成的。”

  此话一出,顿时就像是一颗石子投在了平静的湖水之中。元爷爷的手一抖,不可置信的望着元姒。“你,有何证据说不是刀?”

  自家孙女有天赋是不假,但还不至于到一眼就能瞧出凶器的程度。这只有做仵作多年的人,积累了众多的经验才敢一眼就说出凶器的样式。元四的年纪还这么小,就连族里的手艺都还没接触。

  难不成,真的是祖师爷天降灵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