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元家皆小人
厕所没纸了2018-06-15 20:362,127

  凛冽的寒风就像是化为了锋锐的小刀,一刀接一刀生生的割在元姒的脸上,刮得人生疼。元姒跟在元爷爷身后,慢慢往青山之上爬去。

  与上次去山顶祭拜祖师爷不同,他们之前一直拣着大路走,路上倒是太平的很。而这次,元姒和爷爷并上隔壁村子大牛一行人专门往偏僻地方钻,时常进到那些密林子里,半天出不来。若不是现在的季节,树木大多脱掉了树叶,只怕他们现在连这点天光都看不见。

  元爷爷带了两件厚实的羊皮大袄,一件小一些的让元姒穿着,从背后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圆敦敦的胖汤圆。

  “大家加把劲儿,前头就是林坳子,那儿最多是黄皮子出没的地方。捉上两只,就够咱们大家伙儿过个好年!”本次探险的领头者大牛三步并作两步爬上了一处小土包,叉着腰立于其上,活像个滑稽演员。

  听到“黄皮子”三个字,元姒和元爷爷不约而同皱了皱眉。

  本次探险的队伍里,不光是元爷爷一个是上了年纪的,还有一个庄户人家。老爷子比元爷爷的年纪还大,见识广阔。“黄皮子不能打,那玩意儿通灵性,谁打谁死。”

  此话一出,众人皆哗然。

  “陈老爷子, 您这是打哪儿听来的?林坳子里那黄陂泛滥成灾,青山村的屠户和锁子匠每年都去捉黄皮子,他俩不是丁点儿事没有!”那刚刚开口阻止的陈老爷子从腰间抽出烟袋杆。“屠户和锁子匠手里捏着多少条命,身上的戾气重,黄皮子精都不敢惹他们。”

  说着,陈老爷子看向元家祖孙俩,“据说那些黄皮子最喜接近那些身上阴气重的人。”那眼神上下打量着元爷爷,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元姒站在元爷爷身侧,看得清楚。那个陈老头连日来尽是跟元爷爷别着来,着实恼人。要不是元爷爷一直拦着元姒,就凭着元姒睚眦必报的性子,早就让那个陈老爷子不知不觉死很多次了。

  大牛是个挺憨楞的壮年人,就是一身的腱子肉,跟青山村的屠户有得一拼。见陈老爷子不住往元爷身上打量,就算是蠢笨如猪的人也该反应过来了。元爷爷一直用玩味的眼神看着陈老爷子,其间的气氛就像是老年人之间的较量一样,就算是明晃晃的火药味也夹杂了十成老谋深算的意味。

  “爷爷,这厮是要害你啊!”元姒老早就看不惯这个小老头儿,一直摩拳擦掌的就等着哪天老头儿落单,非得上去整死他不可。

  元爷爷摇了摇头,“且看着,别那么大的脾气。”一只手掌落在了元姒的头上抚了抚。“你岂不闻‘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在家教你的那些,你难道忘了?”

  元姒可不记得爷爷什么时候教过她这些东西,但见爷爷笑眯眯的样子,后来元姒看开了,自己实在没必要跟一个将死的人争这一口气。

  “大牛兄弟,你单单看看咱们这些人里,哪一个不是做着阳间活人的活计。元老弟,这些人里属你阴气儿最重,要不就请元老弟替大伙儿跑上一趟?”大牛看着陈老爷子欲言又止,十分为难的看向元爷爷。

  “林坳子的黄皮子个个都成了精,让我们祖孙二人赤手空拳的过去,岂不是送死?”陈老爷子下巴上的山羊胡子抖了抖,“元老弟何必做这悲观之语,你日日与那些死人为伍,殊不知正是最易亲近黄皮子。赤手空拳又何妨?”

  元爷爷从随身的行囊中将羊皮袋挂在了腰间,“既然陈老这么说,在下就勉为其难走上一趟。不过,丑话先说在前头,若是我捉到了黄皮子,我们祖孙俩可是要与大家五五分。”

  大牛正待说些什么,谁知陈老头当先站了出来,“若是元老弟有那个本事,自然答应。”

  元姒不知道元爷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知道林坳子里黑的可怕,明明外头的树都掉光了叶子,怎么这里的树全是泛黄的叶子,却不见光秃的?

  “爷爷,你要火折子吗?”元姒把手伸进怀里,只摸到了两块打火石。“哎?他们之前发给咱们的那根火折子呢?”

  元爷爷一手拉着元姒,一手拄着木棍探路。“别找了,姓陈的那个老家伙老奸巨猾,早就把火折子拿走了。”二人靠在一棵树边歇了口气,林坳子很深,稍不留心就得滚到黄皮子挖的洞窟子里,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

  “那老头儿太气人!”元姒愤愤骂了一句,“以后总要找个机会,好好打一顿才行!”

  就像是元姒说了个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似的,元爷爷的笑声传了很远,也让元姒心头一跳。“四丫头,你记得,咱们元家从来不与人争辉,就算是受了气……”元爷爷笑了两声,“祖师爷说背后使绊子是小人,可咱们元家就没有一个君子。”

  元姒第一次觉得,祖师爷还真挺对她的胃口。

  ——

  方安晏这两日一直着人收集青山村里的消息,在打听苦主家的消息同时,对于那个勘验尸身的仵作起了兴趣。“事发当日就验了尸,没经县衙门的准允,也没得苦主家人的首肯?”

  回报消息的副将不晓得自家将军是个什么心思,“属下本打算当晚趁夜前去打探一番,谁知去到就发现尸身已被人剖开查验。而且据属下观察,那勘验尸身的有两人,一老一少,似是祖孙俩。”

  “胆子倒是挺大。”方安晏摸了摸下巴,“祁阳县县衙那边怎么说?”

  副将恭恭敬敬将卷宗递了上去,“县衙那边只当是个无头公案,随意敷衍了两句了事,而后就将案子封存,怕是要翻案也无从查起了。”

  方安晏冷哼一声,“那些县衙的官老爷,都盼着出任期间一点水花儿都溅不起来。等到任满,中书省和吏部定个官绩卓越,用县衙里搜刮的民脂民膏去酆都走动一番,就能往富庶的郡县调任,继续搜刮民脂民膏。每隔三年往复一回,当真是乐在其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元氏仵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