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厕所没纸了2018-06-10 18:002,294

  “我见过屠大叔家杀猪,一刀从后颈处放血,造成的伤口是平滑的。木匠大叔的伤口四周不平整,还有些撕裂的模样。所以我断定,绝不是刀,倒更像是……”元姒故意卖了个关子,“不知道说得对不对,我就是信口胡说的。”

  元爷爷在看到伤口的第一眼,也排除了刀剑致死的可能。但听到自家孙女的说法居然跟自己想的一模一样,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众人多是凑在这里看热闹,看到祖孙俩蹲在尸体旁边侃侃而谈,都有些面面相觑。“继续说,你怀疑是什么?”元爷爷也不禁想知道,祖师爷天降灵光,到底能让元四到达何种程度。

  “我不敢妄言,总得等到爷爷用砭镰剖解之后才能下定论。”元爷爷满意的点点头。不妄言,根据剖解结果下结论的谨慎态度,的确是有祖师爷的风范。

  现下听闻元爷爷要开始动用砭镰,元姒看了一眼四周。“这里乡亲们都围在这儿,就地开膛怕是不好。要不我去将乡亲们疏散,留下两个身强体健的帮咱们搬运尸身?”

  元爷爷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既然你想到了,那便按四丫头所说的做吧。”

  元姒向村民解释凶手很有可能就潜藏在村子中,希望大家都各回各家,紧闭门窗不要放陌生人进入,而后又着重让方圆十里唯一一家的屠户和村子里的锁子匠留了下来。这二人身材魁梧,好歹能帮他们这一老一幼搬运重物。

  村民闻言也都依着元姒所言,四处散去。顺子家只留下元家祖孙和屠户、锁子匠。

  现在气候炎热,顺子爹的尸身在死后一两个时辰内出现了尸僵,由此可以推断顺子爹出事的准确时间是在三四个小时之前。包括顺子的叫声让顺子娘发现尸体,再到元家报信的时间,基本是能吻合的。屠户和锁子匠将尸身移到了屋里,用两个长条凳和一块床板暂时搭了个简易的验尸工作台。

  “你们先出去等着,好了我会叫你们。”元爷爷将羊皮袋摊开,元姒这才看到了里面完整的工作器具。不单单是砭镰,甚至还包括金针、银剪等常见的利器。

  元姒凑近羊皮袋细细观察,里面大部分工具都与现代法医常用的器具一般无二,看来仵作这一行业很早就定了形制,几千年来基本变动不大。“去把油灯点上,再找个铜镜来。”

  这个时候,元姒就无比怀念现代医学上许多先进发明,比如无影灯。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验尸。古代向来遵循一个“死者为大”的原则,在死后尸身受到损坏,这是十分损阴德的事情。就算知道苦主死的冤屈,但很多苦主家属也都会因为一句“死者为大”,而错失了大好的验尸伸冤的时机。元爷爷也是顾虑到顺子娘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趁着现在赶紧验了尸身,也就能趁早将凶手找出来。

  单看顺子爹的死状,也能看出凶手一击毙命,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是个狠角色。

  “苦主董成光,三十有七,于酉时正至戌时正死于利器刺破肚腹,血竭而亡。”元爷爷说着,看向元姒。“你要记着,勘验尸身要先从尸表开始,你来之前苦主的衣物我已经验看过了,并无异常。”

  元姒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些知识在现代熟得不能再熟,几乎都已经形成了习惯。要不是在这里她需要装小白,这些话她早就脱口而出了。

  只不过在现代的时候,刑侦大队的方主任总会带着她一起进行验尸,名义上让她充当打下手的工作,但很多时候方主任是不会亲自动手,除了需要打开死者胸腔,利用断肋器剪断死者肋骨这样的力气活儿,方主任才会皱着眉头,勉为其难的上手帮忙。

  也正是因为方主任的“放养政策”,元姒从刚进刑侦大队的菜鸟新人,很快就上升为他们队里可以独当一面的法医。要是除去方主任总是找着空子就提问她刁钻问题,可以说是方主任带新人很尽职尽责了。

  元爷爷握着砭镰,看样子是想开膛破肚了。砭镰顺着胸下三分处,一直划到耻骨平齐的小腹处。由于死者致命伤口流血过多,这会儿打开腹腔,并未出现大量血液。元姒挑眉,按照现代的验尸程序,法医一般会在死者胸部和腹部切开一个“Y”形切口。单单只在腹部切口,忽略了胸腔内脏器情况,有可能会错失关键性证据。

  “从伤处来看,凶手该是用细长且顶部尖锐之物事,一招刺入死者腹部,顶端又从死者后腰部分穿出。”元爷爷做了个“刺入”的动作,“或许是见死者眼中生气全无,复拔出了凶器之后遁走。”

  ——

  方安晏命人在青山村附近好生搜寻贼人踪迹,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里通外国的叛国贼挖出来,好叫他亲手送到今上的御座前,为西凉国上下肃清涤荡,无有二心。

  副将领命,正欲转身返回青山村寻找,谁知设在青山村蹲守贼人的士兵突然回来回报,说青山村发现异常,兄弟们前去追贼人的时候,一不留神就叫贼人跑进了村子之中。那贼人杀了一个村民后逃之夭夭,再找不见踪影。

  方安晏暗道一声不好。

  “现下已然打草惊蛇,想再要寻到那人踪迹怕是不易了。”而后方安晏问回来的那人,“青山村那里可有妥善处置?”

  回报那人毕恭毕敬道,“村子中有仵作验尸,兄弟们不敢现身扰了村民,只在村外继续埋伏。”

  竟教那人跑了!方安晏暗暗攥紧了拳头,“叫人撤回来。只留两三人在村子外打听那个被杀之人的消息。很有可能那人见过贼人的样貌。”

  回报之人领命而去。

  副将上前一步,“将军,现下该如何是好?”贼人追不到,乌桓这边连日来没有动静,反而越发像是酝酿某些阴谋诡计一般,令人心生不安。

  心生不安的何止他们驻守凤霞关的破天骑一个,西凉酆都更是全然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

  虢国公府內这两日气氛愈加阴沉,虢国公宇文都护尚在书房看书,不期然竟有一黑衣人闪了过去。这虢国公其姊乃是今上的贵妃,那虢国公就是当朝国舅,容不得一点闪失。

  因此一群家丁护院呼呼啦啦奔向后院,誓要捉拿刺客。

  众人还没接近后院,就被虢国公一堆书籍笔墨茶杯砸了出来。

  “滚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