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抵租子
厕所没纸了2018-06-12 18:002,098

  元爷爷教了元姒不少手艺,这些手艺都能够让元姒结合着现代的医学技术得到佐证。而有些则是元姒从未深思过的,比如作为一名仵作该有的原则,还有,人情味儿。

  是的,元爷爷的确是这样跟元姒讲的,这个说法让元姒十分感兴趣。在现代,不论是导师还是方主任,跟她强调最多的就是作为一名法医必须时刻保持谨慎。谨慎的工作方式会让你不错过任何一个可值得参考的线索,也会让你解开一个个谜团,为死者讨回公道。

  可是,法医需要人情味吗?

  导师没有说过,方主任也没有说过。好像每个人都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但元爷爷,一个生活在远古时代,没有先进医疗技术的仵作却提出来了。或许在旁人看来,这样的说法是可笑的,令人不屑一顾的。毕竟在人们看来,他们已经脱离了医学范畴,他们必须严正,毫不留情。

  元姒有些迷茫,她向来对人情世故这样的题目觉得棘手。元爷爷也只得轻叹,抚了抚元姒的头发,“总有一天会懂的。”

  青山村因为顺子爹的死闹腾了一阵,待到死者下了葬,村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唯一不同的是,青山村再也没了木匠,元姒的那把梨木梳子也就没有了着落。

  祁阳县衙街道报案之后倒是派人来村子里查探过一番,更是将元家祖孙俩请到了衙门里详细描述了顺子爹的死因,但鉴于这桩案件没有证物,只凭元家祖孙俩的口述,根本无以为证。

  不得已,顺子爹的案件就这样被归整成了一桩悬案,再也无人过问。

  最伤心难过的,还是顺子娘和顺子。顺子娘成了遗孀,整日里以泪洗面。元姒还记得顺子娘以前见谁都是笑眯眯样子,格外亲善。现在却也只能令人唏嘘了。

  顺子倒还找过两次元姒,元爷爷可怜他们娘俩,还将家里的粮食分给了他们一半。这样一来,元姒和元爷爷的日子更是过的苦哈哈的了。

  再苦的日子也是要过的。元姒一边跟着元爷爷修习各样的手艺,一边跟着爷爷想各种法子让日子维持下去。就这样,元姒从刚来时蝉鸣声声,经过了红叶漫山,眼见着青山村背后的青山即将变成“秃山”。

  冬天,就要来了。

  青山村是祁阳县下辖一处偏远村子,这里聚集的全是下九流的匠作或是不入流的手艺人。村子外有几口薄田,平时都是几家村民一起耕种,打下来的粮食一半要用来缴租子,剩下的一半才是种地的那几家村民分摊的一年犒劳。

  眼见着收租子的日子越来越近,村子里的人都有些急躁。屠户和锁子匠已经进了山,打算猎一些野物,剥了皮毛抵租子。旁人也有打算进山的,但都被家里的人劝住了。山里有不少锁子匠布下的陷阱,稍不留心就把命留在山里,实在划不来。

  家里有婆娘的,这些日子都点灯熬油的织布。村子里的织妇多是选择织土布,在元姒看来那些土布既不好看,做成的衣裳又不耐穿,有时候那些土布放在潮湿的地方还会沤烂。元姒还想,肯收布抵租子的地主也还真是个好说话的人家。

  元爷爷这两日也开始长吁短叹。以前抽烟袋还会避忌着元姒,这两天兴许是愁的狠了,每天都蹲在院子里抽烟袋,前些时候元姒还会劝着些,让爷爷顾念身体云云,过些日子也就任由元爷爷去了。谁家都在愁眉苦脸,整个村子都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

  元爷爷在家蹲了两天,第三天说是有事出门一趟,让元姒在家好生看家。元姒还是第一次被单独留在家里,每日院门、房门都是锁得紧紧的,唯恐出现意外。就这样过了两日,突然有一天元爷爷一大早就敲响了元姒的房门,“四丫头,收拾收拾,跟爷爷走。”

  元姒以为他们要像《白毛女》里的杨白劳似的,大年初一出去躲债,而他们是出去躲租子。“爷爷,外头天这么冷,您这身体能行吗?”元姒不是不愿意走,而是这里好歹能有片瓦遮头,矮墙挡风,一旦离开了这儿,生活可就算是真的失去了保障,回不回得来都是两说。

  “隔壁村子的大牛他们要上山猎野物,咱们跟着他们一起上山去。等到回来,他们猎的野皮子得分咱们家两只,刚好够抵租子的。”元姒拉住元爷爷的手,“可是爷爷,你年纪这么大了哪儿能跟着一群壮劳力上山?”

  元姒这一年个头窜的不慢,转眼就有了大姑娘的模样,秋天的时候刚过了十三岁的生辰,再过一年就到了能许配人家的年纪。元爷爷一直对孙女感到欣慰,“山上没有猛兽,但常常会有人跌落陷阱,多有伤病。咱们元家虽说精于勘验尸首,但医理同源,跌打正骨还是祖师爷的看家本领。咱们跟着他们上山,算是各取所需。本来爷爷打算将你留在家中,但……”元爷爷顿了顿,“你跟爷爷上山,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爷爷不放心。”

  山上风大,不光是带足厚实的衣裳,还要准备吃的用的。待元姒将祖孙二人的行装打点妥当,才发现要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没时间了,”元爷爷将烟袋别在腰间,“就拿着这些,上山吧。”

  元姒将头发散了,随手抓了抓变成了个小子样儿,头上还学着顺子的模样包上了头巾。只是这张脸多有娇俏,看起来像是个城里象姑馆里才刚刚接待客人的倌儿似的。

  元爷爷眉头皱了皱也没说什么,凭着女子身份在外行走的确多有不便,扮成男子倒也算是方便。只是自家孙女这幅面容这些年越发变得娇俏,恐怕就算是扮作男儿身也恐招惹灾祸。元爷爷想了想,在锅底抹了一把,将黑灰悉数抹到了元姒脸上。

  看着以长俏脸儿变成了花猫,元爷爷满意的笑了一声。“如此甚好,这便启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